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章 原来我还会流泪

星光满天,月色将山间行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此情此景,青衣人忽觉似曾相识……就在三年前,自己也是这样抱着小徒弟走在这山间小路上。他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星魂时,那个正在偷吃东西的小家伙一点不害怕的跳到了自己身上,说“师傅,我们走吧”。 望着怀里的星魂,一张小脸在夜色中更显洁白如雪。这就是自己的爱徒,是自己一手教养大的孩子。
他带星魂来到了他的房间。这里星魂不止一次趁他不在进来瞧过。靠墙有个石柜,暗夜悄悄打开过,他知道里面全是各种暗器。
星魂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睡。
外面的日光映在雪地上让星魂感觉有些疲倦。也许是在黑暗中呆得久了,他不是很喜欢在白天做运动。懒洋洋地用小飞刀射断几根树枝后星魂感觉有人在窥视他。
他的意识与呼吸渐渐与周围的景物融在了一起。前世的经验,这一世石室中的两年多时间,星魂的忍耐力已非常人能比。
星魂回想起那孩子睡着的样子。他已经明白,这个孩子有严重的自闭症,以前在竹楼中离他远一点,还能听到他吟诗的声音,走近了,一句话都没有。所以谷中的人才让自己远远的观察。
月魄身子一震,屋子里忽然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清晨,星魂猛然惊醒。自己已经回到石室了,床边坐着青衣人。
吃着鱼,星魂觉得滋味不如以往好,有点难以下咽。但是,他还得津津有味的吃完。如果,身后的眼睛还粘着他,他还打算再烤一条。毕竟,回魂用中草药调出的作料很香很诱人。
这个问题让月魄一怔,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他也很认真的看着暗夜:“不会有那一天的。你知道,我一直当你是兄弟。”
星魂眯缝着眼睛抬头看了看太阳,日上竿头,正是吃午饭的时候。自己在烤鱼,那个人饿着肚子在看,他不吃亏。这样想,心情总m•hetushu.com算好一些了。
月魄脸一板,不高兴了:“不会,当然不会。就算是杀手,那也是去杀别人。”
“如果你不用这个药粉洗掉它,能保持一个月。”
他停了下来,打了个呵欠,慢吞吞走到瀑布边上。
这个字眼刺痛了星魂的神经。他苦笑着想,千万别当我是兄弟。
他静静地看着月魄突然问:“如果以后我们分开了,还能互相认出对方吗?”
前世坐公安车他会自动坐最后面,看电影他会要求买最后一排的票。他不习惯把后背露出来。让人在背后盯了一上午,已经让他有点难以忍受。
“有没有吃了百毒不侵的药?”
和青衣人相处了两年,多少都产生了些感情。星魂希望这种带点温暖的感觉能一直持续下去,哪怕是个梦,也不要醒。他甚至觉得如果不去想进谷时的残酷,不去想山谷的神秘,就这样,也是很好的。然而,木讷老实的青衣师傅对他还是没有说实话,他微笑着想,杀手真的不需要感情。
“星魂,星魂……”,他仰望星空,星辰的魂魄啊!只要这天上的星星永恒不落,怀中的人就永远不会离开自己。青衣人脸上露出笑容,脚下的步子也愈加坚定。
青衣人搂着星魂,眼睛望向竹林,不禁迟疑道:“那,那个……”。
星魂想起曾经有次去干活,目标正在海鲜酒楼吃饭,他趴在不远处楼上又冷又饿,对方吃了足足三个小时,他就等了三个小时。一刻不敢松懈,生怕错过目标出门的那一瞬间。
月魄摇摇头,星魂有些怅然。接了李言年的任务,结果他的三位师傅同时失踪,是去写自己的毕业总评去了吗?
