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死灵时代·裂变

第14章 父与子(中)

“砰!”
“你本可以变得更强!”
“我的孩子,我骄傲的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成为正义的化身。”
这已经是普通的战士无法思量的力量了,那是对于力量的掌控登堂入室的强者们才能做到的恐怖杀伤力。
“狭隘的信仰束缚了你的天赋!”
大骑士的身体被这一记直拳打的后退,萨鲁法尔扔下战斧,就像是角斗士一样扑了过来,踹出一脚,将乌瑟尔踹到了地面,然后骑在圣骑士身上,萨鲁法尔的重拳如呼啸的攻城锤一样狠狠的砸了下来。
而剩余的四只手臂里则挥舞着随意从地面上捡起的武器,长剑,盾牌,甚至是法杖,在幽魂海妖尖锐的嘶鸣中,刀剑乱舞,冰霜四溅,她一个人就轻松的顶住了整个宫廷的援军,当然,在圣光的牧师和圣骑士加入战场之后,她的幽魂之躯也遭受了被灼伤的痛苦。
“砰!”
“圣光会……制裁你!”
德拉诺什·萨鲁法尔……那是他的儿子!他留在这世界的唯一牵挂……但这一刻,父子之间却以一种谁也无法想象的方式,见面了。
“也不过如此……”
“砰!”
一头微型的冰霜骨龙幻象从萨鲁法尔身后横冲直撞的冲向前方,在圣骑士完全避开的前一刻,那足以封冻一切的寒冰突袭,将乌瑟尔的小半个身体都冰封在了废墟之间。
他看到了德拉诺什……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年轻兽人的身份,那张和他有7分相似的脸,那握着武器的姿势,无一不证明了他是谁。
大骑士用战锤艰难的挡住萨鲁法尔的战斧劈砍,他挥起手,一团灼热的圣光在空中汇聚成战锤的样子,从背后砸向萨鲁法尔的脑袋,但死亡领主就像是若有所感一样,在那光锤砸过来之前,就转过身,用包裹着暗红色死亡能量的左手,精准的扣住了那闪耀不和-图-书断的光锤。
“砰!”
大骑士无法忍受自己笃信的信仰在死亡面前被击溃,灼热的圣光在他身后汇聚成明亮的双翼,那些光芒缠绕在大骑士的盔甲上,联合盔甲的圣纹也在这一刻飘荡出了真正的实体,让大骑士看上去如同降临人间的圣光天使一样。
“砰!”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我的孩子,我的生命,我的统治,我的失败,将在今日抵达终点,而你……”
在死亡领主的召唤物幽魂海妖所到之处,那些勇敢但却羸弱的士兵,会被从地面迸发的冰刺刺穿,或者更恐怖,被直接冰封在致命的冰块中。
“你要记住,我们一直都是以力量和智慧在统治这个国家,我也相信,你会谨慎的使用自己强大的力量。”
“我说!跪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尽管进攻洛丹伦宫廷的只有一名死亡领主,但他掀起的混乱与战争,可比其他的骑士加起来还要恐怖,瓦洛克·萨鲁法尔,黯刃的军事体系里,自神秘的泰瑞昂·黎明之刃向下最强大的领主,死亡对于萨鲁法尔的眷顾是无法形容的,在整个黯刃之中,也唯有曾身为圣光选民的伊瑞尔才能与之相比。
一名骑士发出了仓皇的喊声,在宫殿周围的士兵们向四面八方逃开的那一刻,这洛丹伦王城最具标志性的宫殿,在一阵阵痛苦的呻吟中,被两个强者疯狂战斗的余波波及,在天崩地裂的闷沉响声中,一整个巨大的宫殿都开始向内坍塌。
“砰!”
……
“你辜负了它!”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
老国王看着自己手中冰冷沉重,但却代表着国王身份与权力的权杖,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那权杖举起,点在了阿尔萨斯肩膀上,他低沉而缓慢的声音回荡着,周围的侍卫和图书们也意识到了自己正在旁观极其重要的一幕,他们纷纷挺直了腰杆。
“这就是你笃信的圣光?”
