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死灵时代·裂变

第15章 父与子(下)

“我说,戴上它!”
“让我这把老骨头,就在焚尽旧时代的烈焰里死去吧,作为我的时代的终结,阿尔萨斯,你说你没做好准备,但我的儿子,命运,它不会给你太多做准备的时间,它会推着你进入未来,它会教会你成为国王,我相信,你会比我更出色,在未来的那个时代里,属于米奈希尔的荣光必将继续飘荡在这个世界的天空。”
“让我们来结束这恶心的一切吧!那些平民,谁也别想跑!”
一切,皆为灰烬;一切,即将新生。
这挑衅并没有让萨鲁法尔愤怒起来,死亡领主只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老国王,他从那双浑浊的眼睛里没有看到恐惧,只有置之死地的勇气。
“兰娜瑟尔小姐……别来无恙啊!”
萨鲁法尔松开双手,鼻青脸肿的,被打入昏迷的加尔鲁什和德拉诺什被扔在一边,萨鲁法尔慢步上前,他伸出左手,一缕苍白色的寒冰在他手中飞快延展,最终成为了一把锋利的长剑,他看着眼前的泰瑞纳斯王,他轻声说:
“哦,他说什么?”
“我已经很老了,阿尔萨斯,还有吉安娜,还有我的女儿佳莉娅,和我同一时代的人都已经凋零,洛萨还在苦苦支撑着这个帝国,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统治者,总是意气用事,总是不屑于使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有一种理想主义者的做派,我曾认为他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但……”
“我犯了一个错误,那个错误将你送入了最可怕最黑暗的地狱里,我很抱歉,但现在……我必须要保护人类帝国最后的平民撤离,这是我的使命,所以……来吧,露米娜斯。”
王室的护卫们看看王子,又看看老国王,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甚至不知道该听谁的命令,吉安娜上前一步,拉住了激动的阿尔萨斯的手臂,但面对儿子的呐喊,老国王却非常的镇定,他看着自己的儿子,似乎要将这影像刻在自己脑海里。
“露米娜斯·阳痕,我很抱歉我曾对你做的一切……那时候的我,太娇纵,太幼稚了。”
死亡领主伸出双手,握住了腰间的两把黑色符文剑,她后头看了一www.hetushu•com眼自己的禁卫军,她甩了甩头发:
“不!陛下说……”
在萨鲁法尔冰冷的气息爆发之间,国王厅的外部宫殿飞快的凝聚起沉重的寒霜,然后在死亡领主抬起脚踹动大门的那一刻,小半个宫墙都与之一起倒塌。
每次想起这件事,露米娜斯都会恨得牙痒痒,但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她胆大包天的参与到了娜萨的“自杀行动”里,真的,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那只是一个玩笑……
老国王笑了笑,他的双眼殷红,就像是道别一样,他对自己的儿女挥了挥手:
“我还以为,泰瑞昂会亲自来。”
在露米娜斯眼前,太阳王的贴身侍从官,曾经的大法师兰娜瑟尔以一种平静的目光看着突袭者,露米娜斯的双剑被精准的挡在她眼前,而在兰娜瑟尔手中,银色的,龙爪雕饰的,散发着庞大能量波动的上古龙铸之刃,奎尔萨拉斯的力量象征,圣剑奎尔德拉正在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嗡鸣。
是的,这不是黯刃的主战场,这里没有一个可以摧毁一切城市的战团,这里有的,只是一群群狼人,一群群人形的野兽,不好控制,很难服从命令,完全不是好的士兵,尤其是那些刚刚转化的狼人,几乎不听从任何人的指示。
这一次蛮横而让人恐惧的进攻结束之后,这一段城墙都被肃清,而跟随在露米娜斯身后的死亡骑士们纷纷跳到城墙上,开始以惊人的效率杀戮起来。
那些卫士们举着盾牌护卫在国王前方,在他们眼前的道路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抓着两个昏迷的年轻兽人,正一步一步走向国王厅,在他身后,幽魂海妖就像是噩梦中的恶灵一样,随手挥起三叉戟,将拦路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杀死。
“但结果证明,是我错了,洛萨也许走的不是正确的道路,但我……我同样行走在上一个时代的轨迹里,我的儿子,你要记住,新时代已经来了,这个国家未来的命运交到你手里了,我已经履行了一辈子国王的职责,现在……让我逃避一次吧。”
他在王座上舒展开身体,就像是一个普通的http://m.hetushu.com老人一样,他有多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这老迈的国王在这一刻就像是垂暮的狮子一样,一股凛然的气势在他身体周围荡漾着,他高声说道:
阿尔萨斯艰难的反驳到:
泰瑞纳斯王发出了低沉的声音,他看着阿尔萨斯:
“是的,泰瑞纳斯陛下,请不要将这艰难的选择交给阿尔萨斯。”
露米娜斯血红色的双眼里跳动着一抹名为憎恨的光芒,她的身影如起落的燕子一样,在地面上两个起跳之间,就挥舞着长剑,带着无比厚重的冰霜,狠狠的撞向带领着破法者抵御狼人狂潮的兰娜瑟尔的脖颈。
“唰!”
