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作者:墨香铜臭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七章 八卦江湖

沈清秋回头一看,是他刚从土里爬出来那晚上救过的几名守境弟子。最先看到他的那人支支吾吾叫不出来,卢六忙道:“原来是绝世……先生!”
“养虎为患!”
草。当时整个人都被八卦小分队队长声情并茂的表演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八卦害死人啊!
他和颜悦色对另外两人道:“点菜吧。”
被识破行踪,纱华铃也不打算继续藏匿,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手挽红纱,笑道:“谁教阁下让铃儿如此好奇呢?对待那两人这般细心,阁下与苍穹山究竟有什么渊源?”
“苍穹山派不是都一口咬定洛冰河是魔族吗?我看也未必空穴来风。多半是发现了他和魔族勾结、污蔑沈清秋的蛛丝马迹。沈清秋高高在上,洛冰河不能入眼,他就要把沈清秋拉下马来,叫他身败名裂,折光他的傲气!”
杨一玄哼了一声,道:“待他亲厚有什么用,还不是……”
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多留一刻,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还要受到怎样的冲击!
沈清秋痛苦地扶额。
茶肆之旁,招旗飘飘,有一对少年男女仗剑而望。沈清秋走了过去,问道:“你们怎么还没回苍穹山?”
“绝世”后面他是说了两个字,可听起来极其含糊,压在舌头底下含混而过,其余几分忙纷纷效仿:“原来是绝世……前辈!”
杨一玄已经说不出话了,少年刚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正备受冲击中。柳溟烟则轻轻“啊”了一声。
洛冰河居高临下俯视着他,并无表情,可沈清秋被他两道泠泠如寒潭的目光一照,别说只是多一层胡子了,就算再多掩饰,都像无所遁形。
虽说如此,可此刻沈清秋的心绪和他之前预想的,不大一样。难以言述,五味陈杂,却独独没有最应该有的恐惧害怕。
幸好系统除了半死不活重复那几个关键词,好歹没能说出完整的句子。沈清秋拍了一路的脑子,眼见前方现出人烟,顾及形象,这才放缓步子,慢慢走回镇上。
卢六接着说:“如此一来,就非常好解释了。仙盟大会一事的来龙去脉,肯定是这样的:
m.hetushu•com此”是哪个此啊?!
……沈清秋不知道自己放弃了什么,总而言之,就是忽然感到身心一阵轻松,什么都不想听,也不想管了。
“岂止禽兽,简直禽兽不如啊——”
杨一玄震惊道:“因、因爱生恨?”
她绕着沈清秋转了一圈,得意洋洋:“你知道自己身体里现在有什么东西吗?这可不是普通的毒药。”
柳溟烟向他微施一礼。杨一玄急忙道:“别派弟子都回去了。眼下见前辈脱险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修复……联系客服……】
然后回头,继续痛心疾首:
他袖子都没摆一下,纱华铃忽然悬空吊起,仿佛被一只无形举手掐着脖子抓起,痛苦地咳嗽。
待到护送两个小辈离开边境之地,沈清秋选了个和他们相反的方向。
卢六肃然道:“沈清秋品性高洁,自然严词拒绝。”
沈清秋定定直视着他。
我屮艸芔茻。说好的换了硬件不带病毒呢?!说好的洗心革面从此做人海阔天高任鸟飞呢?!
哥就算没有妹子撸个二十年再悲惨也沦落不到要搞基的地步!更何况还是和男主搞基!
沈清秋转身,摇了摇手指,道:“我不跟你打,你也别想打我的主意。”凭现在纱华铃的斤两,也打不了他的主意。刚想要小小吓她一吓,沈清秋忽的周身一震。仿佛一只千足蜈蚣在心肝肺腹中穿行。一种熟悉又可怕的感觉从小腹中蔓延开来。
因为是灵魂绑定,所以遇到洛冰河后又激活了是不是?
不知不觉,卢六那一桌已经聚满了听八卦的围观群众,瓜子板凳满地都是,全神贯注,这时齐齐叹道:“禽兽啊——”
纱华铃轻佻地道:“今天镇上的酒菜好吃吗?送菜的小姐妹漂不漂亮?幸好你吃了,你要是自恃境界高,辟谷了不肯入口,铃儿还真有点儿头疼呢。”
“沈清秋哪肯就范!师徒交锋,终归还是师父更胜一筹,洛冰河落败而退,黯然离去。
卢六道:“沈清秋不堪受辱,拼了一条命逃出来,谁知到花月城就被洛冰河发的通缉令截住了。苍穹山派上下一心,和图书百战峰峰主柳清歌当然要前去支援。这一支援就被洛冰河撞了个正着。
除原主之外,旁人无法操控天魔之血,而此刻血虫都在他体内蠢蠢欲动,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
沈清秋僵直地回过头。
卢六喝了一口茶,道:“这洛冰河与沈清秋是师徒,对吧?洛冰河此人,出身寒门,自小受尽人世困苦,入苍穹山派门下后,也有一段时间不得赏识,被同门打压欺辱。幸好,沈清秋待他十分之亲厚。”
众人高低不一,啧声连连:“果然是逆徒!”
