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遇见老朋友

婴儿肥懂不懂?星魂撇嘴。
这声才出口,身体一软摔在了地上。
回魂凝视他良久叹了口气说:“胖了点,不过,问题不大。”说着拿出了些瓶瓶罐罐,刀剪之类的东西。
青衣人笑了笑:“我也不清楚,你跟我学艺之后,这里,就便成这样了。”
“月魄,唉,这名字!”星魂摇头。
月魄的真性情还是露了出来。星魂却感到亲切。他叹了口气说:“你好歹生活在鸟语花香里,我却成天住在坟墓中,暗无天日啊!”
星魂唬了一跳,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对古代的整容术没信心。更何况,只看了那孩子一眼,心里就已经很清楚两人的差别在哪儿。“回魂师傅,如果一个人在外面呆了半年再回家,在外吃得好睡得好,脸上肉多了一点也很正常,你确信一定要从我脸上削点肉下来?”
星魂的手自觉的收了回来,笑着说:“是药三分毒,没病最好别吃药,回魂师傅,我能去找……月魄玩会儿?”
“你这个傻子!和我的弟弟一样白痴!”月魄只有星魂这么一个熟人,当年星魂站出来告诉李执事是他出的黑吃黑的主意,那番情景又出现http://m.hetushu•com在眼前。他咧开嘴笑了:“我带你看药草去。”
月魄一巴掌拍下来:“不要乱碰!”
原来这里有十座楼,还有李言年住的小楼,现在,都没了。
回魂皱了下眉又舒展开,舒了口气道:“若是你能再瘦点,就绝无问题!”
星魂心中一暖,忍不住摸了摸月魄的头。
“当然是教我识毒解毒!”星魂耸耸肩解释,“我过不了多久会出谷,我还不想死在外面。”
星魂摇了摇头,今天不来回魂这里,连月魄都见不着。
他的声音里隐隐带着隐忧。星魂越发觉得谷中行事的诡异。
星魂身体内的力量又回来了,他还来不及懊恼被轻易药翻的事实,又被这个消息震住了。他指着99问道:“你叫他师傅?你一直在跟着他学医?”
星魂有点向往。
青衣人带着星魂慢悠悠地往山谷中走。再回到曾经和99他们一起厮杀的地方,星魂有些感慨。
回魂愣了愣。
回魂看穿了他的想法,淡淡地说:“去吧,这一个月,你每天来此一个时辰,长点见识也好,免得出谷就被毒死。”
“出谷?”月和_图_书魄眼中露出不平之色,这么小就让星魂出谷等于成心让他去送死?“好。”
星魂笑了。突然觉得有些对不住月魄,他对他一直存了利用的心思。“为什么过了两年,你还是对我这么好?”
八岁开始减肥,星魂哭笑不得。
山谷中鸟语花香,林木幽幽,还有一道小溪蜿蜒其间。仿佛这里从来没有那十座被血染红的木楼,没有李言年,曾经千名孩子在相互捅刀子的故事只是虚构的。
走到草房子外,他大声喊着:“回魂师傅!”
星魂指着他手指抖了半天,脚尖一点扑了过去:“99!”
“有百毒不侵的人。”回魂慢条斯理的回答。
星魂看到当年嚣张的99低眉顺眼地离开,两年,都变了。他变得活跃,月魄变得沉稳内敛。
星魂淡淡地笑了,微抬起了下巴,嘴轻轻扯了扯,那孩子的神态声音他学了个十足。“我想,没这个必要了吧?”
99轻轻往旁边一闪,眉皱着:“怎么变成这性子了?”
星魂转身出门,决定把回魂也纳入报复的对象。
溪边伫立着一栋草房子。四周种着药草,青衣人停住了脚步:“晚点我来接你hetushu.com。你别乱走,这里不比山上。”
星魂笑嘻嘻地接过来,谷中考虑的确周到!他瞅着桌上一长排瓷瓶,自然地走了过去翻看。见回魂还站在身后,便冲他招了招手:“过来啊,回魂师傅,给我说说你这里有哪些十全大补丸,我怕吃错了。”
99得意地扭了把他的脸笑着说:“轻功了不得么?来这里还敢放肆?!”
星魂不吭声了。看来走出楼的这十五名孩子都有了用处,山谷不必再像从前那样选人了。
他的笑容像朗朗阳光让月魄心里涌出一股温暖。他扭了星魂一把,认真说:“我给你配易容药,别成天顶着这张祸水脸四处招摇。”
这是青衣师傅第一次提醒他不要乱走。以青衣师傅的木讷和讲顺序,他是绝不会做违了规矩的事情。星魂默默地顺着路往前走,暗自猜测着将会遇到的事情。
“星魂,跟我进来,月魄,你去药圃瞧瞧!”
月魄怔怔地望着他,此时的星魂与两年前的星魂太不一样了。他想了想说:“不管怎样,我私下里都给你弄点好东西。”
“最麻烦的是声音,吃这个,声音会变得暗哑一些。总是扮他说话会很累。”他和*图*书右手又递出一瓶药。
星魂仔细观察药圃里的药草,认真记下它们的形状药效。月魄担心星魂,恨不得把两年中学的东西全说与星魂听。一个愿意说一个愿意听。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星魂听到站起身来,望着诲人不倦的月魄开心笑了:“听到没?明日我还会再来。”
“这名字怎么了?星魂好听?一群怪物名字。”
“死人。”
星魂飘飘然有些得意。往外走的时候看到回魂站在房门口看他,他露出白生生的牙冲回魂笑了笑。
“回魂师傅,听说你对我的脸感兴趣?”
脚下的路是一条铺着青砖的路,长一尺五寸,宽三寸,星魂自觉的没有踩进草坪一步。回魂的住所,谁知道周围是不是种的毒草。
还是同一条路,等下得山来,星魂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月魄白了他一眼,小心将药苗扶正没好气的说:“瞧你那肌肤就知道了。白得透明,听师傅说,跟着青衣怪的,没几个像人!”
青衣人站在外面默默地看着他俩,良久唤道:“星魂,明日再来。”
“今日重逢,给我礼物!”星魂呵呵笑着,心想这世间熟人也没两个,见面不要礼物对不起www.hetushu.com自己,他多少还想从月魄这里得到些好东西。
月魄左右看看无人,突然附在星魂耳边轻声说:“你见过别的人吗?”
“你想要什么,说!”月魄本来就对别的人没兴趣,能见着星魂已经很开心了。他在回魂这里磨了两年性子,已不如当初那么张扬。早想星魂夜好好说会话,一直忍着,这会儿话匣一打开,当年的感情又回来了。
星魂此时心里高兴,哪肯让他闪过,他轻功明显比99好,几个腾跃已把99抱住:“想死我了!”
99也不知拿了什么飞快地在星魂鼻端一抹,顺势就将他拉了起来。恭敬地喊了声:“师傅!”
星魂笑着说:“有没有吃了百毒不侵的药?”
回魂板着脸没动:“不怕你吃错,怕你吃傻。”
“月魄!”回魂恰到好处地出现。
应声而出的是一个孩子,剑眉星目,穿着件白色的袍子,看上去无比熟悉。
能与月魄重逢星魂很高兴。走进药圃,见月魄正小心的用干布擦拭着一株绿色植物,像白菜秧子,他好奇的伸手去摸。
“吃点这个……瘦下来没问题!”回魂左手掏出一瓶药。
“师傅?”星魂啧啧称叹,两年,就变成这副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