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章 埋下怀疑的种子

永夜目光并未退缩半分,一瞬间他改变了主意,不再和从前的世子表现出同样的胆小。他的感觉告诉他,这才是王爷想看到的,而王爷看到他想看到的,他才能知道他想知道的。
“父王!”永夜笑嘻嘻地看着他,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那双眸子少了从前的云淡风清,多了些光亮,脸上焕发的神采,他从来没见过。
端王爷尴尬地咳了两声提醒道:“也许……真在游离谷呢?”
王妃眼泪从面颊上滴落,颤声恨道:“他们怎么会这么狠!要什么没给过他们?狠也就罢了……”
他也在打量端王爷。这位王爷他在画卷上见过,与王妃倒是绝配。
原来真如自己所料,端王爷太不好对付了。一个内院执事可以联系到游离谷的神医,三年来为世子治病奔波于京都与游离谷。极力游说王爷送自己去治病,能不引起怀疑?永夜觉得李言年脑子进水了。王爷若真的疼儿子为什么不在三年前就同意?
“大声点!那点出息!”端王爷吼了一声。
永夜站在房内一动不动。端王爷的态度无论如何与一位父亲扯不上关系。他觉得端王爷的目光很像刀,一层层削开他的衣裳。
端王微微一笑:“这,就要听我的安排了。”
“……嗯。”永夜的回答更像抽了抽鼻子。
永夜身子一哆嗦,端王爷恨得拿起手里的书就想砸过去。猛得看到永夜抬起了头,惊得www.hetushu.com愣住。
端王爷愣了愣,弯下腰对永夜说:“你母亲这会儿习惯小睡,别去打扰她了,对了,后天宫里赐宴吃年饭,太后见你大好必定很高兴,先回莞玉院吧。”
端王爷在永夜眼中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成熟且自信。李言年不过是个内院执事,已浑身带足了贵气,和端王爷比,永夜明显感觉到一个是浅水虾一个是蛟龙。就像美人先生与端王妃同样是美人,美人先生再漂亮也没有端王妃身上那种让人一见就能理解什么叫风华绝代。这对父母太优秀,让他这个做儿子的实在无话可说。
一大一小互相打量,端王爷嘴边的笑意越来越浓:“我小看回魂了,神医名不虚传,李言年游说了我三年,倒也没白费工夫。”
走进内堂,王妃正蔫蔫的靠着榻休息。端王爷挥挥手让侍女们出去,他放轻了脚步,还是把王妃惊得醒了。她睁开眼浅浅一笑:“我又不是猪,成天睡。”
端王爷眉一扬朗声笑道:“好,吃饭!”
端王爷扬起的手慢慢地放下来,眼里露出冰凉的寒意,脸上却堆出了笑容:“真出息了!敢和父王玩笑呢。”说着走到到永夜身前站定,居高临下审视着他。
永夜肚里暗笑,将别院中被李言年三天吃了吐吐了吃练出的吃饭规矩一丝不苛的照搬做了一回。看到他把粥碗里的瘦肉挑出来,端王爷和*图*书的眼神终于消失了那抹冰凉,却又多出几分困惑。他看到了他想看到的,却让他想不明白。永夜的习惯,永夜的脸,永夜从前的神情,还有现在的表情。他有些头疼,对自己的眼神第一次产生了怀疑。无法认出是真还是假。然而不管真假,就这张酷似王妃的脸,都让他不由自主的疼爱。
而永夜自己最想知道的却是他与这家人的关系。因为他的脸,实在是和世子长得太像了。
永夜甚至觉得自己病好是王爷意料之中的事情。而让他去游离谷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个儿子的生死。
冬日的阳光隔了窗户纸映得满室生辉。永夜闭了眼睛都清楚博古架上那只双耳曲颈青瓷瓶中插着的孔雀翎是王爷夫妇南游时王妃拾得的。书桌上一色墨芳斋特制文房四宝是王妃送与王爷的生辰贺礼。墙上那幅元宵花灯图是王爷亲笔绘就以纪念与王妃邂逅……这间书房是由内院李执事的贴身侍从李二亲自打扫,旁人不得擅入。
他每说一件端王爷的脸就温柔一分,不等他说完已举起他与他平视:“你是我的儿子,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哦。”永夜喝完粥擦了嘴。拉起端王爷的手笑道:“我们去看母亲在做什么。”
王妃眼中露出希望的光来,那容光摄人心魄。端王轻轻托起她的黑发深深一嗅,轻笑道:“相信我,没错的!”