“唰!”
“父亲!”
在吉尔尼斯最南方的城市外围,在骨龙“女王”的背后,穿着纤细的黑色盔甲的死亡领主露米娜斯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城市,她火红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在她身后,是她的空中禁卫,而在她下方的地面上,则是一群群被愤怒控制的狼人。
“结果来的,只是他的狗腿子。”
“去吧,去做大事……我会在另一个世界,为你们祈福的。现在,让我保留最后的体面吧。”
死亡领主眼中已经看到了兰娜瑟尔被一击斩首的场景,那是个法师,被死亡骑士这样的突袭击中,她死定了!
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和这个国家未来的……王后,他闭上眼睛,轻声说:
露米娜斯咬着牙,看着那些野兽一样的狼人冲上城墙,然后又被本地的士兵和高等精灵们的法师赶下去,再没有纪律,没有智慧的情况下,想要突破吉尔尼斯最后的城市,仅靠这些狼人……未免有点太不现实了。
“他试图恐吓我吗?恐吓一个早已经不畏惧一切的老头子?”
死灵都是一群疯子,作为死灵的一员,再没有谁比露米娜斯更清楚这一点。
“阿尔萨斯的痛苦和悲剧,将由你来承担……作为交换,你的儿子,会成为下一个时代的伟人。”
“区区一座小城市,1天的时间都没能攻下来,这些狼人该是有多弱!”
老国王已经无法反驳了,他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消散,在和-图-书黑暗的幕布笼罩视界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在死亡领主身后,那恍如熊熊燃烧的城市,那无形的火焰,窜入天空,那黑色的……那冷漠的未来,如灰烬一般凋零于大地之上,用自己最后的余热,温暖终会复苏的未来。
但这十拿九稳的幻象,却以一声低沉的刀刃碰撞声宣告结束。
露米娜斯纤细的身影精准的坠落在了这些寒冰之中,她双手的黑色符文剑挥起,两把由死亡能量铸就的,冰冷而残酷的镰刀在她手中盘旋着,在呼啸而过之间,将周围的所有冰块,都砍成了漫天飞舞的冰屑,连同其中包裹的生命一起,被送入了死寒的地狱中。
银色的上古圣剑发出了一声嗡鸣,在颤抖之间归于一条银色的利刃,兰娜瑟尔活动着肩膀,看着眼前满身缠绕着杀意的死亡领主,她将圣剑放在眼前,身影诡异的一分为三,她低声说:
泰瑞纳斯王看着萨鲁法尔和他手中抓着的两个昏迷的兽人,他不屑的说:
面对阿尔萨斯和吉安娜的劝说,老国王洒然一笑,他向前走动了几步,坐在了国王厅的王座上,在这个时刻,这已经维持了数十年的国王的体统被扔到了一边,老国王就像是彻底放下了一切一样,那些权谋,那些诡计,那些为了让洛丹伦不断壮大而采取的,不那么光明的行为,这一切,都被他扔掉了。
“但您,您才是应该带领他们的人!而不是我!”
“一个国王不应该抛弃自己的国土,我已经决意和洛丹伦城共存亡,但米奈希尔的传承必须维持下去,相比我的选择,我的儿子,你所承担的使命更加沉重,这城市里还有数万没能转移的人民,你要带着他们离开这里!”
“戴上你的王冠!”
