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作者:墨香铜臭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五章 魔族文化

魔族不存在姓氏文化,取名极其天马行空,大胆奔放。那些称号非常令人无语的武将,比如天锤长老,或者独臂长老,一看就从屌丝阶层爬上来的。但是如果出身贵族,比如漠北君,纱华铃,或者洛冰河他爹天琅君,名字情况就稍微好一点。
是不是魔族的平民取名都是这种实用主义风格!
你特么有病!
红纱一闪,纱华铃腰肢漫摆,现出身形,盈盈笑道:“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你的,怎么舍得打你呀?快快,跟我回去吧?”
这是一只剑穗,可不是普通的剑穗。
你随便上街去再给我捡一个看看。沈清秋道:“在哪儿捡的?”
沈清秋道:“他跟谁打?洛冰河?”
最前面那个战战兢兢道:“额们平时也就……偷点人界的小玩意儿,拿回去换点东西。”
沈清秋:“……”
况且此时,系统(应该)已经(暂时)不能威胁到他,也不怕再受限制,狂扣B格什么的。要不是还是去看看?
这可是第一女主角柳溟烟佩剑水色的剑穗!
难怪刚才觉得这少年奔跑姿势不对,而且身躯略显沉重。沈清秋刚才光看脸了,现在顺着往下看,原来是数道极细的银丝缠在他身上。看服色果然是百战峰的人,不过似乎没在百战峰见过这么年轻的弟子。
沈清秋心道,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总不能要他继续穿着土里刨来的衣服野人一样到处晃吧?
纱华铃杀心顿起,红纱翻卷,卷出一团凛凛魔气,裹在五爪间,披头朝那少年罩去。这姑娘没被吓怂,反而被吓上了火气,也真是个人物,沈清秋无奈,从树梢间一跃而下,空降两人之间,单手聚力,打出一记暴击,正正对上纱华铃。
他知道这个身体灵力爆棚,可没想到爆到这个程度。两人双掌还没交接,纱华铃就像一块被排斥的磁铁,直挺挺倒飞了出去,顺便那身清凉的衣服又裂了……
众小魔齐齐摇头。沈清秋正要松一口气,就听为首那小魔声情并茂道:“额爹说了,腐肉那hetushu.com是大户人家才吃得起的……”
一听这声音,沈清秋恍然大悟。
她说着就探出右手去抓那少年,可还没碰到,忽然从指间传来极其诡异的震感。纱华铃以为中了这少年阴招,忙不迭撤回,举手一看,五个涂满艳红丹蔻的指甲,齐齐被切去了一截。
沈清秋啪的合扇,肃然道:“这穷乡僻野,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鬼地方,生产水平落后,经济不发达,人民幸福指数普遍低于平均水准。你们还来趁火打劫,实属不该。”
有什么好笑的。搞清楚应该猥琐的对象了吗?!
沈清秋刚笑了一阵,突然呼了自己一巴掌。
但是,心魔剑的介入,恰恰会让魔气大盛,失去平衡,运转不调。
根本不是经济水平问题好吗!洛冰河魔界上位后够大户了吧?怎么没见他爱吃这种东西!
众小魔见这位高人一会儿笑倒在地一会儿怒而自扇,云里雾里,大气也不敢出。忽然,沈清秋笑容戛然而止,扇子压上六个球肩头,把他搭了过来。
沈清秋道:“你师尊这几年怎么样?”
沈清秋想到的第一种可能,当然就是某人。
那么,问题就来了。魔族经过之地,却留下了柳溟烟的东西,难道柳溟烟失手被擒了?
这少年响亮地答道:“杨一玄。”
我就说眼熟肯定在哪里见过吧?
柳清歌从来不收徒弟。他那百战峰上,最多的是和他平辈的人,再不就是平辈师兄弟收的弟子,他本人则没这个兴味教徒弟。虽说百战峰所谓的教徒弟,也只是揍那个人格外多一些而已……
洛冰河的修炼系统,是一个极其不科学的系统。双管齐下,把两种原本会互相排斥的体系蕴为一体,这样就要求,灵气和魔气必须相互制衡。
沈清秋心中舒服多了,把拔光了叶子的小树枝放了回去。
他问道:“你们说的大人物,是不是一个……长得不错的青年?”
“家师百战峰峰主,柳清歌。”
“谁座下?”