王妃惊得坐直了身眼圈突和-图-书然就红了:“真是在游离谷么?”
坐在酸枝木椅子上的端王爷拿着书漫不经心地看着永夜。打他进来起就这样睥睨着他。半年不见,身体比以前长好了。除了皮肤还是苍白。他很想看到自己想看的,永夜却一直低头着。端王爷不着急,他对自己的目光很有信心。
永夜往外走的时候,悠闲的迈着步子,一如山谷里的紫袍小孩。这世上长得像的人有这么多?他不信。端王爷的手也只那么一震,却没能逃过自己的眼睛,疑惑的星火在端王心中点燃,他就在旁等着看火烧燎原好了。永夜此时的心情一如冬日的阳光,有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端王爷相助,游离谷对自己的威胁只会越来越小。
王妃恨恨的背转了身哭着说:“让我怎么对他好?我瞧着就难受!”
永夜心里一惊,这话什么意思?他藏住思绪露出天真的笑了:“回魂师傅的山谷很漂亮,有片很大的草地,成片开着花,我只要跑进花丛就会睡着。回魂师傅说我睡着了会说很多话,问我醒了怎么就不肯说了。”
“哦?你怎么告诉他的?”端王爷眼中的兴趣越来越浓。永夜那双滴溜溜转着的眼睛是以前从没见过的灵动,天真中又带着点狡黠,真像当年瞧见王妃时的模样。
这声音配着微红了的眼睛,是块石头也会被催放出一朵花来。端王爷身体明显一僵,片刻后才抱住永夜柔声说:“m.hetushu•com不会……再也不会了。”
永夜抬起头,眼中还有着水汽,脸上已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我……过年可不可以和我一起放烟花?还有,带我出去……抱着我看舞狮子?我还想骑马,像回魂师傅的小徒弟那样轻松的抓到兔子,还有……”
永夜认为王爷更关心山谷的情况,李言年路上告诉过他,王府所有人都不得进谷,全部留在外面。就算是强势的端王爷也会对游离谷礼让几分。永夜觉得自己越来越狡猾,他低下头沉默了会儿,突然伸手抱住了端王爷哽咽道:“父王,你……你们不要不管我。”
他曾经目不转睛看一个人,看见对方慢慢的慌乱,身体慢慢的颤抖,膝盖慢慢发软,然后扑咚跪在地上喊饶命。王妃奇怪地问他那人怎么了?端王爷笑了笑回答说:唱戏的。
“我饿了,陪我吃饭。”永夜笑道。
端王爷摇了摇头:“从李言年三年前提起神医回魂时,我就知道他们的计划。一心想着那孩子是否就在游离谷中。可是,永夜还是回来了,没有掉过包。我想,那孩子冒充不了永夜,不会是……”
端王爷走到榻前握住了她的手沉吟片刻道:“永夜说,在游离谷瞧见了一个孩子,与他长得很像。”
端王爷轻掩了她的口,软声哄道:“永夜也会难过,又不是他的错,这孩子今日开口求我陪他玩,你终究是他的……”
“父王,你说奇不奇怪,和图书我在回魂师傅的山谷里好像还看到一个小孩,和我长得很像。我想细看,回魂师傅就把他送走了。”永夜喝着粥似乎很自然的提及。
端王爷没有再说,摸了摸他的头笑道:“这世上长得像的也没什么。你母亲和她同族的几个妹妹小时候也长得很像。”
“是啊,是挺像的。”
所以端王爷在等,等这个永夜也被他看得露出他想看的表情。
端王爷看着永夜离开。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掌狠狠地拍在书桌上,咬牙切齿地说:“李言年,你们太狠了……总有一天我要灭了游离谷。”
王妃转过身来盯着端王一字一句地说:“这么多年了,一点音讯都没有,现在多少总有点消息,难道怕了游离谷不成?”
与其说端王爷是在看着他等他开口说话,不如说端王爷正在上下打量他。他心里不禁有些不安。蓦地想起临走时倚红的话,永夜低着头,让身子轻轻颤抖。
永夜对李言年有时候也很服气。他为了知道世子的一切,不惜勾搭揽翠,为防怀疑还想娶了揽翠。这书房重地,也亲派李二打听得清清楚楚。
“听说你晚间敢一个人睡了?”端王爷有些失望的开了口,语气中分明带着讥讽。他的儿子见了他像老鼠见了猫,胆小得不敢一个人睡,想起就丢人。
他的目光低垂,落在下方端王爷的手上,那双放在膝上的手一震,又迅速恢复了平静:“真的?真的和你长得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