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免费的武侠言情大片

回魂低声应了:“谷主说的是。”
“何为武侠言情大片?”月魄很疑惑。
星魂唯一能做的是,冲她的背影举起了一个手指头。
他二人好上了,自己总要得些好处不是?于是,星魂的礼物多了起来。冬日来临时他拥有了一件白狐裘,青衣师傅多了件狐皮镶边的披风。作为回报,美人先生得了一台桐木琴,星魂跟着青衣师傅又来到了掌柜处,以极满意的价钱订制了一批钢火甚好的小飞刀。
星魂很老实的只走青衣师傅带他走过的路。如今青衣师傅也不来回魂处接他了。他便偷偷拉着月魄离开了回魂的草庐。
美人先生嗔怒,回魂开始下迷药报复,青衣师傅把回魂当成刺猬来射,很不巧地弄破了美人先生的衣袖……
月魄恍然大悟:“今晚这里有高手过招,你带我来学习经验?”
老者轻轻抚摸着星魂的卷宗,淡淡说道:“狡猾、敏捷、聪明、领悟力强。唯一的漏洞是情感太丰富。他很适合这个任务。”
气息在石室中飘浮,青衣师傅回来时,星魂嗅到了梅花香。
他抬头久久看着青衣人,那张惨白的脸平平静静,眼神没和_图_书有一丝变化,老者叹了口气说:“我们能掌控的就是他对谷中人的感情。包括月魄,还有你!”
青衣人强力镇定心神,恭谨地答道:“明白了。”
星魂目瞪口呆。
星魂闷笑:“你真聪明!”
美人先生娇笑着点了点他的额头:“想知道么?我偏不告诉你!小星星,先生再教你一招,女人是得罪不得的。去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这半月时间里,你就使劲想吧!”
他静静地想,山谷凭什么放心让自己离开?是用药物控制还是别的方法?他相信以武力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只有越来越强。用药么?除了海洛因,还有什么需要依赖?盅?星魂笑了,身体内就是多条寄生虫。他不信以自己前世的经验还对付不了这个世界的医学。
他偷眼看去,美人先生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红晕,眼波如春水般温柔。星魂差点把杯子一口吞进肚子里去。
趁着青衣师傅去勾搭美人先生的时候,他独自勤力练功,在青衣师傅面前依然小心地隐藏了大部分实力。
回到石室,他当然又大大地夸奖了一番美http://www.hetushu.com人先生的茶和美人先生脸上的幸福感。
他思考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竹林里的男孩子。他很安静,似乎不像是被强掳到这里来似的,眼中一片云淡风清。
星魂并不知道他导演的戏落幕之后会出现这样的情形。他对将做那个男孩的替身有些矛盾。
明知道是极危险的任务,几乎是九死一生。他却很愿意接下,他太想离开这座山谷,开创属于自己的世界。
“美人先生,为什么他会如此安静?既然要我学他,为什么不让我和他说话?”星魂很奇怪这点。
当然,这一切都打着为星魂即将启程需要添置行头的旗号进行。
“就是看戏,演的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这三个人都是高手,你想想缠斗在一起会是什么感觉?”星魂很得意。
可是星魂现在认识了三个师傅,回魂师傅没给他整容也没教他东西却放纵他和月裳捣鼓药材,变相也算是他的师傅。
“京都今年下了很大的雪,该让他回去了。免得家里人等得着急。”老者做了最后的决定。
三个月,星魂掰着手指算日子。以他的经http://www•hetushu.com验,三个月正好是热恋期。他很好奇青衣师傅与美人先生的恋爱进度,便对青衣人说:“师傅,美人先生喜欢茶,常说冬日收集梅花雪藏着,不知谷中哪里有梅,我好去弄点孝敬美人师傅。”
“精彩!”星魂和月魄躺在草地上仰望月空满足的叹息。
“他是谁?”星魂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出去注定危险,但是也脱离了山谷的势力范围。
这一切都真实的反映到了谷中老者的耳中。他更感兴趣的是星魂与月魄的关系。他微笑地看着回魂和青衣人说:“两个孩子的感情真好!这很难得,不要伤了他们的友情,空闲的时候不妨让他俩多在一起。”
等三双脚站在他俩面前时,月魄再一次把星魂拉到了身后,勇敢地承认了错误。
于是,他向美人先生献上了回魂师傅精心制成的丹药,对回魂炼制的画画颜料吹得天上少有。同时告诉青衣师傅,美人先生对回魂师傅送去的东西青睐有加。做完这一切,他躲在旁边等着瞧热闹。
青衣师傅晚上出石室的时间越来越多,星魂晚间一个人默默练功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回魂的减肥药他决和-图-书定不吃,生怕对身体有什么损害,想起从前女友们每天的脸部按摩,他叹口气开始照做,可是婴儿肥始终消不了,他只能委屈地开始节食。
青衣师傅愣了愣说:“梅园,你现在去不了。”
青衣人哦了声,当晚又离开了。
然后,星魂和月魄就看到了回魂师傅很巧地在美人先生竹楼前遇到了青衣师傅。他手里正拿着美人师傅需要的画画的颜料。青衣人装作不在意的用暗器将颜料坛子打翻了,弄脏了美人先生的竹楼。
老者的目光瞟向了青衣人:“青衣不太愿意?”
“星魂,我们跟着师傅做什么?”
月魄眼中露出兴奋之意。他本意学刀法等武艺,没想到却偏偏学了医术。听说会看到高手过招,眼也不眨地等待好戏开场。
美人先生风情万种的离开,回头又扔下一句:“你那师傅还想来我这里喝茶,估计他也不会告诉你的。”
“不会,只会让他的家人欣喜若狂。”
“星魂功课现在很重,我担心会耽误正事。”
“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话并不多。”
星魂貌似失望的叹了口气。山谷中还有一处自己去不了叫梅园的地方。也许别的孩子正在那里学和图书功夫,他暗自猜测着。除了梅园,这群山之中还有多少地方住着他这样的人,自己将来要摆脱山谷,将面对多少高手?他愁的是这个。
星魂一本正经地说:“听说今晚有武侠言情大片上映,明月当空照,正是放松心情的最佳时机。”
星魂皱眉,这样的性格太不好玩了,但是适合扮演。“若是我去,转了性子不会露马脚?”
才过得两日,星魂便在美人先生的竹楼中喝到了用梅花雪煮的茶。他嗅着茶香无比陶醉:“清香甘甜回味无穷,先生今日煮的茶别有一番滋味。教教星魂,如何才能煮出这样的味道!”
后果是星魂围着白狐裘衣坐在火炉边悠然弹琴。月魄呵着冻僵的手在田里翻土。回魂师傅苦恼地呆在屋子里研究新的迷药,青衣师傅难听的箫声在美人先生竹楼外响了好几个晚上。
一碗水要端平。星魂就随口问回魂师傅认不认识美人先生。回魂眼中的怪异神色让星魂觉得青衣师傅有第三者的嫌疑。虽说青衣师傅与美人先生感情日增,但是星魂以他前世的泡妞经验认为,没有挑战性男人往往不容易专情,有必要制造点小麻烦让青衣师傅和美人先生的感情更牢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