虽然是福利,可m.hetushu.com沈清秋向来坚持“不看这个世界任何脸在平均水准之上女人的福利”的原则,自觉打上马赛克。纱华铃也够干脆,上次还要放句狠话,这次掂量实力,连句场面台词也不说了,直接就地打滚,滚进了那片扭曲的空气,身形顿时消匿。
“正是。”
他怎么记得被抓住的时候,这位……高人也正在偷……啊不是,借衣服穿?
这少年脾气暴烈,呸了一声。纱华铃道:“不肯?虽然我不会损你灵体,可切下个胳膊腿儿什么的,倒也不碍着用。”
不过,这倒开拓了他的思路。要是能给这些以往只敢偷鸡摸狗的小魔提供正当小商品渠道,说不定可以在这个修真打怪为主的世界里,开辟一片发家致富种田流的新天地呢?
沈清秋甚诧异。
余下的争先恐后报了自己的名字,一个比一个不忍卒听,偏偏他们还仿佛很以此为荣。
他其实就想吓吓纱华铃,顺便,指甲留那么长不好,真的,每次看到都担心要折掉,极其难受。而且经常把洛冰河后背抓得血肉模糊……就算向天打飞机菊苣喜欢这种重口调调,就算洛冰河恢复能力不是人,不代表这是一种健康阳光的生活习惯对不对。
六个球惶恐道:“这这这个不是偷的,这个是捡的……”
魔族没有统一货币,多进行物物交换,看对眼就换,不对眼拉倒。就魔族那种手工水平和艺术品位,一件普通的刺绣,对他们而言都算是上等工艺品。所以人界的各种玩意儿,其实在他们那边很受欢迎。而最不值钱的,则是魔界烂大街的各种特效晶石。
他可不记得作为第一女主角的柳溟烟原文受过这待遇。哪个狗蛋的小喽啰敢碰洛冰河他老婆?
沈清秋忽然想到,幸好洛冰河不是被扔到魔界被捡到的啊,要是给魔族平民收养了,按照这种风格,指不定要取什么看起来像爹妈跟他有仇的名字呢。
但是在魔族烂大街,不代表在人界没有市场!
沈清秋从他腰间摘下一枚http://m.hetushu.com剑穗:“这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言归正传。纱华铃不止抓了杨一玄,多半也抓了柳溟烟,这么大张旗鼓地擒拿苍穹山派弟子,看来,只能有一个缘故了。
忽然,寂夜中传出一个清脆的女声,娇滴滴又凉飕飕的,回荡在林中:“百战峰座下果然了得,百道捆仙索缚身,也能打趴我众多属下逃这么久。果然是片刻都懈怠不得!”
杨一玄道:“前辈?”
男女主定情之物懂吗?当初在苍穹山的时候沈清秋还特地留意过,辨识度不要太高。这东西怎么会流落到一个边境小魔的手里?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不要昧着良心了,改口道:“不是长得不错,是长得很好、特别好。皮肤白,脸蛋俏,个子高,比较少笑,笑的时候很阴森。”
沈清秋无责任YY一番,觉得如果要收小弟,那就要了解一下双方生活习惯。他和颜悦色道:“你们吃腐肉吗?”
如果这里还有个人,能轻而易举切断她指甲,那么要切她的脖子,也绝对毫不费力。
屡战屡败这个词跟百战峰峰主扯上关系,真真教人肝胆俱裂。
沈清秋也有模有样道:“你是百战峰弟子?”
沈清秋略有些怀疑:“你叫什么名字?”
六个球道:“这这这些天来,夜晚里都有大人物占道,之前会派手下来开道,我们几个有点好奇,就藏在路旁,之后就在路上捡到了这个。”
不不不,应该雷得更石破天惊。记得原著哪个妹子娇羞地表示过,洛冰河那方面很那啥。后宫三千夜御八百,随便在哪儿都能来一发,千百年下来还能金枪不倒雄健如初,其实,绝世黄瓜这个名号也挺适合洛冰河的,不过既然已经被他占用了,那洛冰河不如就叫……天柱君?
对不起,这妹子好歹是女主角之一,不过太久没刷存在感,都忘得差不多了!
玉面小郎君?
沈清秋:“……”
邪魅夜魔精?
沈清秋:“你怎么落到这妖女手里的?我听她刚才说话有点奇怪,什么叫‘我怎么hetushu.com舍得’?”
