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死灵时代·裂变

第13章 父与子(上)

“嘘……这会有点……疼。”
但却依然没有能让骑士们停下战马奔驰的脚步,最终,在第一排死灵步兵举起沉重斧枪向前劈砍的同时,这一支饱受烈火与爆炸折磨的骑士们,也撞入了亡灵的步兵方阵里。
“手雷!”
数十名死灵步兵被可怕的冲撞撞入天空,但有盔甲的保护,这些亡灵并不会如以前那样,被撞的七零八落,如果这是人类的步兵,肯定会因为躯体碰撞而殒命,但亡灵,亡灵不可怕这些。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不……”
“死亡骑士入城了,父王,快跟我来,我和安娜会护送着你离开!”
在他身后,最忠诚的护卫们寸步不离的守在国王身边。
萨鲁法尔用亡灵特有的空洞声音说了一句,他略微思考了一下,便将自己的战斧背回身后,在手指跳动之间,一把银色的,沉重的,点缀着深厚的娜迦风格的海潮三叉戟出现在了他手中,他将战戟点在地面,一阵海潮涌动的声响在死亡骑士身后出现,片刻之后,一个诡异的,像是幽灵一样的巨大身影出现在了他身后。
话音落下,黯刃骑士团中最强大的死亡领主脚下的石块彻底崩溃,他的身影化为一道暗红色的闪电,狠狠的砸向了严阵以待的大骑士乌瑟尔,在他身后,那娜迦的幽魂活动着六只手臂,在头顶如小蛇一样的头发乱舞之间,在娜迦的海妖魔法呼唤中,冰冷的灵魂之潮在海妖战士沙哑的笑声中,也将其他人类卷入了这,最致命的战场。
低沉的枪声响彻了整个阵地,数十个纵马狂奔的骑士都在雷鸣般的枪声中被击落,这玩意没有连射机枪那么霸道,从发射方式来讲,它更像是威力强大,而且不需要强调准头的霰弹枪,使用的是杀伤力和穿透力十足的独头弹,在这种距离上,就连圣骑士的防御光环,都无法抵抗这子弹的正面攻击。
“亡灵,止步!”
“哐!”
……
国王厅的大门被推开,一脸焦急的阿尔萨斯王子冲入房间里,他对自己的父亲和图书喊到:
面对完成了全面换装的死灵军团,人类骑士引以为傲的集群冲撞的效果已经被大大减弱,在冲破了前3排的亡灵步兵之后,加瑟里斯感觉到了胯下战马的颤抖,骑士冲锋的动能,即将耗尽了。
“格洛库什那边快结束了……提瑞斯法壁垒的士兵们正在后撤。”
又一声命令下达,前三排的亡灵步兵们从盔甲上抓下黑色的手雷,用尽力气,朝着前方的大地扔了出去,这些会爆炸的小玩意是曾经的炼金炸弹的最新式产品,黑铁区的工程师们将体积庞大的炼金炸弹制作成了单兵武器,在填装了最新式的地精火药之后,这拳头大小的炸弹起爆时的威力不亚于那些傻大黑粗的炼金产品。
在矮人们的吼叫声中,狮鹫骑士飞快的冲上天空,但他们在冲入天际的瞬间,就被从云层之上出现的近千名死亡鸦人死死的缠在了天空的战场上,狮鹫骑士是人类帝国的主要空中力量,但相比黯刃军团里的死灵鸦人的数目,他们简直堪称稀有生物,更不用说对比天灾亡灵那让人恐惧的石像鬼大潮了。
在骑士们冲到亡灵阵地近70米的距离的时候,双方阵地的冲撞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发生,但黑色的静寂无声的亡灵步兵方阵并没有一丝的慌乱,在下级骑士的喝令中,步兵们将手中沉重的新式斧枪抬起,在一秒之后齐齐开火。
但他们不能后退,亦无法后退,在亡灵炮火的侵袭中,整个提瑞斯法壁垒的防线都处于一种即将崩溃的状态,一旦这里失守,近在咫尺的洛丹伦城将无险可守,如果他们在四面八方围堵的亡灵军阵面前无法取得胜利,那么勇敢的战死,就成为了骑士们对忠诚最好的诠释。
大地巍峨的震动,王国骑士咬着牙,以一种彪悍而又悲壮的气势,顶着亡灵的枪林弹雨继续向前,在阳光透过硝烟照射的光芒中,大地上溅起的尘土,空气中迸溅的血雾,那种诡异的战场的味道,那灼热的风,两侧飞快向后的惨烈风景,www•hetushu.com这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们,这会是一趟有来无回的决死反击。
“跪下!”
