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作者:墨香铜臭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六章 大闹魔窟

沈清秋:妹子……你知不知道你将来最嫉妒的是谁?说她丑那是妥妥的打你自己的脸啊!
一张巨网!
女人的直觉作祟,纱华铃怎么看柳溟烟怎么不顺眼,打开笼门,把柳溟烟拽了出来,喝道:“跪下!”
人界那边已是子夜过后,而魔族这边,则才是暮色刚刚降临。空气格外干燥,沈清秋站了一会儿,有点儿头晕,类似高原反应。放眼望去,和人界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树木要稀少一些。看来绿化工作做得不太好。
二人潜行深入,穿过石廊,就是一个大厅。
纱华铃恨恨道:“……一时失算,让他给跑了!”
爆了。捆仙索居然被这人用灵力生生冲爆了!
沈清秋虽然把她震了出去,但袖子还是被她抓出五道裂口,心中悚然:这指甲不是半个时辰之前才被他切掉的吗?难不成还可以无限再生?
纱华铃还没来得及叫好,沈清秋笑了一声,猛的一踩地面。空气中传来琴弦崩断之声。
这些杂兵虽然战斗力不咋强,但明显是受过训练的。人手一条细如发丝的捆仙索,围着他绕个不停,把他绕成了一个大线团,缠满捆仙索。
这种劳心劳力抓肉引子的事,洛冰河当然不会亲自去办。不用他多说,纱华铃自然会把人关笼子里了给他随便挑。洛冰河只消在满月之夜,用心魔剑劈开个口子钻到魔界去,直接拿人来用就行了。
杨一玄摇头:“从两界裂口进去后,就是那妖女的老窝赤云窟。我被关在一个单间,没看到其他人。”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瞧一瞧。反正今夜不是满月,不是引渡之时,洛冰河忙着在人界兴风作浪挑拨离间,应该不会来找纱华铃聚头。把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柳溟烟救走,也不属于破坏剧情,反而算是矫正。杨一玄连忙跟上:“我也去!我的剑还在那妖女手里。”
边放边唉声叹气。死了。他居然搞砸了男主和后宫之三的初遇线,阴错阳差搅了他们鬼混合修的剧情,只能寄希望于勤劳的公务员纱华铃奋勇再战,下次再把hetushu.com她们抓回来献给洛冰河了。罪过罪过!
大错已铸成,沈清秋泪洒心田,但总不能要他追出去再把她们抓回来塞笼子里去,别无他法,只得也跟着放起人来。
这人太可怕了。居然连这张缚仙巨网,也被他生生爆了一个大洞。跑了!
真是简单粗暴的破解方法!
魔族性喜阴暗,居所和行宫大多设在地底。这整个入口看上去,像是一座异常华丽的陵墓。
沈清秋转身默然。敢情她关你一个单间是为了脱衣服给你看呢,这福利简直不能相信,少年你绝对是要被男主弄死的节奏啊,好担心啊这可是柳清歌的单传徒弟!
杨一玄找到了他被插在石缝中的剑,已迅速无比地开始斩断笼门锁链,斩一道蜂拥而走一堆。沈清秋斜眼瞥见三抹幽蓝色的身影,大惊:“打住打住!先别冲动!”
杨一玄不屑道:“我才不是怕。再说这一路上她都脱了几十回了,还有什么稀罕的。”
同学你这样乱放一通,放走了不该走的人啊!
远远的沈清秋听到她轻声娇笑:“今日不是满月之夜,君上怎么有心思到属下这儿来?不过来的正巧。恰好我为您准备了一份大礼,已经在这儿了。”
沈清秋心道,你告诉我,一个大石包,前面竖着个石牌子,上面用扭曲的红色字体写着三个字——这不是墓碑是什么?
杨一玄像也忽然想起来这个问题了,一边放人顺口问了句:“对哦,前辈,你是谁啊?”
可柳溟烟还没转过脸让他先睹为快,纱华铃眼里就凶光一闪,五指成爪,往柳溟烟脸上抓去。
而且你这种顺带一问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沈清秋道:“你被擒住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其他人?都被关在哪儿了?”