他语气虽轻,可任谁都能感觉出来,潜藏在这语气之下的暴怒。
沈清秋咳了两声,也含混道:“就是……嘛。”这个ID用了这么多年,算是头一次有点羞耻之心。
这两个强【哔——】犯和白莲花圣母是谁啊!?
卢六道:“仙盟大会情场失意后,洛冰河另有奇遇,练就一身绝世奇功,还得到了幻花宫老宫主的垂青。可他对沈清秋仍不死心,卷土重来,这才有了花月城之变。
同时,沈清秋五脏中那一滴天魔血疯狂地分裂为千丝万缕,钻进钻出,冷汗浸透背部。
细节一点都不可靠好吗!
“沈清秋是什么人?清静峰峰主。清静峰什么路子?清心寡欲,一门心思只扑在摄典修行上。沈清秋看破红尘,不与旁人痴缠,那洛冰河正是因为求之不得,这才因爱生恨!”
洛冰河轻飘飘地道:“你胆子真是不小。”
他不往后接着说,意味深长地留白,引得众人一片唏嘘。
这边桌上三人原本茶水都入了口,听了这一句,沈清秋和杨一玄齐齐喷了。柳溟烟虽是没喷,手一抖,茶碗一歪,撒了满桌。
一般是吃一次死一次,谁中奖次数比我多!
有人诧异道:“这说法不就跟沈清秋虐徒的传言截然相反了吗?”
沈清秋头也不回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那一桌吸气声此起彼伏:“还有这种说法!”
一个有着谷歌翻译腔般刻板机械的声音。
沈清秋脑子飞速转动。洛冰河应该没认出他。现在这张脸虽然和沈清秋还是有几分相似。以洛冰河观察力之细致,http://www.hetushu.com就算隔着一层胡子也能轻而易举辨别出细微的不同。看样子是把他当成了相貌相似之人……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认出来固然惨,没认出来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卢六道:“正是!不过,严格地来说,是洛冰河单方面对沈清秋心怀孽念,一厢情愿。”
胆子不小?是说他,还是说纱华铃?
原来如此什么啊?!
沈清秋一时有些腿脚发软,可还是牢牢站住了。他咬牙道:“你什么时候给我吃的。”
沈清秋额头手背青筋暴起。
肝胆俱裂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刚刚才从洛冰河眼皮底下爆种逃出来,而是因为他在那一瞬间听见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可恨声音。
只听她慎重道:“原来如此。”
沈清秋正不知该怎么说,旁边那桌接着聊天。有人边吐瓜子壳边道:“六哥,你倒是接着说呀,到底另一种解释是什么?”
正史你妹啊!
“虽然撕破脸皮,可沈清秋仍不忍毁去爱徒声誉,不好明说,只借口洛冰河已死于魔族之手。也算是保全了这个徒弟的名声,不肯做绝。
杨一玄道:“为什么?前辈你与家师不是相熟吗?”
沈清秋向他们点头致意,心里决定了一定要另取高号,刻不容缓。杨一玄茫然道:“前辈,你姓黄吗?黄花?光华?”
一道修长的身影立在他身后,沈清秋这一回头,正正与他打了个照面。
沈清秋与他们一同进入茶肆,找了张桌子坐一坐。一旁有人原本在闲聊,瞥眼见他,顿时惊叫道:“啊,是……是……”
好激烈的剧情!
“洛冰河作为清静峰首徒出战,成绩斐然,自觉心中有了底气。恰逢魔物失控,结界封山,沈清秋入绝地谷支援,洛冰河一时鬼迷心窍,趁机向师尊表露心迹。”
上菜小妹聘聘婷婷扭上来送完了菜,杨柳二人还在发呆,沈清秋斥责道:“赶紧吃,吃完了赶紧回去。”
纱华铃笑容诡异:“我是打不过你,可你以为这样就没人有法子制得住你?”