“砰!”
“我的儿子,在你出生的那一天,整个洛丹伦的森林都在默念着你的名字。”
这一幕甚至让周围那些围攻幽魂海妖们的战士忍不住回过头,他们看着那两团被包裹在不同光晕中的人影,武器的碰撞,拳头,双腿,乃至头颅,这就像是两头被困在牢笼中的猛兽,现在他们开始死斗了,在一方将獠牙刺入另一方的血管之前,没有一方会停下。
乌瑟尔手中的战锤被呼啸而来的战斧从中央斩断,大骑士的身体在坠落的废墟中踉跄后退,他艰难的在地面上翻滚,躲开了一块坠下的巨石,他站起身,握紧了断开的武器,在他眼前,萨鲁法尔的盔甲也被圣光融化了大半,但死亡领主只是一声不吭的前冲,在抬头看到乌瑟尔的瞬间,萨鲁法尔的眼睛眯了起来。
在萨鲁法尔回过身的瞬间,大骑士挥起一拳,圣光聚散于手中,如同太阳般的一击,狠狠的砸在了萨鲁法尔的胸口,将死亡领主高大的身躯逼退了好几步。
“滚!滚出这必然落陷的城市……”
在这尘土四溅的宫殿废墟里,死亡领主深吸了一口气,一个庞大而真实的苍白色巨龙之颅在他头顶上闪耀开,乌瑟尔感觉到了死亡能量的汇聚,他猛地跳向另一侧。
在此时的宫廷前方的广场上,疯狂蔓延的寒冰已经将大半个广场都变得晶莹剔透,以亡灵的姿态复生的大海妖还掌握着控水的能力,她被源源不断的赶来的卫兵们围攻,但幽魂之躯让她几乎可以无视那些士兵们砍过来的刀剑,相反,在她每一次挥起三叉戟的时候,都有更多的水流被异化成寒冰之刺。
“跪下!”
“咔!”
在这冰霜覆盖的和-图-书战场最深处,大骑士乌瑟尔的双手虎口都有了鲜血四溅的伤口,眼前这个死亡领主的蛮力实在是太强,而且他的战技毫不花哨,那种直来直往的手段配上这让人惊叹的蛮力,一时间打的乌瑟尔不得不进入了糟糕的防御状态里。
整个大地都在死亡领主的疯狂挥拳中战栗不休,而被他徒手攻击的大骑士乌瑟尔刚开始还在挣扎,但在两三拳之后,他保护全身的圣光护盾都变得飘摇起来,在数秒之后,大骑士反抗的双拳无力的摔在废墟中,他身体之上的那一抹圣光,也在这攻击之下,变得如烛火一样摇摇欲坠。
阿尔萨斯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老国王严厉的目光制止了,他看着自己的儿子,伸出手,将王女手中的王冠拿起,缓缓的,戴在了自己儿子的头顶上。
“狂徒!”
萨鲁法尔站起身,将濒死的乌瑟尔扔在一边,他表现的很冷漠,就像是个真正的无情亡灵,但他身后快速颤抖的左手和冰蓝色眼中闪耀的光芒,却代表着这位死亡领主并不平静的思绪。
泰瑞纳斯王平静而冰冷的声音在国王厅里回荡着,骤然听到这声音,阿尔萨斯王子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他上前一步,对自己的父亲说:
“宫殿!要塌了!快跑!”
整个城市都乱作一团,但相比此时的洛丹伦宫廷的危机,这座城市的混乱也不算什么了。
冰封的冰块被震碎,但乌瑟尔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一个在眼前快速放大的拳头。
加尔鲁什和德拉诺什紧张的握着武器,他们看到了那个怪物是如何正面击溃大骑士乌瑟尔的全景,但兽人与生俱来的勇气让他们无法坐视乌瑟尔就这么被亡灵杀死,而在那带着牛角战盔的死亡领主回过头的那一刻,在看到那双冰冷的双眼的那一刻,两个年轻的兽人同时打了http://m•hetushu•com个寒颤。
不过,如果用一种不太正常的方式去分级的话,萨鲁法尔的死亡侍从,这幽魂海妖,怎么也能被当成SSR级的召唤物了。
“原来两个手脚发软,跑来充英雄的小崽子……”
“砰!”
