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你……你不要脸!”
“我后来也说了,咱们俩势必要在一块儿的。”
她怔了怔,她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他似是想起什么,突地语调转冷。“你以为考上大学咱俩就没事了?”
倒是二姨太偶尔会过来周家串串门子。
周红红这才想起,他俩好久没去老太爷跟前晃悠了,她联想到可能是老太爷又给了他压力,便道:“那咱俩改天去见见老太爷吧。”
“得,你不想弄,我自己弄。”
“我还就知道了。”他一把擒住她,抬起她的下巴,平平的调子。“周红红,说了跟我的,说话要算话。”
“哼,周红红,咱们走着瞧。”他抛下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然后把大门反锁,见她还愣在原地,也不管她,径自往程家方向走。
他倒气定神闲,嘬了一口汤。“老爷子让我好好待你。”
“去吧,也别耽误了学习。”
临走的时候,其中一人道:“时嫂子怎么不过来服侍着啊?”
周妈妈对于自家女儿和程意演戏的事都习以为常了,有时候她和二姨太聊天,听这程意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至少甩程昊十条街以上。
他却懒懒地答。“谁跟你说我要回程家。”
她也是倔起来了,硬是不吭声。
“你胡说什么呢。”她惶惶地看了眼厨房,生怕被周妈妈听去。
她沉沉地嗯了一声。
是的,没有时嫂子。
她暗自鄙视自己,怎么会这般乌龙。不过,她http://m.hetushu•com倒是知晓了,程意在这段时间里潇洒得很,说不定现下又有哪家姑娘送上门去了。
周妈妈见到问着:“怎么没去老太爷那么?”
后来的事实证明,的确没有周嫂子,那群人唤她“周姐”。她对于这个称呼无感。这么一群年纪都比她大的人,亏他们叫得出口。
程意挨了老太爷的那一下后,又休养了几天方能下床。他不怎么出门,只在院子里舒筋展骨。老太爷让他回程家养伤,他也不依,这样则导致二姨太两头跑。
“那让老太爷派人过来?”她都搞不懂,在程家有人好生伺候着,他怎么就是不乐意。
周红红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下流!”
周红红想,应该也不会有周嫂子吧……
周红红的脚步未停,直往外走,却仍听到程意这么回答着。“没有什么时嫂子了,以后都别提嫂子这个词。”
这下她尴尬了,意识到自己记错了时间,又给他抓住了笑柄。她立即掉头就往回走。
“你到底要不要去?”
他挨得她近些,忽地笑了起来,“你不就心里巴巴着我么?我让你如愿。”
周红红直泛疼。
她恨恨地推开他,夺门而出。
她反应过来后,才追了上去,却不想和他并肩而走,于是在后面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
周红红应了周妈妈一声,就闪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是怕老太爷挥棍子,你又得病和_图_书殃殃的。”周红红对于他动辄就“我女人”“你男人”很不自在,好像他们就是那么一回事似的。
他又露出略显讽刺的表情。“忙得没空想你男人了?”
周红红觉得和他说话不到几句就会来气,索性闷头不再说话。
程意还想说什么,眼角余光瞥见周妈妈从厨房出来,便也止住了。
他就是个下流胚!
却被抓个正着。“周红红,你是来捉奸的?”