沈清秋定了两秒,假装不认识,示意她快出来,又若无其事转过身。
大厅中,赤云窟的小魔们都东倒西歪,横七竖八趴了一地。缚仙网中央,一个巨大的破洞边缘还残留着兹兹乱闪的火星,正飘散着缕缕白烟。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洛www•hetushu.com冰河采用的办法是找人肉引子。满月之时,寻一灵力强盛者,把体内多余的魔气引渡过去,作为交换,再吸取大部分灵气过来。如此,自然就平衡了。
方才的狼狈一扫而光,纱华铃觉得自己这回立下大功一桩,心满意足,连斥责都娇嗔起来,咯咯笑道:“一百条捆仙索拴不住你,难道我不会用一千条、一万条么?这缚仙网原本不是为你准备的,居然用到了你身上,你也该倍感荣幸了。别乱动!老实呆着,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杨一玄疑惑地回过头:“有什么问题吗前辈?”话音未落,就见他打开了手头的笼子,三名容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娇美道姑,三道旋风般冲出了赤云窟。
穿过空间裂口,就像穿过一片正在涌动的温热水流,再出来时,就是魔族的地界了。
纱华铃等了一会儿,见沈清秋这次果然挣不脱了,这才慢慢走了近来。
沈清秋担心杨一玄会毛毛躁躁出声惊动对方,正要提醒,却见这孩子自觉地紧闭着嘴,便放心地转回身去。
他现在这个形象,(应该)谁都认不出来。况且五年前可是无数双眼睛都见证了沈清秋当场自爆的一幕。没什么好心虚的。
这些年他自持身份,不能说“你好,师侄,听说你长得很美,我想看看你的脸,可以吗”这种像是猥琐男在性骚扰的话,一直看不到柳溟烟的脸,真是快憋死了!
沈清秋抛了抛柳溟烟那枚剑穗,道:“我猜,不止你一个被抓了。”
沈清秋道:“不会拿我怎样的话,劳烦能把网子撤走否?”
等待了片刻,她忽的一伸手,接住了抛来的一样事物,牢牢攥在手心,露出了志在必得笑容。
这只笼子里,柳溟烟脸罩面纱,闭目盘足而坐,不为外物所动。
沈清秋正考虑要不要再报一次绝世黄瓜的名号,纱华铃哼笑道:“也罢,来了就别想走。”她拍拍手掌,铃音乱颤。片刻之后,大厅四周终于涌入了赤云窟的守卫团。
她心疼得心在滴血。上千条捆仙索织就http://m•hetushu•com的缚仙网,原本是拿来对苍穹山那帮臭修士的,结果就这么被轰破了一个大洞。这可不是拿根针缝缝补补就能接着用的东西!
在场众人多半都惊骇得忘记了手头该做的事。这还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用灵力直接爆断捆仙索。
刹那间,纱华铃雪白的小脸变得更雪白了。
洛冰河背对着她,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残骸,冷冷地道:“我好像告诉过你,苍穹山的人,不许抓?”
负责给洛冰河长期疏导魔气的三姐妹被你放走了啊!
厅中铺满各类奇兽的完整皮毛,乍一看仿佛活物。纱华铃正赤着脚,在大厅地上扑的巨虎皮上踩来踩去。
但是,由于洛冰河魔气太过霸道,常常导致渡完了气,人也废了。基本上这些引渡容器的使用限度都只有一次。
沈清秋一扇子扇飞朝他扑来几只杂兵,忽然,头顶有什么东西沉甸甸地压了下来。
不知从哪里涌上来一股爆发力,他揪住网面,将体内源源不绝的灵气以暴击形式送了出去。
沈清秋正兀自悔恨交加,一低头,忽然对上一张眼熟的脸,心里咯噔一声。
得救的修士们哪需要他多说,早就走得七七八八了。杨一玄与柳溟烟才挣脱捆仙索不久,灵力运转尚不稳定,知道留在这里也是拖后腿,再看沈清秋应该应对无碍,留下一句“前辈保重”,便干脆地撤了。众喽啰见状,不知当追不当追,原地困顿,寻求上级指令。纱华铃眼放异彩,直指沈清秋,大叫道:“抓住他!别人都别管的!就他一个——死也给我把他拖住!”
捆仙索。
纱华铃额头有冷汗滴落。洛冰河确实这么说过,可苍穹山派的弟子灵力普遍要比其他派的弟子高出一截,拿来做引渡容器最适合不过。她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抓了几个,心想换套衣服说不定能蒙混过关,没想到不知怎地,洛冰河居然人跑光了都能瞧出来她抓过些什么人,心下不禁毛骨悚然,忙道:“君上息怒,人我是不小心抓了两个,但很快就放了。属下这次寻到了一名异hetushu.com人,我还从没见过比他灵力更充沛的修士,有他一个,您今后就再也不需要每月换一个人做容器了。”她咬了咬嘴唇,补充道:“只要您给我……一样东西。”
身后那人越过她,缓缓步入厅中。赤云窟阴暗无光,只能看见一道修挺长挑的身影,还有黑袍暗纹上细微的银色反光。
片刻之后,洛冰河无喜无怒的声音响起。
沈清秋问他:“你不怕她脱衣服了?”