这一幕,足以让任何战士感觉到荣耀……尽管,这种值得尊敬的牺牲,无法换来他们想要的胜利。
圣骑士们的防御光环对于这种纯粹的物理攻击能起到一定的防御作用,但面对射速极快的蒸汽机枪的攒射,他们冲锋的每一秒,都不断的有勇武的骑士被子弹击中躯体,在血雾弥散之间失去生命。
“轰!”
“嘿,老骑士……喜欢我们的新武器吗?”
黑铁区的地精攻城师们制作的蒸汽动力盔甲已经濒临报废,但是在报废之前,格洛库什和萨鲁法尔联手摧毁了人类在壁垒两侧的山壁上修建的防御石堡,在蒸汽坦克部队也全灭之后,这两套士官型的蒸汽动力盔甲也算是光荣的完成了战场试验的步骤。
“砰!”
格洛库什一手扛着战斧,一手握着沉重的霰弹枪,他歪着脑袋,看了一眼愤怒的元帅,他轻声说:
在军阵前方,死亡领主格洛库什站在一台黑色的蒸汽坦克的顶端,他身上穿着的试用型战甲的外壳都在多次冲撞之间变得坑坑洼洼,胸口的防御甲板被整个掀开,在那铁板之下,快速活动的齿轮和晶石之间不断的迸发出一丝丝火花,看上去非常的不稳定,领主的左拳也因为反复碰撞而失去了灵活运转的能力,但他显得越发高大的身影,却带着一丝沙场归来的凶悍。
“嗷嗷嗷!”
国王转过身,看着自己已经长大的儿子,他浑浊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欣慰,下一刻,国王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为了圣光!”
显然,他们从提瑞斯法壁垒的战场上脱离,是来执行突袭任务的。
“我们要从空中进攻洛丹伦城吗?领主?”
圣骑士们鼓荡起身体里的能量,将温暖的圣光如幕布一样缠绕在周围的同伴们身上,来加强他们的防御力和对亡灵的杀伤力,而面对这如山石流沙一样滚滚而来的冲锋,在到达战场的亡灵方阵的前方,一hetushu.com排排亡灵步兵们则在死亡骑士们的指挥下,端起了手中沉重的斧枪。
但很可惜,他做不到了。
“冲锋!”
萨鲁法尔看着下方那座屹立在大地之上的白色城市,他轻声吩咐了一句,然后从背后抽出了自己战斧,在手中缰绳的摇晃下,巨大的骨龙收拢双翼,从高空中飞速的坠下,在黄昏时分的天际,一个黑色的生物从天空坠向大地,这一幕立刻引起了洛丹伦城飞行中队的注意。
格洛库什看着陷入亡灵步兵包围之中的人类骑士的前锋,他活动着身体,将自己从已经报废的蒸汽动力装甲中脱离出来,他伸手接过副官递来的符文战斧,他的左手狠狠向前劈下。
骸骨巨龙在掠过洛丹伦城宫廷的时刻,它低下头,将冰冷的,如同寒冰暴雪一样的冰雪吐息覆盖在了下方的宫廷之上,那些守卫宫廷的卫士们顷刻间死伤惨重。
格洛库什一斧子逼退了加瑟里斯,然后从背后抽出一把暗金色的狰狞霰弹枪,在几乎0距离的情况下,对着加瑟里斯和他的战马开了一枪,那承载着元帅冲锋的战马的脑袋在独头弹的爆炸中被掀开了三分之一,在血肉四溅之间,这战死的生灵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它背后的元帅扔在了地面上。
早已经严阵以待的死亡骑士们终于得到了命令,在沉寂的阵地两侧,身披厚重盔甲,手握符文武器的重甲骑士们如两支射出的利箭,暗红色的死亡能量缠绕在他们的躯体上,在摄人心魄的冰冷气势中,这些死亡骑士如尖刀一样刺入了后方有些混乱的人类骑士的阵营中。
“大骑士是我的……”
那是被他亲手斩杀的大海妖战士瓦斯琪的灵魂,在通灵魔法的作用下,这个强大的灵魂被束缚在生前的武器中,成为了死亡领主特有的召唤物。
吼叫着想要让骑士们后撤的加瑟里斯元帅手中的武器与劈下的战斧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他胯下的战马发出了一声悲鸣,在身边死灵步兵用斧枪蛮横的劈砍中,这不断后退的宝马良驹身上的披和*图*书甲被撕开,它也已经坚持到了最后。
在原本的洛丹米尔湖,现在的达拉然海峡的外围,这片被萨格拉斯之眼的轰击彻底改变了地形的地面上,怪异的隆起了一堆阶梯般的山石,海峡下方的海水幽深而冰冷,就像是蕴藏着某种晦暗的秘密一样。
老元帅抬起头,看着亡灵步兵方阵后方的黑色陆战坦克,以及站在坦克上,正看着他的死亡领主格洛库什,他从那死灵的双眼中,看到了一抹冷漠与不加掩饰的嘲弄。
在呼啸着砸下的炮弹与地面的震动中,忠勇的骑士们从提瑞斯法壁垒两侧的营地中冲了出来,他们骑在披甲的战马上,在高阶骑士们的带领下,向眼前不断突破的死亡骑士们发动了冲锋。
在人马嘶鸣,一片混乱的战场上,披头撒发的老元帅握着武器爬起来,就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枪口,还散发着青色的硝烟,正稳稳的抵在他的额头。
萨鲁法尔的副官,一名身材高大的德莱尼死亡骑士问到:“这座城市里没有多少守军了,只要有后续的援军,我们有很大的把握,能一次突袭拿下它。”
“轰!”