老国王舒了口气,将自己头顶的王冠放在一边,他活动着脖子,低声咕哝着:
“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也不能看着我的父亲将自己的命运置身于地狱之中,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您离开,在这里!在那些亡灵手里。”
她是牺牲品,是泰瑞昂用来整肃黯刃内部的山头势力的牺牲品,这一点露米娜斯也很清楚,但她不敢和*图*书忤逆泰瑞昂的意志,她很清楚自己的首领内心里隐藏着什么样冰冷的黑暗,一旦真的惹怒了他,恐怕就不是丢去职位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阿尔萨斯握紧了拳头,他向前一步,还想要说些什么,但一阵阵的爆鸣从宫廷之外传来,显然,那个入侵者已经侵入了这里,卫士们拔出长剑,吉安娜咬着牙,抓着挚爱之人的手臂,她的另一只手抓住了佳莉娅公主的手腕,那位公主已经泣不成声。
显然,这把圣剑有了新的主人,而现在,它正在为保护新主人而战。
兰娜瑟尔看着眼前癫狂的死亡领主,她以非常成熟的姿态叹了口气:
“唰!”
“我就知道,人类帝国不肯就这么老老实实的接受自己的终末,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苟延残喘!”
尘土四溅,在黄昏的光芒照进宫殿的那一刻,忠诚的卫士们吼叫着,朝着他们根本无法对抗的敌人冲了过来,死亡能量在地下涌动,那些卫士们甚至还没有冲到萨鲁法尔身边,就被严酷的冰霜冻结成了奔跑的雕塑。
在一片沉寂的国王厅中,阿尔萨斯将自己头顶的王冠抓了下来,他站起身,看着自己的老父亲,他沉声说:
“放开我!吉安娜!我说!放开我……”
“去卡利姆多,在那陌生的大地上,重铸洛丹伦!”
她对老国王点了点头,传送术的光芒在这一刻亮起,阿尔萨斯的怒吼声也同时响起:
“去,告诉洛萨,告诉洛丹伦的所有人……泰瑞纳斯死了,死在自己的宫殿里,不是以国王的身份,而是以战士的身份死去……”
三个人消失在了大厅之中,老国王摇了摇头,伸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他抬起手,艰难的将放在王座边的长剑抓起,拄在身前,他甚至连举剑的力量都没有了。
死亡领主漫步掠过那些雕塑,最终,他站在了国王厅的中央,在他眼前,老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正坐在王座上,双手拄着长剑,用一种平静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送葬者。
露米娜斯不喜欢这些过度“自由”的野兽,如果可以,她更希望自己指挥的,是地狱火战团的精锐战士,听说hetushu•com自己的战团是第一个完成换装的,但那由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战团,如今已经落在了达纳斯·托尔贝恩的手里。
“我不想当国王!现在不是时候!”
她能感觉到阿尔萨斯的挣扎,但在吉安娜抬起头的那一刻,她看到了老国王眼中的鼓励,以及嘱托,无声的嘱托。
“阿尔萨斯需要您的帮助,而不是将一个沉重的使命扔给他,自己选择离开……陛下!你不能这么任性!”
萨鲁法尔摇了摇头,他伸出手,将老国王固定在王座上,左手的长剑在这一刻向前递出,精准的刺穿了他的心脏,在米奈希尔二世眼中浮现出痛苦的时候,死亡领主在他耳边说:
这句话让老国王瞪大了眼睛,片刻之后,他发出了沙哑的笑声:
“卫士们!带着泰瑞纳斯国王和我的姐姐,跟我一起离开这里!我父亲的统治还没结束,整个洛丹伦都需要您!”
老国王轻声问到:
……
吉安娜作为外人,她本不该在这种场合下开口,但父亲的陨落和国家的创伤让吉安娜忍不住开口说道:
“如果命运不服从,如果命运不肯改变……那么我们会修改它,直到它顺延陛下的意志为止……最后,欢迎加入黯刃,泰瑞纳斯·米奈希尔!”
“天呐,这玩意可真沉……”
“我受够了!”
正规军和混乱者们的差距是如此的明显,在露米娜斯冲入战场之后不到10分钟,暮色港的第一道城门就此沦陷,但在冲向被第二道城墙保护起来的城市的时候,死亡领主却在那些严阵以待的高等精灵破法者的群体中,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
“陛下确实未亲自前来,但他让我带一句话给你,泰瑞纳斯……”
“就让我用剑刃道歉吧……如果你能听懂的话……”
“哐!”
“陛下的话,就是命运……”
“呵呵呵,这种口气,狂妄自大……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为他能主宰一切?”
在露米娜斯冰冷的意志中,巨大的骨龙从天而降,呼啸着将寒冷的吐息喷在了眼前暮色港的城墙上,数十个吉尔尼斯士兵和好几个高等精灵战斗法师被冰封在吐息之间,他们还没死,但他们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