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老太爷说着说着就举起了棍子。
“红红,你让开。”老太爷对着程意的背脊敲了一棍子。“他早被我赶出家门了,现在跟你没关系了。我们程家肯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等我把程昊那兔崽子抓回来。”
老太爷乐了,觉得这孙子终于有眼光了一把。“我早就看红红是个贤淑的性子,你还非得去鬼门关兜一圈回来才认清。”
二姨太听了,脸色一变,慌忙过来搀住他。
时婕艺之前的事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散了就散了。他跟老太爷保证,这辈子肯定会对周红红负责到底的。
二姨太终于浮现了笑意,连连道谢。“谢谢老太爷开恩,谢谢老太爷。”
郑大夫一走,周红红就发难了。“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硬脾气呢,说口软话都不行。”
程意觉得她很天真,这种小地方,三姑六婆本来是非就多,上一代的事现在都还有津津乐道呢。“你敢说你一辈子就不回这了?除非你是打定主意不跟你的亲戚走动了。指不定哪天,你带着你对象回来,还没进到家门呢,就被闲言碎语给整崩了。”
他吼道:“真是胡闹!你们都当他是铁打的?还是有九条命?还想不想他好了。”
周红红要被他急死了。“我跟你还不行么。”
老太爷被周红红这么一搞,也没心情打了,收了棍子,脸上甚是严厉的神情。“红红,你要跟他过,我依你。但是,如果他要敢欺负你,我来治他。”
www.hetushu.com郑大夫过来的时候,脸色极差。他查看了下程意的伤势——脊椎错位。
程意被周红红掐了一下,沉沉地回道:“是。”
周红红只当他的这句话是玩笑。
老太爷的动作放缓了,改成轻轻地用棍子敲程意的肩膀。“听这小子说,你俩没戏的。”
周红红从见到二姨太的脸色就知道肯定没好事。这老太爷也太能折腾了,上个月不是一直好好的么,怎么程意才好了一丁点就又来找麻烦了。
却不料在未来的日子,他揪着她的这句话,把她缠着不放了。
他的那话,她在程昊未遂的状态下都承受不住。倘若是一个被得逞了的姑娘家,那简直是在伤口上撒盐巴。她也是因此看清了,程意对她很残忍。
二姨太跟周红红被吼得理亏,不敢吭声。
周红红吓得一个激灵,慌忙地跪下。“老太爷,求你别动手。”
待老太爷的背影转出去后,周红红便扶着程意起身,问着:“是不是又伤着了?”语气里有掩不住的关心。
周红红当下恼羞成怒,一把推开了程意,夺门而出。
老太爷最后看了眼程意,然后哼了一声就走了。
“好了。我跟你,行了吧。”
倒是程意接了口。“是我不小心摔的。不关她们事。”
老太爷又道:“听说,那时家的小姑娘准备出国去了。”
周红红被他噎得一时说不出话。
程意这次难得没跟她犯冲,m•hetushu.com语气平平。“我跟你说真的。有老爷子在,我跟你就得拴一块儿的。”
后来她重新把重心放在学习上,倒也不怎么想起他了。她觉得等真的断了念头,对着他应该就可以坦然自若了。
周红红看着心很痛,凄凄地哀求道。“老太爷,我不要程昊。就程意哥,我就跟他。求你别打。他伤还没好,会死的……”
程意轻佻的说道:“哎,周红红,你说了跟我的。”
程意身形似乎僵了一下。
“红红。”老太爷板着脸。“我们程家对不住你,我这不肖孙子给你添了太多的乱子。”
过了几天,二姨太来找周红红,一脸失色。
程意闷哼一声,硬撑着没倒下。他本来伤就没好全,这么一打,怕是骨头又移了位。
老太爷以为周红红生气是介意时婕艺的事,于是说道:“这女人哪,心眼小。可是呢,心肠却软。爷们儿嘛,上苦肉计。”
二姨太送郑大夫出去的时候,给了他双倍的诊金。她现在可以回程家了,钱财方面就没有以前拮据了。
“我之前说跟你演,那是因为有时婕艺。既然老爷子非得让我娶你,那我们发展也可以。还有,你演技很烂。”
“不是,我俩本来就要交往的。”她拽住程意的手,快要哭了。“程意哥,你说话呀,快点。”
她说完就真的哭了。经历过一次他被打得半死时的心慌,她太害怕了。他身子骨还没恢复,老太爷下手又不知轻重,http://m.hetushu.com再被打,她怕他真的治不好了。
她明明给他找了台阶下,他却还在那横。
程意咳了一声,毫不领情。“你不是你不想跟我么。”
程意跪在地上,老太爷手里还是那根铁棍子。
程意一本正经地回答。“娶妻当娶贤。”
程意继续道:“他们都以为是我把你那个了,你如果不是跟我,他们那些是非精说你,你扛得住?”
