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章 牵住了端王妃的手

安国京都的皇宫与所有的皇宫一样都很气派。
永夜摇了摇头。后宫三千佳丽,他只害怕自己今晚会把眼睛看瞎了。
皇帝还雇用了若干内侍对这些人员进行管理,以保证自己的老婆能专心服侍自己。雇用了若干保镖保证安全。
“……是哑巴吧!”
方方正正的四合院子一处套一处,大殿接偏殿缀合成院子。同样的红墙黄瓦,同样的金砖白玉栏杆。皇宫的名字依然叫紫禁城。紫气东来,紫微星为帝星……仿佛只要是古代,想法就差不了哪里去。永夜嘴角露出笑容,他想起那句很著名的台词:你以为换身马甲就认不出你来了?
据说曾经太后还亲临王府看望这个自闭安静的小外孙,端王爷恳请张相爷速作新诗逗得永夜开口,然而太后还是伤心而去。为避免让太后悲伤,永夜就再没出现在太后面前。
永夜没注意到端王爷的神情。他很兴奋,以前他是没有单位的人,听别人说起年年单位吃团年饭的热闹劲头。没想到今天也能过一把瘾。
他走在端王身后,看不到他的表情,却感觉到议论声越和图书来越小。永夜暗笑,他这位父王的眼神可不是一般的凌厉。被扫过一眼的最好乖乖住口,免得端王发飙。
永夜点点头。见端王与王妃似松了口气,他笑道:“父王放心,永夜会好好打招呼,不会丢王府的脸。”
香风阵阵,细细碎碎的谈笑声环佩声钗头璎络摇晃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他抬头看了眼镇定自若的端王妃,还是觉得她最漂亮。禁不住有些得意,手握得更紧。下巴抬得和端王一样高。
永夜一愣,触手绵软,他又喜滋滋的高兴起来。想开口说话,觉得端王妃说不定不喜欢,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皇宫很漂亮是吗?”端王在一旁问他。
安国的皇宫很中国,这是永夜得出的结论。因为这里的布局很像北京故宫博物院。沿中柱线一串高大殿堂四周配以各处殿室,烘托出天子威严。他远远地看到正中那处高大的宫殿遥想,那里就是全国最大最高级的会议室了。
团年饭设在了太后寝宫毓庆殿。这是后宫中仅次皇帝寝宫龙祥殿的宏伟建筑。白玉石阶之上朱漆宫门和-图-书大开,宫女与内侍直排到了石阶下方。
端王妃牵了永夜柔声对内侍说:“世子初次来皇宫,公公多照拂了。”
手却被端王妃握得更紧,这种自然流露的保护欲让永夜感动,不管王妃是否冷落他,却是不允许外人伤他一根寒毛的。
端王一家三口到达时,悠长的报讯声在空旷的殿堂内外久久回荡。
“端王世子啊?”
“听说以前是……白痴!”
后面的声音压得极低,永夜连黑暗中掉根针都感觉得到,这些声音隐在暗处,一字不漏听了个清楚。他感觉端王似担心的投来一眼。永夜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他感觉到端王似松了口气。
这只是家事,就相当于经营一个企业,还没算上上处理国事。这样一想,永夜觉得皇帝是可怜的富翁,有钱到了极致生怕有一天被推翻,被别人抢了董事长的宝座没钱没权了。天天想这些,就没有放松心情的一天了。永夜暗自盘算,自己还是过过小富即安的生活。钱太多也不是件好事。
永夜望着看不到边的高大宫墙很羡慕皇帝,按照每平米五千www.hetushu.com的均价来算,皇帝的别墅群至少要花好几个亿。若是他有这么些银子,他肯定不会靠当杀手赚钱。要知道,游离谷一个月只给他二两银子的工资。
永夜的回答让端王一愣,低声问道:“为什么?”
他跟着内侍往大殿角落上去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端王妃还站在原地瞅着他,永夜心里的那处柔软就被狠狠地撞了一下,说不出是喜是忧。
端王忍俊不禁。他慢慢回味着永夜的回答,看他的眼神中又多了重深思。永夜病好之后思维原来是这般敏锐。十岁的孩子就能说出意味深长的话来。一句话概括了多少血腥,为争夺这座美丽皇宫而起的杀戮。端王不得不对永夜刮目相看。
二两银子能买多少个平方?永夜郁闷地想起游离谷集市的那个胖掌柜,给青衣师傅买的薄衫都标价十两银子。
他一路上东张西望不用隐藏自己对皇宫的好奇。看到圆雕镂空雕浮雕完美的结合,他有点手痒,这才想到自己还是有一技之长的,哪天不做世子去逃命,没准儿还能靠这手艺生活,不禁有些得意。
http://www•hetushu.com角落里摆放了的这桌坐了三位皇子,四位公主,两个世子以及一个郡主。他们多产见过面彼此熟悉,正在说笑。见内侍引了永夜过来,都好奇地瞪圆了眼睛看他。
可是,皇帝却奢侈地让一个老婆住一栋别墅,每栋别墅要配备两个扫地的,两个做饭的,两个守门的,两个侍候衣服鞋帽的,两个化妆的,两个倒马桶的……永夜想的比较人性化,两个人才能轮班休息。
“和王妃长得好像,真漂亮!”
那内侍连声答应,引永夜过去。
永夜以相当专业的水准在鉴定皇宫的一切。
王八骂谁呢?他反应过来,暗笑连自己都绕进去了。一路边看边想,这时听端王问他便呵呵笑出声来:“没王府舒服!”
他没有来过皇宫。端王府指南书里说这位世子从未进过皇宫,端王爷遍召名医,太后皇帝派遣御医,一切事宜都在王府内进行。
走在一旁的端王瞥了母子俩一眼,一大一小牵手走着的姿态如此和谐。他的心情不自禁的柔软。轻声对永夜说:“永夜从来没见过皇上,会怕吗?”
永夜见是一群孩子,虽有皇子www.hetushu.com,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行礼,便笑了笑坐了末座。
“好孩子,记得先叫皇上,再喊皇伯伯!一定要开口的。”端王越来越放心永夜,这个儿子每一次接触都给他惊喜。他有些感叹又有些骄傲,毕竟是他的孩子。端王觉得有种叫父亲的情感在体内慢慢滋生。
“永夜哥哥!”一个六岁大的小女孩突然离座跑到他身边甜甜的喊了他一声。
各宫嫔妃及皇子公主都已就位。进了毓庆殿,永夜顿时眼花缭乱。
“皇上有三位皇子,父王只有我一个,我不必搬出去住。”永夜笑道。
端王妃突然轻叹一声,牵住了永夜的手:“这里太大,跟娘一起走。”
皇帝每天天不亮就把大臣们唤醒开会,还是非常人性化的。毕竟晚上没有电视电影电脑,晚上八点就睡觉,睡到凌晨三点半,保证了七八个小时的睡眠,下了朝,有大把的时间休息娱乐。永夜暗想,自己恐怕是不适应这种坐班制,每天迟到会不会被廷杖伺候?他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太后皇帝皇后都还没到,端王含笑与老王叔、静安候等寒暄坐了一桌,永夜的座位与皇子公主们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