秒懂。沈清秋教育道:“你看你,你看你,还像百战峰出来的吗?不近女色,不等于畏惧女色。脱衣服算什么?一个姑娘当着你脱衣服算什么?你师尊当年去打魅妖,整个洞里都是没穿衣服的!”当然,当时他在旁边,也有怀疑过柳清歌是不是X冷淡或者有生理问题也就是了……
洛冰河出问题了。
小魔心头大惑。
他面前瑟瑟挤着一堆人,啊不,是魔。虽说这这两者单从外表看,基本是没有区别的。
这少年知道比快是比不过的对方,猛地刹步,眉间烈气横生:“要打便打!”
顿了顿,他换了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得意忘形了拿主角夶夶脑内凑低俗的黄色笑话!
不知等了多久,某片空气忽然肉眼可见的扭曲起来。
他却不知道,现在整个苍穹山派,提到洛冰河,不是“小畜生”,就是“魔族孽障”,再不就是“白眼狼”,直呼其名加个“这厮”都算是客气的了。
沈清秋把扇子在手中抛了个来回,望上灌注灵力,化扇为刃,反手一切,捆仙索断成百十截。少年有模有样一抱拳,道:“多谢前辈相救!”
虽然只是指甲,半点不痛,可纱华铃顿感毛骨悚然。她厉声喝道:“是谁?!”
杨一玄哼道:“除了那小畜生还能有谁?”
这种角色一般不会频繁地出入边境之地,引人注目,实际上这边的水土通常也不适合他们。究竟是哪位大人物能够大摇大摆地占道,并且还遗落了柳溟烟的随身之物?
那柳溟烟要是落到她手里,下场更是令人担忧。划花整张脸都是轻的。
柳氏兄妹虽说平时在各自峰上各修各的,但原文提过感情很不错,可能只是因为两人都不是爱黏黏糊糊的类型,这才显得仿佛兄妹之情平平淡淡。但不管是作为柳清歌的妹妹,还是齐清萋的爱徒来讲,沈清秋都不能对柳溟烟撒手不管。
沈清秋眼睛一亮,屏气凝神,只见一个黑衣少年奔了出来。
美貌并且身份高贵、有属下,小魔一提起和_图_书来就会脸红的魔族——原来是纱华铃。
杨一玄满脸憧憬敬佩:“一整个洞?不愧是师尊!”然后好奇道:“前辈与家师相熟?不然怎么知道我师尊怎么打魅妖的?”
洛冰河有心魔剑,这就是个丧心病狂的逆天巨挂,随手一斩就能劈裂两界空间,给自己一划,扒拉个口子就能钻进去到魔界了,从来不会费这么多力,还巴巴地跑到边境之地规规矩矩走偷渡者的路线。
还有这把扇得正欢的折扇也是。
你脸红个啥?沈清秋盘问一番,问不出东西了,心里琢磨,应该不是洛冰河。
沈清秋道:“交界的破口在哪里?”
沈清秋咳了一声:“陈年旧事。陈年旧事。”
小魔口里的大人物,必然是魔界的上等人物。
该叫他什么?
第一个答道:“六个球。”
子夜时分,沈清秋伏在树梢,藏住一切痕迹,俯视下方。
沈清秋:“够了。”
沈清秋脸色微微扭曲。杨一玄自己比洛冰河都要小不少,也跟着叫“小畜生”,这都是跟谁学的?
杨一玄立刻涨红了脸:“如果不是这妖女使奸诈手段,先扮作落难女子,被我怀疑后又突然脱……脱……我绝对不会中圈套被她抓住!”
六个球道:“因为额出生的时候,额爹抱了抱,说有六个球那么重。”
哈哈哈卧槽洛天柱哈哈哈哈哈哈好酸爽!
什么球?铅球还是乒乓球?!完全没有意义啊这种名字(。
花月城一别,败给洛冰河应该对柳清歌打击不小,沈清秋觉得必须关心一下这位师弟的近况。
他们相距甚远,但沈清秋眼神极锐,看得真切。这少年约莫十七八岁年纪,神色紧绷,是个锐利的俊朗相貌。这张脸沈清秋居然很有几分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他肯定自己是见过的。
沈清秋:“什么意思?”
五年足够一个小孩儿长开长大了。沈清秋上下打量杨一玄,心道当初柳清歌信誓旦旦说不收徒弟嫌麻烦,最后还不是收了。
六个球摇摇头,忽然脸红了。
杨一玄老实答道:“屡战屡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