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章 六岁的红颜知己

太后不过五十来岁,满头珠翠,仪态端庄,笑得很慈祥。
三皇子李天祥没说话,只好奇的打量永夜。
皇后是个极美丽的妇人,不知怎的,那顶龙凤珠翠冠扣在她头上总让人感觉到她除了高高在上之外,另有一种锐气,永夜终于明白二皇子轮廓分明的五官长在男人脸上叫英俊,长在皇后脸上,就不够温柔了。
端王目光看过来,永夜赶紧上前行礼。“皇上好,皇伯伯好。皇祖母好,太后好,皇后好,众位娘娘好。”他一口气报了一长串,心想没有遗漏了。
他该怎么办?永夜叹了口气,站起身抱起蔷薇让她坐了自己的椅子,施施然走到二皇子身边一礼:“永夜擅越了。”
永夜还来不及看三位皇子,听到这声音侧过头。看到了一双黑乌乌的眼睛,乌木一般的黑发,穿了件领口翻着雪狐毛的棉袍更衬得肌肤胜雪,唇红齿白。白雪公主!永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二皇子李天瑞哼了声。
永夜还是微笑,这种事情少掺和为妙。他自己才十岁,他不想现在和二皇子为敌。
“就是……精神不好,白天总瞌睡,说是要慢慢调理。”永夜斟酌着回答,为将来进宫读书犯困埋下了伏笔。
相反先前见着的李氏,大皇子的生母则是江南女儿秀气的容貌,永夜轻叹,是男人就一定会宠爱李氏。女强人引不起男人的保护欲。难怪李言年说起李氏受宠。
永夜想起了李言年评价二皇子的话,十四岁的少年,能忍这口气心机真是不浅。对二皇子临走时投来的怨毒目光,永夜只有一个想法,先下手为强,m.hetushu.com有机会先杀了他。
三皇子听话地起身走到沉着脸的二皇子面前,笑嘻嘻地说:“二哥,我挨你坐!”
“没大没小!还没给本皇子行礼呢!不懂规矩!”
想陷害我?永夜眨巴了下眼睛说:“听说是喉间长了个疮,说话就疼,只能以药物化掉,永夜足足喝了半年的苦药呢。”
再往右,则是年纪与自己差不多的绿袍少年。永夜明白这正是安国的三位皇子,便微笑着站起身,对三位皇子一揖:“永夜初次进宫,不懂规矩。见过三位殿下。见过公主殿下。两位世子哥哥好。”
等李天瑞回转席间,太后与皇帝皇后到了。
李天佑瞟了他一眼,皱了眉吩咐内侍:“还不侍候二殿下去更衣,太后皇上马上就到了。”
殿内觥雠交错,团年饭吃得开心愉快。
大皇子清秀的脸上竟有这么一双深遂的眸子,让永夜一愣,总觉得和大皇子的书生形象不是很吻合。
永夜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说:“小白脸是指脸很白吗?今天娘娘们的脸都很白!”说着顺手又指了指大皇子,“大殿下也很白!”
永夜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永夜再也不要喝药了。”
一桌都是孩子,心思毕竟浅了,肆意笑着,顾不得是在笑话二皇子。
永夜怔住,他正苦恼是不是该拍屁股走人,多少也不能丢端王府的脸。
永夜看了眼蔷薇,见她嘟了嘴,露出一副不情愿又害怕的神色。他马上明白二皇子刁难的原因。永夜嘴角抽搐了下,为了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吃醋?他很想笑。
永夜知道今晚的言行合了端王心意,也很开和-图-书心。赶紧望向端王妃。见她脸上似笑非笑,眼里含着一份凄楚,他心里一酸,低下了头。
永夜悄悄抬起头,用他在黑暗中练出的惊人目力观察二十丈开外的皇帝皇后与太后。
皇后瞧在眼中心里有些吃味,自己的儿子都没被太后这般宠爱过,她微笑着对裕嘉帝说:“皇上,臣妾瞧世子与端王妃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这般机灵,从前不会说话真是匪夷所思。”
李氏与张氏赶紧朝大皇子三皇子飞了个眼神。
永夜怔住,呵呵笑了起来。
而张氏那股子豪爽气也是男人极喜欢的,说话可以不避太小心,当皇帝的总有几分苦闷,对着温柔的李氏怕吓坏她,对要强的皇后又说不出口,所以张氏也颇得帝心。
永夜就一直被太后拉着,心肝宝贝似的又摸又捏。
听到李天佑笑着解围:“三弟去挨着二弟坐吧,永夜坐我这边来。”
这位皇子他左边,坐着位相同年纪相貌清秀的少年,同样的织锦缎龙衮服,只是着紫,头发也用根紫玉簪子插了,浑身透出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
永夜很惊奇的看着一幕,心中得意万分。这手功夫难不成这堆小屁孩还能看出来?
李天瑞沉着脸没有吭声,他明白自己那一掌绝无可能有这样的力道。目光瞟过李天佑清秀的脸,心里恨意顿起。他断定是李天佑暗中动了手脚。这席间应该只有李天佑才会有这份功力。
“我要挨着永夜哥哥坐!”蔷薇咬着嘴唇突然大声说。手便扯紧了永夜的衣襟。
永夜真想狠狠地亲她一口,太可爱了。“蔷薇才漂亮,以后肯定是大美女!”
