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进击的流放纪元

第633章 你们把土匪的脸都丢尽了

他们身上覆盖着厚厚的刺青,其中一人,手持一把短刀,指着农人。
这都不知道,还当什么庄主?
“把那种小方块拿出来!”
不过堕落龙人依然保留了自己“服从强权”的部分特性,所以他们可以构成复杂的“黑三角盗团”,拥有复杂的体系和层级结构、指挥系统。
游荡者们大多会在面部或者身上显眼的位置,刺上大面积狰狞的纹身,在流放纪元,纹身可以说是游荡者的标志。
庄不远把玩着一颗方糖,听着老轰隆叮叮当当敲打的锤音,陷入了沉思。
流放纪元里绝大部分的人都身无长物、衣不蔽体,在荒弃破碎的废墟中、碎片上挣扎求存,或者戴着镣铐蜷缩在战争巨犬的杂物间,趴伏在船只底层高度不足一米的夹层里。
如果遇到三拨呢?
“噗嗤”一声,鲜血四溅,农人捂着几乎断掉的手腕惨叫一声,鲜血把方糖都染红了。
“你们简直是把土匪的脸都丢尽了!”
但游hetushu.com荡者们,不论是本来应该睿智缜密的那逊利亚人,还是热情奔放的执灯人,又或者真挚诚恳的三瞳人,天真烂漫的绒人,都展现出一种如出一辙的凶残、自私、好战。
在庄不远的幻想里,流放纪元的人,都是驾驶着机械巨犬、帆船、马车,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在流放纪元里游荡、探险,生活有苦有乐,有发现的喜悦,也有未知的恐惧,就像玄幻小说中写的那样。
目送一行三个人离开了帐篷,庄不远忍不住叹了口气。
抢几块方糖也就罢了,为了几块方糖还要杀人?
“我告诉你,我有一次遇到了三拨游荡者来打劫我。”
即便是面上没有纹身,身上覆盖着盔甲,游荡者们面相上也完全不同,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凶戾和狰狞,只凭感觉,庄不远就能分辨出来。
庄不远见到的游荡者,也有很多了。
他直起身,看看手中的刀,再看看几个农人,顿时http://m.hetushu•com恶向胆边生,一边吸溜着口水,一边挥刀向几名农人砍去:“妈的,你把老子的刀弄脏了!老子砍了你!”
“还敢抵抗,你想吃刀子吗?”
原来流放纪元的人,最远的目光,只能看到下一顿能不能吃饱,明天会不会饿死。
在州内,随着社会的发展,真正的贫困已经是极少数,甚至已经被大众遗忘,但在流放纪元,这种混乱之地,穷困、挣扎、痛苦,与生俱来,挥之不去。
或许,这才是世界的真相,而我们生活在一个虚妄的梦里。
“各位大人,求求你们给我们留下一块吧,我家里还有孩子,已经快饿死了……”
“如果你随时可能饿死,你的命也就只值一顿饭钱而已,一块方糖能换一天的口粮呢,省着吃能活两天,他赚了三块多呢,值了。”
庄不远更懵逼了。
老轰隆话声未落,大家就都哄堂大笑。
就在此时,庄不远听到门外传来了几声凶恶的怒http://m.hetushu.com吼。
太奢侈,何必想那么多。
而游荡者们,也像是见到金子一般冲了上去,其中一个人,一把抓住一颗,不顾上面沾上的泥土和草屑,直接塞进了嘴里。
在这个大嗓门的怒吼之后,是弱不可闻的低声哀求声。
简直是双击666。
这游荡者却是不管不顾,直接抓起了染血的方糖,塞进了嘴里。
为了几块方糖而去冒生命危险,这在庄不远之前的观念中,简直无法想象。
“喂,你是不是刚从里面出来!”
“这都不知道,一拨啊!”仆从们鄙视庄不远。
后天?未来?
简单到残酷。
都说堕落龙人两面三刀,唯利是图,他们是天性如此。
“就是这里,这里卖那种神奇的小方块!”
你完全可以等他们打完了,反抢一波。
然后他又伸手向另外一块方糖,看到一名农人伸手抓住了那方糖,他手中的刀直接剁了出去。
老轰隆在庄园里讲过一个笑话。
庄园里为堕落龙人坐了D和图书NA测序,发现他们有几个关键基因产生了变异,或许那就是堕落龙人的自私和六臂龙人的坚韧、忠诚之间的差距。
也能够为庄不远收服,为庄不远所用。
“住手!”庄不远大喝一声,跳了出来。
只有庄不远一脸懵逼。
这种认识,对庄不远的思想冲击很大,流放纪元就像是一个压扁了的地球,抽去了复杂多维的身份、地位、财富、权力、影响力等虚妄的东西,而变成了扁平到一目了然的层级结构。
用DND的分类法来说,游荡者们大概属于混乱阵营,三城十镇体系,属于秩序阵营。
但事实上,流放纪元中,各种交通工具比地球上可要稀有太多了,像老轰隆这种能驾驶着机械巨犬穿越宇宙的人,在地球上,大概就是能够开着超跑招摇过市的土豪了。
“交出来,别脏了老子的刀!”
庄不远这才知道,原来生命是可以这样算的。
难怪庄园的仆从们笑得那么浪,这种好事一辈子也遇不到一次,简直www.hetushu.com是越级打怪爆装备捡人头的感觉。
另外一名游荡者,一只脚踩在农人首领的脸上,正从他怀里拽出来一个小布包。
“滚吧你!给我撒手!”游荡者猛然一拽,雪白的方糖洒落一地。
或许,在庄园主和工业党的战争之后不知道多少年,这些游荡者们在恶劣、复杂的环境里,已经进化成了新的种族,或者说新的亚种,正如堕落龙人之于六臂龙人。
庄不远皱眉,掀开帐篷的门帘,走出帐篷之外,就看到四个游荡者围住了三个农人,一脸凶神恶煞。
而此时,帐篷外的这四名游荡者,显然属于一个小团体。
看到方糖散落地面,几个农人慌忙去拣。
游荡者天生无法维持大规模的团体,一个团体最多不超过十个人,而且毫无集体荣誉感或者归属感,更没有身份认同感。如果遇到两拨游荡者,他们自己说不定会先打起来。
但即便是老轰隆,都觉得这种事再正常不过。
然后老轰隆又问庄不远:“遇到几拨游荡者最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