“这就是你的大礼?”
魔族优秀公务员纱华铃又开始了她的传教大业,蹲下身子来,自说自话道:“看你天赋异禀,如能归顺我族旗下,权势荣华,唾手可得。当然,便是你不肯归顺也没什么差别。该做的还是得做,少不了要吃苦头。你自己好生掂量掂量。”
糟糟糟。果真是流年不利,冤家路窄。
赤云窟是纱华铃私人府邸,正规打手都不在这里,她手里的虾兵蟹将不足为惧。那些小魔围着他转来又转去,手臂举上又放下,活像跳大神。沈清秋看得云里雾里,正心情烦躁,准备一扇子全都扇飞,忽然,周身似有被无数根头发丝牵制住了他的行动。
杯具的是,原著里纱华铃费心费力,结果洛冰河却跟她亲自挑选的三名天一观美貌道姑搞上了。可想而知,纱华铃人都要气疯了!
沈清秋心中咆哮:转过来!转过来!我要看!快让我看看本书第一美女究竟长什么样子!!!
大厅两侧,分布着数只笼子,笼子里都是被五花大绑的修士们,服色各异。有看上去极年轻的,也有瞧着老道的,有的昏昏欲睡,有的正怒目而对。
纱华铃见她不理自己,冷笑道:“你脸上这玩意儿,就从来不摘下来吗?哦,我知道了,难道是相貌太过丑陋,自卑所以不敢摘下来?”
柳溟烟当然不肯跪,虽然灵力全无,却站的稳稳当当。纱华铃推推搡搡,硬是没法叫她膝盖弯一下,七窍生烟,一把拽下她脸上面纱。
一声巨响。纱华铃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她慌忙奔回内厅,登时瞠目结舌。
纱华铃吐完血后昏昏沉沉在地上趴了一和*图*书阵,好容易挣扎着坐起,定睛一看,厉声道:“是你?你究竟是谁?居然还敢追过来,真是好大的胆子!”
他击飞纱华铃,连忙转头去看柳溟烟,一看就脚底一滑。这么短的时间,她居然就立刻把面纱戴上了——让他看一眼又怎么样?!
无数根粗如小指的捆仙索交织而成的巨网,劈头盖脸罩了下来。落到他身上时,光是那份重量,就让沈清秋膝盖一软,险些当场扑街。
沈清秋喝道:“先走!”
于是,今晚第二次被震飞的时候,纱华铃终于忍不住,吐了一口憋屈的血。脑子里蓦地闪过一个自我安慰的念头:好歹这次衣服没破,不用再换,对吧……
放跑了三朵姐妹花纯属无心之失,沈清秋可没想拿自己来凑数顶上。这种拿错剧本的感觉让他恍惚感觉坑爹的系统还在。正思索脱身之计,纱华铃忽然理了理略显凌乱的发丝,一扭身子,朝厅外迎了出去。
“轰!”
他手里扣了一发灵流,随时准备糊可能出现的敌人一脸,从墓道口,不,从入口下去,却没见到守卫。想想也对,从来只有魔族偷渡到人界作威作福,哪有人类会跑来这边找死的,根本没必要安排守卫。
秋海棠蜷在笼子里,惊疑不定地瞪着他。
哪来的这种逆天道具。每根绳子这么粗你确定是用来捆“仙”不是用来捆大象的?!
“对哦”个鬼。反射弧太长了少年!
纱华铃走到一只笼子前,抱着手道:“你们苍穹山派的人可真是难缠又讨厌!好不容易抓住两个,还有一个没关进来就跑了。”她咬牙道:“要不是、要不是……我真恨不得把你们腿都打断!”
怪不得刚才纱华铃弃旁人不顾,火力专往他身上集中。洛冰河需要的是灵力强盛的容器,她抓来的那些修士,哪个能比他现在灵力还强。感情这丫头是打算把他当人肉引子送给洛冰河!
霎时,一股热血混着冷汗倒流着冲上了沈清秋的脑门。
杨一玄带路,穿过嶙峋乱石,很快找到了赤云窟入口。久仰魔族建筑文化大名,亲眼一见,果然是如此的……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