程意盯着她,一字一字地道:“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她抿嘴,“我这不怕打扰你的好事么。”
周红红在院子里见到镇西某家姑娘,正是婀娜多姿的花样年华,飘向程意公子的眼神,娇羞中透露着直率,直率中透露着妩媚。程意微弯嘴角应对,两人气氛十分融洽。
二姨太眼见自己儿子好得七七八八了,却仍不肯回家,便和周妈妈埋怨道:“都说生男娃争气,我看你家红红闺女才是真的贴心。”
半路,有位姑娘娇滴滴地和程意问了声好。他就是随意一笑,却也魅煞了那姑娘的心神。
星期六的晚上,程意来电话,让周红红明天陪他去见老太爷。她答应了。
程意见到她,漫不经心地笑了下,然后又转头和那些人聊天。
程意见她下巴处已然通红,微微眯眼,松开她。“得,来日方长啊。”
他平时里虽然轻佻,但起码不曾对她动过手。今天这是第一次。
“他这时候还在听戏。http://www.hetushu.com”说完他睨她一眼,“我是说过去吃午饭,你是昨晚激动得睡不着呢,这么一大早的就过来。”
她如实道:“高三学习紧张,我没那么多时间,周末也要补课。”
“不想?我让你不想!”他狠捏她的下巴,劲越来越重,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脑袋,让她靠近自己。
“我在这不都有你照看么。”
程意见她这副模样都懒得说她了。
程意深深地看她一眼,才不正经地笑。“我女人在这,我就欢喜这地儿。”
“进来吧。”这话俨然他是这屋子的主人一般。
“谁巴着你了,我才不想你。”她是真气了,他三番两次以这般的高姿态戳穿她的情愫,让她都觉无地自容。
周红红略显惊愕。上次程意说他俩也可以发展看看,她并没有应允,后来彼此一直没再提这事。她见他也不是真的对她上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索性不让自己去想。她哪知,他竟是动真格的。
周红红被这出盎然的春意刺伤了眼。她低下头,退了出院子。
“我真要办事,你还能打扰我?”他又挂起那下流至极的笑。
周红红见到他,只勉强打了声招呼,便默默地喝自己的汤。
她仔细一看,原来是他以前的流氓帮,顿时她生出一股子的气。程意半死不活的时候不见这群人来嘘寒问暖,这下却都来凑热闹了。
周红红在房里听见,倒是觉得二姨太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在程hetushu.com家,老太爷诸多规矩,她去都觉战战兢兢,何况生性散漫的程意。
自那以后,她好一阵子都不去见他。一来,她心里有气;二来,学习确实忙碌。
这一去才知道,程意原来一直有人伺候着。
周妈妈笑,“男娃女娃都好,只要是自己的娃。”
周红红肃整了表情,“不是去老太爷那儿么?”
她就怕他这阴晴不定的脾气,保不准什么时候就发作,她都不敢回视他阴沉的眸子,暗自强装淡定。“那……不是哄老太爷么。”
临近中午的时候,周红红在大舅家的院子外张望了下,生怕又撞见郎有情妹有意的场面。
老太爷想到,这小孙子应该是要和周红红培养感情,思及此,便由着他去。然而事实却是,周红红心里还是纠结于程意点破自己心思那事,并不是经常过来。
程意对周妈妈还算有礼貌,之后就和周红红虚应了几句。待到周妈妈进了厨房,他才对着周红红调笑。“学习很忙?”
“我看他是在家没在外面自在,赖着不走。”
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句:“你就是不实诚。”
周红红回到家就往自己房里走。
去程家的方向经过周红红的大舅家,她便早些动身,直接去大舅家等。
程意瞥见周红红的身影,于是心不在焉地和那位姑娘道别。待那姑娘眉目含春地飘然离去,他才看向门外的周红红。
她又觉来气,“不是我不想弄,是我没时间。考大学不是说着玩的。m.hetushu.com
周红红视而不见,正要绕过这两男女,程意却忽的拽住她,对那姑娘笑道:“这不,我和我女人正准备回家吃中饭。”
“想不想啊?”他表面还是笑,眼底却是一片冷然。
周红红把药包放在厨房,本想嘱咐他趁热敷上,却见那群人七嘴八舌的,她插不上话,便作罢。
他抬眼看她,那笑容简直勾魂摄魄。“心疼你家男人了?”
周红红喝完汤就躲到房里,程意没再纠缠,和周妈妈客气地道谢了一番便也回去了。
“这,以后的事,哪知道呢。”
这话周红红并不当真。他这人向来胡诌瞎掰,根本分不清真还是假。她继续绕回正题,“这药蒸起来挺复杂的,还是让老太爷派个人过来吧。”
程意对此不甚在意,他的日子自在得很。
“我弄错时间了。”周红红闷闷地道。“我先去做作业,中午再过去。”
有次周红红去送药,见到院子里几个人围着他在说话。
某日,周妈妈熬了些滋补的汤,因着她现在对程意也没那么大成见了,便拨了电话叫他过来。
“去,当然去,我这不在老爷子面前还得沾你的光么。”
他斜凝她,似是在回味什么,“敦伦之乐,在于畅也。”
她欲挣脱他的箝固,却敌不过,有点急了,“又不是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的。”
周红红因为升高三,暑假末便要开始补课,她把蒸药的细节写下,交给程意。“你回程家以后,让下人按照这个方法蒸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