国王的权杖点在地面上,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响声,看到父亲眼中严肃的光芒,王子咬了咬牙,单膝跪在地上,在他身后,带着兜帽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小姐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她咬着嘴唇,缓缓后退了一步。
“哐!”
就和被泰瑞昂亲手复活的伊瑞尔继承了一部分泰瑞昂的力量一样,被萨鲁法尔征召的幽魂海妖也继承了死亡领主的一部分力量,这让本就武技娴熟的幽魂海妖变得更恐怖,她的长尾在地面上蛇行向前,两只胳膊抓着沉重的银色三叉戟四处乱舞,强大的力量让任何接触到这武器的敌人的躯体都被撕开。
就在如疯兽一样的萨鲁法尔的致命一拳即将砸下的时候,一把冰冷的战锤呼啸着砸向了他的脑袋,死亡领主头也不回的挥起一拳,将那背后袭来的战锤狠狠砸飞,在落地的时候,那战锤已经被冰冷的死亡之力分成了四块。
萨鲁法尔脚下的石块爆开,让自己的身体强行停下了后退,他抬起头,那冰蓝色的双眼盯着严阵以待的乌瑟尔,他伸手拍了拍胸口那个清晰的灼烧拳印,死亡领主的脸上挂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只警告一次!”
“你的力量不纯粹!你根本没有理解它!”
一声呐喊在萨鲁法尔身后响起,那种古怪的口音让死亡领主举起的拳头停在了空中,他缓缓转过头,看到了两个全副武装的年轻兽人正手握战斧,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广场上。
“怪物!冲我来!”
“哗啦!”
萨鲁法尔笑了笑,在大骑士瞪大的双和-图-书眼中,那足以制裁一切的圣光聚合,在死亡骑士的十指之间迸发出能量湮灭的诡异尖啸,那光锤表面迸发出了一丝丝的裂痕,最终在萨鲁法尔的手指合拢之间,被捏成散碎的光羽,在空中彻底爆开。
但如果仅从战斗力来衡量,还稍显稚嫩的伊瑞尔,也完全不是萨鲁法尔的对手,这个兽人在生前是顶级的战士,在死后,那令人惊叹的战斗天赋也没有离他而去。
但就在他挥起战锤砸向萨鲁法尔的那一刻,死亡领主的躯体上也缠绕起了暗红色的光晕,两者如同暴起的猛兽,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直接而致命的攻击在武器的挥舞中迸溅出了最灼热的火花,两股能量的碰撞,也轻而易举的撕开了周围的建筑,那华丽的立柱,脚下光滑如镜的石块,那些旌旗,那些王室的标志,都在能量的风暴中如同脆弱的纸张一样被撕开。
两个亡灵战团的空中骑士已经从天空中进入了洛丹伦的每一个城区,他们在寻找着运送平民的传送阵,以及和城内的守军作战,整个曾繁华的城市在这群被死亡和钢铁武装的战士面前显得如此的脆弱,好在洛丹伦城四分之三的平民已经被转移到了库尔提拉斯,但剩下的那些,也许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在这场战争中,我们节节败退,但真正的胜利,我的儿子,真正的胜利,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鼓舞起你的子民内心的斗志。”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你将在今日,加冕为王!”
“父亲!”
国王厅的气氛在这一刻变得非常凝重,而伴随着侧门的开启,阿尔萨斯的姐姐,很少抛头露面的佳莉娅·米奈希尔王女捧着一顶古老的王冠走入国王厅,她脸上带着一丝悲伤,同时也像是她的父亲一样,看着自己长大的弟弟,眼中充满骄傲。
“快跟我走,父王!我们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