程意笑了下。
只是理智归理智,心的走向却不是她能控制的。
“那也要等你养好伤。你没听郑大夫说,再被打一次,他就不救你了。”
老太爷截断她的话。“不用帮着他。当初可轰烈了,非她不要啊,山无棱天地合的那个劲儿。”
不管怎么说,救人才是要紧事。二姨太跟周红红赶过去那边的时候,老太爷跟程意在院子里。
于是这爷孙俩,一个要拐老婆,一个想孙媳妇,在这一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和谐。
周红红突然被他这笑恍了心神,回过神后,抿了抿唇,继续说:“不管怎样,好歹老太爷那消气了。你也别老跟他呛,他一大把年纪了,老这么气他,不好。”
老太爷思索了一会,说道:“二媳、程意,你们可以回程家了。”
不过她猜,可能是因为她跟程意迟迟没有去负荆请罪,老太爷心里不痛快。
“你好好养病吧。”周红红觉得再说下去估计又要被他气到,转身往外走。
程意早就去找老太爷了。
“我到时候跟我妈都搬出hetushu.com去。”
可是程意居然把她的心事抖了出来。她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看出来的,她感觉自己更加没脸面对他了。
周红红暗怵:敢情这老太爷是来看程意失恋笑话的?
周红红盯着那棍子,生怕老太爷一个用力就挥了过去。
周红红心里一股子闷气,完全不想理程意,直接回道。“你脑壳坏掉了。”
周红红点头。“谢谢老太爷。”
而且在后来的某天,周红红才知道,这次老太爷上门来,其实是跟程意商量好的一出戏。
她仰头看他,想对他讽刺一笑的,可是却发现自己嘴角都抬不起来,于是只能面无表情。“你说什么笑话。等我出了这镇子,老太爷哪还管得了我。”
程意脸色一沉。“你还非得让我把话说白是吧?你自己心里喜欢我多久了,还在那藏着掖着的。”
程意笑看她,那眼神勾魂得很。“这不实事求是。”
程意上次那么说她,她还庆幸她找到了掐断这小幼苗的契机。
老太爷想想,该罚的都罚了,也懒得追究了。“行吧。你这顿挨打也算有了收获。好好待她,这是我们程家欠她的,你更欠她一条命。”
“这不还得你配合,跟我一起去他面前晃悠下,他就乐呵了。”
她是对程意有过幻想。
幸好,周红红后来去送药包的时候,一直都没见到程意。
老太爷又转向程意。“这顿打我就先留着。哪天你小子又捅篓子,我一定重重地罚!”
但是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她从和*图*书不过问他跟时婕艺的事,而且,她确实觉得学业比较重要。这些小女孩的情愫,她想等以后时间久了,就会慢慢消散的。
“不是说好做戏么?我干嘛要跟你。”
周红红心里暗自叫糟,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程意万一又倔起来,搞不好又是一顿毒打。
老太爷纳闷他怎么突然想开了。
“嗯。”他还是低着头,回答得有点虚弱。“估计又得喊郑大夫过来一趟了。”
然后郑大夫把炮火转向了程意,一边帮他接骨,一边骂骂咧咧。
什么叫也可以?周红红被呛到了。“我干嘛要为了别人的眼光而跟你这种流氓假戏真做!”
“老太爷。”周红红一进门见到这般景象,赶紧地走过去。
“那你永远不回来了?你妈呢?”他撇了撇嘴。“你在外面潇洒了,你妈还不是得受别人的指指点点。”
周红红抹了抹脸上的泪。“我去叫大夫过来。”
程意任他骂。于是屋子里只有郑大夫的咆哮声。
她勉强地笑了下。“老太爷,她都跟程意哥分了……”
程意点头表示答应,然后就跟老太爷大概叙述了下,周红红现在避着他,估计不愿意跟他一起了。
“红红,老太爷来了。他……他又要家法处置了……”
程意一直不吭声,二姨太在旁不敢帮腔。
她怕说错话,斟酌着不知如何开口。
周红红端不准老太爷的意图,瞄向程意。可是他低着头,看不到他什么表情。
“那你可得悠着点,我这命攥在你手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