那头说得热火朝天,这头沈清秋是泪洒心田。
沈清秋微微动容。万万没想到,“品性高洁”这个词,除了m.hetushu.com他那老好人掌门师兄,现在还有旁人肯用到他身上。谁知紧接着,剧情急转直下,卢六激动道:“谁人能料,被拒绝之后,洛冰河绝望之下,歹念横生,竟丧心病狂、大逆不道,欲以武力强逼沈清秋就范从之!”
卢六道:“要说起这另一种解释,那可有意思的多了。这一说法,似乎是从内部人士那里流传开来的,这洛冰河与沈清秋……”
换身体了,所以接触不良,要联系客服修理对不对?
他略一正色,道:“昨晚各派弟子都在赤云窟看到了我,虽说是瞒不住了,但如果旁人问我起来,你们能少说的还是少说吧。如能闭口不提,那是最好。”
他说得摇头晃脑,抑扬顿挫,手里给搁只梨花木,就和说书先生没什么两样了。沈清秋暗暗点头:对的,没踹洛冰河下去之前,他自问对他还是蛮有良心的。
不要以为你是女主我就不会黑你!
卢六道:“这你就惊讶了?那后面还说这对师徒日夜相对,情愫暗生呢,你该怎么办?”
而且就是这一句,把他口里整个事件的意味都变得奇怪起来了!
“他不是不想见,而是没脸见师尊啊!”
那头,早已奔出数里的沈清秋肝胆俱裂。
“洛冰河醋海翻天,不由分说与柳清歌斗了个天翻地覆,就要狠下杀手。沈清秋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当场自爆……从此……”
沈清秋把手指插入满头乱发中,深深埋首。
关键是强【哔——】还没强【哔——】成功,太挫了真他妈的搓。这怎么可能是洛冰河?他要强【哔——】谁,谁都会乖乖自己打开腿好吗?!
叹息声中,却都是满足无比的意味。
“洛冰河想尽千方百计,把沈清秋关到了幻花宫水牢里。你们说他这是想干什么?狼子野心昭然若知,幻花宫早就被他收入囊中,翻手为云覆手雨。说是暂时收押沈清秋等待四派联审,却无异于羊入虎口。关进水牢的那几天,沈清秋为捆仙索束缚,灵力尽失,谁知道这个逆徒对他做了什么?!”
也许是因为机关算尽也躲不过,阴错阳差又逃回到原点,他反而平静下来,觉得无所谓了。
“呃,熟是http://www.hetushu.com挺熟……”
卢六抽空说了一句:“绝世……先生你们这一桌算我账上。”
行至月上中天之时,他耳朵极其敏锐地捕捉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鬼魅铃音。
纱华铃忽然向沈清秋侧后方躬身,道:“属下不负所托,已将此人擒下。”
沈清秋掩耳盗铃般捂着耳朵从魔界风驰电掣奔入人界,从荒岭一路狂飙回边境之地,那声音一直魔音贯脑,仿佛驻扎在他神经里。
沈清秋听到这两个名字,心里咯噔一声,不由自主挺直了腰板,竖起耳朵旁听,手里的扇子也摇得慢了。苍穹山派两人也不住侧目。
洛冰河真是他命中魔星!
为什么,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人他十句话里有九句都可以说没错,但就是最后一句听起来这么怪呢?
【……激活……激活……灵魂绑定……】
大哥你究竟是守境巡逻小分队队长的还是八卦小分队队长?!
以往的洛冰河,冷是冷,可就像是暖阳映照初雪,即便在金兰城和水牢,多少还有一丝人味儿,有些小表情,会无法自控地生气。而此刻这个青年,神情仿佛是冻结千年、直达地心的雪域冰川,使人见之胆寒。
最后,卢六才下了定论:“这,就是在私底下流传更广的另一种解释。虽然听起来极为荒谬,可能会被一些人当做无稽之谈。但其中许多细节都有可考之处。诸君,切记,正史常为刀笔吏所粉饰添色,意在掩盖真相,而往往野史方为正史啊!”
边境之地的小镇白天看起来比夜晚要有人气。说不上繁华,不宽不宅的街道,不多不少的行人,店面都开张后,也可算欣欣向荣。
“所以,这,就是洛冰河仙盟大会后失踪数年、未死却不回苍穹山派的真相。
沈清秋扔开菜单:“要不咱们换个地儿吧。”
一厢情愿?一厢情愿?!
洛冰河的表情迷惑了一瞬间,这使得他的脸看起来稍稍柔软了些。而很快,这丝柔软便消散无踪。瞳孔骤缩,额心一缕红纹流光般掠过。
卢六把茶碗猛地一搁,仿佛拍下惊堂木。
空气被斩开一道黑色闪电般的裂口,正在缓缓闭合。
废话!老子比你熟悉,天魔血老子都吃过两次了,两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