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进击的流放纪元

第632章 卖方糖的小男孩

这句话,庄不远在地球上也听过,不过那时候是“穷人命贱”。
刚想嘲讽一下老轰隆的技术,就在此时,庄不远听到了一个带着希冀和惶恐的声音:“掌柜大人,我……我们又带了东西来了!”
做生意要童叟无欺懂不懂?
不怪你,难道怪我?
“你的手怎么回事?”庄不远一眼就看到,这名农人的右手,用破布缠了起来,里面还渗出来了鲜血。
庄不远看到其中一个人的右臂诡异地扭曲着,还露出了断骨。
几个月前,你不也是文盲?
“完好的零件一共五个,算五块。”
它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大小”,但是它的内部确实有空间,换句话说,所有的内星,都是一个个独立在宇宙中的“空间泡”,而不同的空间泡之间,也有相互作用,就像是地球之于太阳。
这里有衣不蔽体的游民卖儿鬻女,也有见到人就露出职业笑容的半老徐娘,还有拿着锤子,敲敲打打修修补补赚点辛苦钱的铁匠,以及拿罐子贩卖自酿劣质酒的酒贩。
农人首领苦笑了一声,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蓝石叶庄园外围,有一圈围墙,这就是“禁空石墙”,在这个范围内,所有的机械都无法飞行,只有生物可以飞行。
禁空石墙内部,就已经算是庄园的外围空间,各大势力在禁空石墙内部打生打死,争来抢去。
四只战争巨犬,有三台坏在路上的某出征队伍。
为了一些破零件,或者说,为了几块方糖,就将自己的命填进去了?
在这些村落里,有和_图_书帐篷,有马车、有机械巨犬、有船只,有各种各样庄不远能想到或者想不到的东西。
这句话,庄不远最近已经听过不少次了。
这个人,他带着满腔的怒火,带着征服的欲望,甚至带着杀戮的决心,来到了蓝石叶庄园的外围。
三个人呆呆看着那剩下的一块方糖,突然嚎啕大哭。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啊,结果呢?”庄不远才不信。
一人一块,剩下的一块,还留在农人首领的手里。
村落多了,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集市,他们在这里交换物品、消息,以及一切可以交换的东西。
路边,只剩下庄不远乘坐的最大的那只战争巨犬蹲在路边,它的嘴巴张着,胸口前方撑起来了一顶帐篷,帐篷里摆了一张简易的柜台,一名那逊利亚人正拿着锤子在柜台后面敲敲打打。
“怎么……呃……”
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人,都将会被他征服,被他践踏在地。
正如全能庄园是坐落在地球上的,蓝石叶庄园,也是依附在一颗“内星”之上。
农人就是庄不远之前从未见过的种族之一。
庄不远起身,从柜台向外看去,就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的农人,用自己破旧的衣服,兜着什么东西,走进了帐篷。
其他两个人,也慌忙将身上的零件放到柜台上。
“有什么东西,拿来让我瞧瞧。”庄不远拍了拍桌子,他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了,规矩大家都知道了。
所谓农人,其实就是一种职业的农民种族。
庄不远都不知道说和_图_书什么好。
十五块方糖,在地球上估计就值一块钱。
再换一个说法,这是地球所在世界的背面,一切法则都似是而非。
庄不远猛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歉意地看向了那三名农人。
老轰隆拽了他的衣角一下。
似乎爆炸的余温,还残留在零件上,还有一些零件残留着鲜血,不知道是战争巨犬内的乘员,还是某个农人的鲜血。
冲进战争巨犬的战场?被爆炸中飞溅的零件砸到?
终于他吸了一口气,开始把那些零件分类。
他们站在帐篷的角落里,小心翼翼地取出来一块方糖。
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比他还瘦弱丑陋的农人,这俩农人的脸上,都不止一处伤疤,据说每当一名奴隶易主一次,他们的主人就会把之前的烙印割掉,给他们烙上新的印记。
而在这里,庄不远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体悟。
这种空间内向封闭的星体,在外界是完全看不到的,它们不会和任何电磁波、粒子产生反应,无法被观测,只有在引力,又或者在空间上,对外界产生可观测的影响。
“是,是,请掌柜大人您过目……”那为首的农人小心翼翼地把衣服里的零件倒到了柜台上。
“也就是说,你不修还好,修了之后,反而修坏了?”