他盯着脚边游来游去的鱼拿着一根削尖了的树枝选看哪条鱼最大。
小楼,竹林,月华如水,紫袍小孩静静地睡着,犹如堕入了永恒的梦中。直到现在,星魂也没能和紫袍小孩说过话。
“我http://m.hetushu.com这一生怕是会老死在这谷里,拿着无用,你还小……”
太阳暖暖地洒下来,星魂想睡觉。他很希望能有副墨镜,这样,他就更适应白天的感觉。
“哗啦”一声水响,星魂欢呼起来,举着树枝跳上了岸。一条肥大的白鱼被可怜地穿了个透心凉。
望着星魂天真无邪的笑脸,青衣人突然感觉浑身僵冷。迟疑良久,终是没有说话。也许,自己真的教出了最好的徒弟。
青衣师傅知道他的轻功练得不错,也知道他的暗器功夫也还不错,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星魂的前世已经是个杀手,拥有没办法说清楚的第六感。
青衣人点亮了一盏灯,很郑重的从里面捧出了个盒子打开:“这是乌金丝制成的甲衣,胜在轻薄坚韧,学暗器的人最怕的也是中暗器,多少也能抵挡一些。你可以贴身穿着。”
“哦,那个穿紫衣服的小朋友啊,我请他吃了条我烤的鱼,他就睡着了。回魂师傅说,吃了用那种作料烤的鱼,神仙也会睡上一千年。”星魂仰着脸,笑眯眯地问答。
缓缓行在山间路上,怀里的小家伙好像困了,拼命把头往他怀里钻。身子却在轻轻颤抖,两只晶莹的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袖,仿佛一松开就会失去一生的依靠。夜凉如水,青衣人知道,自己的爱徒不会因寒冷而发抖。他不禁又将星魂搂得更紧了些。
星魂抬起头与青衣人对视着,他突然伸手抱住了青衣人:“师傅,其实我很舍不得你……我也不想杀那个孩子,他像只兔子……你的箫吹得很难听!”
真沉得住气!他暗骂道。把鱼架在火上面开始翻转烘烤。
“死人!”
“是么?”
真狠!连个孩子也不放过!可是,不杀他,很明显自己就会死。星魂心情有些沉重。他默默地又烤了两条鱼,静静地思考着。
看到星魂眼中跳动的灯火与扬起的天真无邪的笑容,青衣人一语双关地和-图-书说:“若是被人发现,你就逃了吧。天下之大,又不是只有安国这一处地方可容身。只是难为你了,才满九岁呢。”
本来他还可以多装一会儿的,但是星魂不喜欢背后有人。这让他觉得极不安全。
那人在向他走来。星魂等到人走近才挥开脸上的树叶,看到了李言年。
星魂绽开笑容,仿佛漫不经心般说道:“我在想你的药,能保持多久,有没有人让人睡着就永远不醒的药呢?”
天色渐暗,他不能再拖了。走了几步,他回过头,看到月魄依依不舍的目光。星魂突然有些心酸。
李言年说完转身就走,干脆利落地没有给星魂留半点询问的时间与机会。
星魂一怔,搂住月魄笑了起来,回魂教出来的徒弟连说话都一模一样。他从怀里摸出条烤鱼:“给你。”
“傻子,冷了还香啊?”
月魄看到星魂很开心,塞给他一个小瓶子笑着说:“你把这个抹在皮肤上,就能掩盖肤色。”
星魂有点吃惊,杀了那个竹林里穿紫袍的柔弱孩子?这么快?
“有的”,月魄终究回答道,他不必问用药来做什么。在这里,二人的命运早已注定。他不在乎自己堕入地狱,却难过自己最关心的人也和自己一样无法逃避。
对于快准狠,他本来就有心得。如果不用轻功不用暗器没有内力,相信他的灵活同样可以让青衣人咋舌不己。
青衣人沉默片刻说:“你的秘密只有我知道。”
“你烤的,都香。”
潭水中盛产一种白鱼,无鳞少刺肉质肥厚,冬季尤其鲜美。他打算烤条鱼犒劳自己。
他抬头看着前方不远处崖顶的铁链,不多会儿感觉背上粘着的那双眼睛像针一般在刺他的背。星魂叹了口气,跃上了瀑布潭边的青石上。
青衣人似乎也有很多话想对他说,欲言又止。两人沉默着。石室里只听到极轻微的气息。
青衣人正静静地站在竹林外。星魂一下跳在他身上,紧紧抱住他m.hetushu.com“师傅,我们回家吧”。
他微笑的闻着鱼散发出的焦香,他很好奇身后的人能站到几时,能忍到几时。
感觉中有冰冰凉凉的湿意从脸上滑落,他伸手一摸,愣了,真是言情片上演了,自己居然在落泪。
青衣师傅身上再次沾着美人先生处的梅花茶香飘飘然回来的时候,他告诉星魂明天自个儿去瀑布旁边练功。
“如果山谷里的人叫你来杀我呢?”星魂很认真的看着月裳。他立誓这一世不要朋友,但是对月魄,他还是狠不下心当他是个陌生人。
晚上,他去找月魄。
星魂灿烂地笑了:“想吃吗?星魂可以为李执事烤一条。”他在心里飞快的想着,这次出谷难道与李言年有关?