萨鲁法尔将战戟丢给身后的海妖幽灵,然后再次抽出战斧,活动了一下肩膀,在发动冲锋之前,他冷漠的吩咐了一句:
在海峡上空,萨鲁法尔坐在自己的骨龙上,在他身后,是两个战团联合在一起的飞行联队,每一条骨龙和死灵飞龙背后都坐满了全副武装的死亡骑士,负载已经达到了极限。
而在冰冷的风暴中,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最后稳稳的落在了宫廷中央的宫殿前方,萨鲁法尔站在被冰霜覆盖的大地上,在他眼前,忠诚的洛丹伦王室侍从和圣骑士以及宫廷法师从各个方向冲了过来,将他前进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
格洛库什平静的在充斥着冰冷死亡与鲜血硝烟的阵地上奔驰而来的人类骑士,在骑士们最前方,是头发花白的加瑟里斯元帅,这全身浴血的老元帅高举着长剑,在亡灵的炮火掀起的烟尘中,带着他的骑士们疯狂的奔向最后m.hetushu.com的终点。
“不!阿尔萨斯,该离开的人不是我……”
“开火!”
“别让其他人来,打扰我!”
“砰砰砰!”
数百枚手雷被扔向骑士们即将踏足的大地,随后亮起的火光让冲锋的骑士们眼前一亮,随后就被灼热的烟幕和强烈的爆炸彻底吞噬,人和战马被炸碎的躯体在战场上四溅开,那雷鸣般的声响,也让那些经受过训练的战马产生了短暂的慌乱,让人类骑士们的集群冲锋变得松散了一些。
萨鲁法尔被包围了,但面对那些对他怒目而视的人类,死亡领主内心毫无波动,他向前踏出一步,下一刻,一道金色的光锤就砸在了他脚下,萨鲁法尔抬起头,在那群士兵的后方,大骑士乌瑟尔正手持战锤,一脸冷漠的看着他。
“嗯……一个好对手。”
死亡和圣光力量碰撞带起的能量闪电在宫廷上方飘荡着,老迈的泰瑞纳斯王拄着自己的手杖,看着头顶上轰鸣的能量在空中炸开,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毫无表情,谁也无法预测到这位国王内心的想法。
仿佛是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一样。
在双方间隔近200米的距离上,亡灵步兵方阵后方黑色的蒸汽坦克上,以及被摆在方阵两侧的连射机枪轰然开火,在强烈的枪林弹雨之间,那疯狂前冲的第一排骑士们在鲜血四溅之间翻身落马,但他们后方的骑士并没有停下冲锋,这些王国最忠勇的骑士的速度甚至都没有变化。
人类的骑士撞在死灵的方阵上,为首的加瑟里斯元帅身体里充满了愤怒的力量,这个老骑士挥舞着自己的重剑,奋力劈砍着眼前穿着盔甲的死灵步兵,他想要像以前的战争那样,将战马眼前拦路的敌人统统撞飞,凭借战马的冲击力,将敌人的阵营彻底穿凿。
“砰!”
“这不正是我们来此的目的吗?玛尔达拉,你带着你的联队去破坏城市里还在运转的传送门,其他骑士分开四队,去四个城区阻断平民们逃离的路线,将他们收拢起来,我来负责这城市的宫廷……米奈希尔王室,他们应该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