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进击的流放纪元

第634章 庄不远的第一条规矩

战斗欲望也浓厚无比。
而他这个做法的意外之喜,就是无意间又给庄园创造了另一个潜在的符合“筑神伟力”的工程。
真是毫无道理,根本无法反驳。
这下子,徐建飞突发奇想,干脆在地下活动,玩起了地道战。
“嗷!”
“杀掉!抢走!”
而此时,面对骚乱,这些小摊贩展现出了正常的流放纪元原住民,面对抢劫的正确应对方式。
有的转过头去,继续做生意。
“禁……禁止打劫……”四个人嗫嚅道。
和地球各种工程都需要审核比起来,蓝石叶庄园的建筑则自由多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
铁掌无敌庄不远参上!
这些建筑的属性现在还太低,无法分配给庄园的仆从,所以都直接加载在了庄不远的身上。
“是吗?山大王是什么游戏?算了,庄主开心就好。”徐建飞抹了一把脸,“把修好的零件给我。”
“在玩山大王的游戏。”老轰隆摊手。
“你们没事吧,需不需要包扎一下?”
不过庄不远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们。
庄不远又是一http://m.hetushu.com巴掌打了过去,还敢跟我抖机灵,我打的就是你的脸!
他又踹了这人一脚:“给我起来!”
“是禁……禁止打劫……禁止打劫,别打我了,别打了……呜呜呜呜……”
丢下几只战争巨犬,留下几个人看守,剩下的人就来到了这里。
“听到了!”
庄不远的残暴打脸,可不只是物理攻击而已,更是精神攻击,此时的几个游荡者,趴在地上,痛哭流涕,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没错,见到有人看过来,就把这四个字念出来。”庄不远敲了敲木板,像是老师敲黑板一样,“告诉你们,这是重点,要考的,以后如果你们认不出来这几个字,我打得你们妈都不认识!”
“战争巨犬里呢?不会还有别人吧。”
挖隧道,庄园可是专家,这些密道很深,依附在参天密林错综复杂的树根之下,内部又是使用植物支护,即便是三瞳人,除非刻意寻找,否则也发现不了。
“禁止打劫!”
庄不远咧嘴笑了。
游荡者看了m.hetushu.com一眼,理直气壮道:“哪个字都不懂!”
这上面写的是……
所以现在庄不远的战斗力暴强。
“又修好了一条……”徐建飞摸着脑袋,“这地方比地球的山可难挖多了,幸好有石蚁帮忙,庄主呢?”
这个小集市有着极大的流动性,流放纪元的商品极为匮乏,绝大部分的商贩,都是好几天才会来一次,附近的邻居,几乎都没有几个熟面孔。
好好好,你文盲你有理!
几个人顿时又舔了舔嘴唇。
另外一个游荡者,走到旁边,眯起眼睛,向里看了一眼。
庄不远走上前,一把拽起来其中一名游荡者,指向旁边的木牌,问道:“我现在再问问你,那牌子上写的什么?”
“怕什么,我们抢了就跑!”
“里面就他们两个人!”
庄不远这才看向了几个农人。
而在地下,他们还发现了许多之前遗留下来的通道,应该是当初石蚁活跃时,挖掘出来的蚁穴,虽然坍塌、阻塞了许多,但只要稍加挖掘,就可以四通八达。
“扩大蚁穴地下城的范围和_图_书,可以持续提升属性。”
游荡者们也很震惊,他们手持尖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庄不远背后的战争巨犬,舔了舔嘴唇,色厉内荏道:“关你屁事!”
“声音大点!”
“禁止打脸?”
“庄园主的残暴打脸!”
而方糖,就像是盛开的花朵一般,招蜂引蝶。
庄不远抹抹脸,我长得多帅啊!
剩下的三只战争巨犬都坏在了密林里,距离庄园连十公里都没走到。
庄不远竟然一时无语。
“蚁穴地下城(建设中),附加属性:敏锐+1,护甲+1。”
有的警惕地拿起了武器,向旁边缩了缩,生怕骚动波及到自己身上。
“啪啪啪啪!”连续四声打脸,四个游荡者被打得倒飞了出去,趴在地上,呜呜痛哭。
他们口中含着方糖,嗅着那从帐篷里飘出来,若有若无却诱人之极的香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而此时,他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块牌子。
徐建飞乐此不疲,不断在地下扩大自己的范围,这代人估计都是看着地道战长大的,对“深挖洞广积粮”有种由衷的喜悦和*图*书感。
禁止抢劫?
幸好有小石头在,在地下跟着庄不远,正好挖出来了一条地下通道,连接了双方。
庄不远指向了旁边的一块牌子:“上面四个字,哪个字不懂?”
稀稀拉拉的回答,没什么气势。
但是另外一种文字,你大概看得懂吧。
“声音给我大点!”庄不远。
“说不定这战争巨犬都跑不动了,就是个样子货!”
老轰隆笑眯眯地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手中拿着几个锈金的镣铐,咔嚓一声,把几个人锁到了牌子旁边一棵树上,猛然一拽,四个人就被鱼腩似的吊了起来。
四个游荡者嚎叫着冲了上来,庄不远的右手闪电一般扇了出去。
这个小集市里,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摊贩,沿着禁空石墙散落排开,成了一个松散的“小摊一条街”。
上面写了硕大的四个红字:“禁止打劫!”
这些游荡者们,一点点的利益,就可以让他们铤而走险。
庄不远拍拍巴掌,对四个人道:“你们都给我看清楚了,这四个字,念什么?”
庄不远的战争巨犬加帐篷,是这条街上最大的和*图*书“建筑物”,因为来得晚,所以在道路的尽头,算是整个集市的外围了,四周人不多。
“听……听到了……”
庄不远的右手已经蠢蠢欲动。
“禁止打……打……”
然后庄不远看向了身后目瞪口呆的小贩和买家,大声道:“这就是我立下的第一条规矩,今天开始,谁敢在我这一亩三分地打劫,就是跟我过不去!谁敢跟我过不去,我就让他活不下去!听到了没有?”
“禁止打什么?”
庄不远在帐篷里待了一会儿,就又几个人冲了进来:“打劫!把方糖都交出来!”
即便是不在“庄园即我,我即庄园”的情况下,依然对庄不远有着明显的加成作用。
有的抱着肩膀,津津有味地看热闹。
“不,不用……”几个农人转身就跑,吓得像是兔子一样。
你当你是三城十镇呢?
“上!”
帐篷里,柜台后面不远处,一个盖板被掀开来,徐建飞灰头土脸地从地下钻了出来。
这人疯了吗?竟然管这种闲事?
“下面怎么样了?”老轰隆问徐建飞。
在流放纪元,命贱的可不只是农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