星魂心头一跳,笑着说:“我有什么秘密?”
“回魂师傅不在吗?”星魂接过药瓶心中又涌起一股温暖。
偷窥者离他有三十丈距离。只是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他并不能感觉到来人的任何气息。此人功夫在回魂青衣人之上。星魂对比感觉下了判断。
青衣人一愣。星魂已笑着跳起来冲他挥手:“等我长大了回来看你!还有,美人先生。”
“星魂,你今天怎么了?心不在蔫的。”月魄埋怨的说道。
“很香!”月魄食指大动。
石室中油灯灭了。他感觉青衣师傅站在门口轻声叹息。
睡了一会儿,他感觉不远处的那个人移动了几次脚步,站累了吗?星魂很开心这个发现。纵然来人定力异常,功夫很高,但是,他也有忍不住的时候。
当食物的美味传到鼻端时,饥饿会自动反射到大脑中,做出种种反应。比如胃会咕噜叫,口水会自动分泌,人的意志会放松。
看着这个将被自己替代的小孩,星魂脸上阴狠之色一闪即过,“我,绝对不会成为第二个你!”他转头走出了竹林,转世的人生,这是天赐的,他会将它牢牢握在手中!
“睡吧,一个人的世界才是最快乐的”。他喃喃道。这就hetushu.com是宿命,就算自己前世已厌倦了杀手的生活,偏偏转世又来到游离谷。自己这双手将注定是无法干净的了。可是,自己又何尝愿意这样的人生呢?
月魄白了他一眼:“有百毒不侵的人。”
“那我收着了。”星魂随手将甲衣揉成一团揣进了怀里。“师傅还有交待的话?”
“谢谢,”李言年温和有礼的拒绝,目光盯着星魂的脸良久方笑道。“去杀了那个孩子,明天我们出谷。”
那就耗着吧,看谁受不了。
月魄一怔,想到了以后,头低了下去。片刻后抬起头来扭了扭星魂的脸:“会的,我一定会认出你来。”他坚定地看着星魂。
但是他不能动,不能表现出已经察觉异样。星魂脸上掠过一丝黯然。青衣师傅让他独自来这里练功,青衣师傅一点暗示都不肯给他。这是最让星魂伤心的。
“我们以后会不会是敌人?”
这样的一个孩子,叫他怎么模仿的好?星魂很担心。他看着青衣师傅有很多话想问,全闷在心头说不出来。
他慢吞吞地吃完鱼,又打了个呵欠,摘了几片叶子往脸上一盖,挡住刺目的光,躺下去睡了。
“你很好,只不过,他是不会从水潭里捞鱼,在野地里烤着吃的。”李言年淡淡的说道。
拣着柴火升起了火,他用那把钢火好的袖刀在鱼身上划了十七八条口子,小心的把从回魂师傅那里弄来的作料香料抹在上面。手中专心的做着,耳朵与感官却机警地感觉着那道目光。
良久青衣人叹了口气,拉住了星魂的手:“随我来。”
他似乎还是两年前那般模样,披着银狸毛的袍子,贵气十足,气势十足。
是什么人来偷看他呢?星魂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懒懒的练功,看似勤力,却没有暴露他的真实实力。
他翻身爬起,吃惊地看着李言年,一时竟忘了该怎么打招呼。
星魂抖开甲衣,左右看了看,古代的防弹衣?“透气么?夏天穿着会不会热死?师傅,你留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