“托母后洪福。”端王举杯和*图*书敬酒,与永夜眼光一碰露出了个鼓励的微笑。
“二弟,永夜第一次来宫里,他年幼,不知者不怪。”大皇子李天佑温和的开口解围。
李天瑞看着永夜的脸,再瞧着蔷薇的神色,嫉妒之心骤起,冷笑道。“你也配!”
“蔷薇,回来!”李天瑞喝道。
李天佑五官清秀,宫里长大的孩子都没晒过几天太阳,皮肤的确白皙。不仅他的皮肤白,二皇子三皇子在座的公主世子都是一身吹弹得破的肌肤,听永夜天真的说话无意中扭曲了二皇子的意思,都笑了起来。
“父皇,儿臣也有礼物送与永夜。”李天佑李天祥同时说道。
裕嘉帝欣慰地笑了:“真是好孩子,起来吧。”他并没因为永夜失礼而责怪,反而喜欢上他这种诚恳。
“我不喜欢他,我喜欢永夜哥哥!我要坐这里!”蔷薇招过内侍命令道,“给我把座位移过来!”
“永夜真的会说话了,过来,让祖母瞧瞧。”太后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冲永夜招手。
他们这座处于殿堂的角落,没引起周围的注意,听大皇子这么一说,李天瑞想起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在皇上太后面前失礼,趁殿内其他人没有看到,将恨意掩下,狠狠地瞪了永夜一眼,迅速选择了先去换袍子。
李天瑞冷笑着又冒出一句:“小白脸!”
裕嘉帝见儿子们懂得友爱,龙心大悦,都准了。他笑着对端王说:“三位皇子都喜欢永夜,朕这个做伯父的瞧得心里高兴,过了年,就让永夜进宫读书吧!”
“我叫蔷薇!我是静安候的蔷薇郡主!永夜哥哥,你好漂亮!”蔷薇的声音脆生生的,喊得满桌人都听见了。
“我喜欢和*图*书永夜哥哥!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
永夜哭笑不得,哄着蔷薇:“听话,你的座位在那边,赶紧回去坐好。”
永夜立马头大如斗。他悄悄看过去,二皇子眼中已似要喷出火来,俊脸黑得和外面的夜色有得一拼。
“现在大好了?”
“我可怜的永夜!还要服药吗?”
看来这位三皇子性子直却也看得懂形势。与自己同岁,也不容小觑。永夜于是又冲三皇子展露了一个笑容,已经和二皇子莫明其妙结了怨,他可不想再多一个敌人。永夜分析着三位皇子,走到大皇子旁边坐下。
“嗯,天瑞有这份心很好。去吧。”皇帝的夸奖让皇后眉开眼笑。
这时李天瑞突然站起来说:“父皇,皇祖母,永夜是头回进宫,天瑞想送永夜礼物,顺便带他在宫里游玩可好?”
端王在下首将这番对话全纳入耳中,永夜不仅病好肯说话,且会撒谎,他忍不住呵呵笑了,举杯敬同桌的老叔王,酒到杯干,喝得甚是痛快。
内侍僵住。
皇帝冕冠上垂着旒紞,身着柿蒂膝襕五爪行龙袍。正值壮年,眉宇间沉稳大度。嘴角带了丝极温和的笑容。这笑容与端王的笑迥然有异。没有端王那种总给人笑里藏刀的凌厉。让人瞧了如沐春风。
蔷薇与几位公主银玲般的声音像刀子一样刮着李天瑞的脸,他气得一拍桌子,不知怎的,面前一盘烧什锦竟然跳了起来,溅了他一身汤水。
“谢皇上恩典。”端王与王妃连连谢恩,起身后看向永夜,眼神中却带丝担忧。皇上如此说话必是想着将来让永夜辅佐一位皇子。皇帝正值壮年,臣子们却希望早立皇嗣以安国心。裕嘉帝迟迟不允http://www•hetushu•com,让永夜进宫读书,分明也想知道端王的态度。
席间坐定之后,皇上问道:“永夜来了?”
“永夜哥哥!”一个六岁大的小女孩突然离座跑到他身边甜甜的喊了他一声。
永夜一愣,见说话的人很英俊,脸部轮廓分明。身着玄色织锦缎龙衮服,绣有五爪团云龙,头髻用了根墨玉簪子绾住,穿得正是皇子礼服,眼神冰凉地睥睨着自己。
这位大皇子果真如李言年所说,温文尔雅,一身书卷气,脾气很好。永夜想起游离谷交待的任务,赶紧对大皇子一笑以示感激。
大皇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忍不住看了永夜一眼。目光中带着丝笑意又似对他极有兴趣。
所有人离席跪迎,三呼万岁。
三皇子站在旁扑哧笑出了声,笑声更甚刚才那会儿,引得内侍也低头忍笑。
永夜很喜欢这种有气质的女人。他走上前去又行了一礼,太后一把拉起他,搂进了怀里。捧着永夜的脸啧啧称赞,对端王笑道:“这是今年最舒心的事了,你就这么个儿子,现在大好,哀家也放心了。”
“是啊,永夜,究竟为什么一直不肯说话?”太后好奇地问道。
谁都没想到永夜会这么做。蔷薇咬着唇,委屈得眼泪直在眼中打转。她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连皇后嫡子二殿下对她也是重视有加。永夜居然不给她面子。
看到端王与王妃担心的眼神,永夜的心情突然就雀跃起来。他知道二皇子带他在宫里游玩没安什么好心,但是若论后台谁硬,他觉得也不输皇后。团团一揖大步随着皇子们离开。
永夜瞧着皇后往这边看,盯着李天瑞的袍子似在诧异他怎么换了身衣服,他赶紧埋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