庄不远目光追着他不放,为首的农人苦笑着解释道:“掌柜大人,黑三角和游荡者打起来了,我们生怕晚了零件被别人抢了,就在旁边等着,刚炸毁就冲了上去,这不,被零件砸了一下……”
庄不远又翻和-图-书了个白眼。
在宇宙中,他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资源,人类所存在的那个世界,与之相比,就像是枝叶之于主干,阴影之于主体,是渺小到被人忽略的存在。
“农人命贱。”
以及……
流放纪元的生物,还真是什么都能飞起来。
帐篷角落里,三名农人依次取了四分之一块方糖。
庄不远就蹲在旁边,一脸不信任地看着老轰隆:“你不骗我?你真的能把其他的战争巨犬都修好?”
他们的喉咙滚动了几下,方糖淡淡的甜香味,对他们来说诱人之极。
“咦,我记得你们之前是四个人来着,另外那个人呢?”庄不远突然问了一句。
“不碍事,不碍事!”那农人都不敢抬头和庄不远说话,捂着断臂,似乎生怕庄不远看到什么脏东西似的,躲到了同伴的身后。
但在禁空石墙之外,却有许许多多的流放纪元的居民定居下来,形成了一个个的小村落,沿着禁空石墙,零星散布。
他不说,庄不远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多谢掌柜大人,多谢掌柜大人!”农人首领感激涕零,对着庄不远一连串鞠躬,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方糖捧了起来,装进了一个小袋子里。
“一共是十四……十五块吧。”
所以,这位征服者,现在在干什么?
“断了一根指刀,不碍事,不碍事。”这农人露出了惶恐的笑容,然后对庄不远讨好地道:“掌柜大人,您快看看我们这些零件,能换几块?”
庄不远沉默地摆弄着零件,这些零件,大小不一,大多有和-图-书些残缺了,少部分还算是完整,但也有些熏黑。
而庄园主、工业党等,就是在这个世界所诞生的文明。
“那是当然的,庄主你怎么能怀疑我老轰隆的手艺?”老轰隆狠狠地拍了拍胸口,“换上这批零件,一定能好!”
农人首领的右手手掌之下,弹出来一只角质的骨刀,小心翼翼地在手掌之上,将那块糖切成了四等分。
农人命贱,穷人命贱啊!
他们挣扎求存,只是为了挣一口饭吃。
一块钱买这么多零件你竟然还嫌贵?你到底是多小气啊!
更何况这些食不果腹的农人。
“它们毕竟……太老了嘛……”老轰隆红着脸辩解,“有些时候就是这么邪门,不修不坏,一修就坏!这不能怪我!”
地球上,对这种在常识中不存在的星体,有一个称呼,叫做“暗物质”。
“略微缺损的十一个,算五……六块吧。”
这名农人,就曾经是一名奴隶,他的脸颊上还有奴隶印记的痕迹,只是被什么东西割去了,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疤,让他苍白的脸颊,显得更加恐怖,像是从坟地里钻出来的僵尸。
自然,这里也少不了身穿笔挺制服,招摇过市的各大城市正规军;少不了面目凶狠,目光阴沉的游荡者;少不了四只手四只脚,大摇大摆的堕落龙人盗团。
连庄园里那些已经衣食无忧的家伙,都会为了一块糖大打出手。
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在流放纪元,他们的数量越来越少,即便是少数存活下来的,也不得不依附别的种族生存,大和-图-书部分都成了奴隶。
庄不远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些残缺比较厉害的零件,只能全部融化了重新铸造,全部加起来,算是三块。”
庄不远很想问值得吗?
但是这些方糖,不可能供他们吃饱,他们必须把方糖留下来,换成更容易果腹的东西。
庄不远可是见识过糖对流放纪元的生物的诱惑力的。
在庄园主时代,他们是数量最多的种族,天生擅长伺弄各种各样的植物和庄稼,只是流放纪元里,土地已经成了稀缺资源,而农人除了种地,其他什么都不会。
“你们不要命了!现在你们还活着就是命硬了!”
他们是整个流放纪元的最底层,在几大势力的夹缝之中挣扎求存。
庄不远从柜台里面,拿出来了十五块方糖,整整齐齐地排在了柜台上。
而在这里,庄不远也至少见到了十多种他从未见过的种族。
庄不远白了他一眼。
旁边,老轰隆小声嘀咕:“这些文盲,压根就不会算数,庄主你给他们十块就够多了……”
农人的首领声音沙哑到听不出来:“他……他没挺过来……”
“你怎么伤得那么严重?”庄不远吓了一跳。
庄不远的到来,大概是第一次有地球人,或者说“正宇宙”的人,来到这个世界。
“这个……那个……”老轰隆的脸更红了,“这些战争巨犬,一直处于一种脆弱的平衡之中,所以虽然老掉牙了,但一直能用,我……我之前修理的时候,没考虑到这点……”
但最终他什么也问不出来,一切的想法,都变成了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