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章 排兵布阵

二人心里真是苦笑不已,他们没想到,贾琮会早早挖下这样一个大坑给他们。
这是贾琮当初南下时,留在东府的数十亲兵,耗费二年功夫挖掘出的逃命通道。
韩涛、姚元二人闻言,满头大汗,连声应道:“属下明白!”
贾琮点点头,道:“行了,那你们就在这,和郭郧、展鹏、沈浪他们商议一下该如何行动,我去后面看看。”
贾琮咽下一口汤,抬眼看了两人一眼,道:“我不用你们感激万分,俗话说的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既然我交下大权给你们,如今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了,轮到你们表现了。”
也不知这场血战之后,他二人还在不在?
“好了好了。”
贾琮已经用完午饭,正在吃茶。
此言一出,展鹏、沈浪、魏晨三人都变了面色。
两人原以为贾琮这是求自保之道,以免让宫里那位忌惮,主动分权。
“有问题么?”
南北镇抚司镇抚使韩涛、姚元并指挥佥事魏晨都已在前厅恭候多时。
贾琮只负责给官帽子、给粮饷还给他们撑腰扎台。
独孤意深吸一口气,一个军礼扎下,大声道:“绝不辜负大人信任!”
韩涛、姚元知道,锦衣佥事魏晨几次三番劝谏贾琮此法不可取,但都未被贾琮采纳,依旧放大权给他们。
李蓉忙点头道:“都在下面。”
韩涛、姚元不再多言,领命而去。
她看到贾琮进来,轻轻呼出口气,自江南至今多时,所见所闻比当初何止增长了十倍。
李蓉和图书跟在贾琮身后,小声道:“大人,西府已经派了十几拨人来,让大人一旦回府,立刻过去。”
这四人为何人?
当前一人便是李蓉。
直到今日,两人才明白了贾琮的“良苦用心”。
韩涛、姚元二人闻言忙从桌几旁站起身,心里都有些忐忑,躬身道:“大人信重,属下万分感激!”
效果……
都中这几日的气氛怪异中透着凝重,虽然还在一片宁寂中,但种种迹象无不显示,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们扪心自问,自锦衣亲军成军以来,可曾出现过你二人这般大权在握的镇抚使?”
他们眼中甚至只有顶头镇抚使,而不认指挥使。
说着,目光看向了展鹏、沈浪。
当初贾琮在龙首原遇伏击,若非独孤意临危不乱,果断接过指挥权,并下令王程、孙超、赵衷三人听从于他,这才以极小的代价,击杀伏兵,护得贾琮安危,那么当日贾琮就算能逃出生天,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消息太震撼,也太惊人了!
人家说的没错,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喂了他们这么久,让他们爽的飞起,这会儿到了拼命之时,他们要是敢玩忽职守耍一点心机,贾琮斩他们,普天之下都没人会说他不对。
早在贾琮从江南折返回来,就将都中复建锦衣卫架子的大权分给他们二人。
贾琮自城外折返神京贾家东府时,业已到了申时初刻。
贾琮点点头后,李蓉忙走至耳房东北角一处显旧的珊瑚迎门柜边hetushu.com,掰下一处卡棍,然后用力往一边一推,露出后面一道小门来。
并且做到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将他的亲兵连郭郧在内,和他一支八百人的直属缇骑队伍,共一千两百人,交给了四人在秦岭内指挥轮训。
贾琮回至宁安堂,却未进正堂,而是走到附近一间不起眼的耳房前,推门而入。
韩涛、姚元甚至都一度怀疑,曾经精明的不似年轻人的贾琮,是不是真的不懂官场上的做派。
不过贾琮没给他们功夫继续去震撼吃惊,道:“时间不等人,没其他事你们下去公干罢。”
这样的好上级,惹得多少人艳羡的红透了眼珠子。
除却郭郧手下的八百指挥使直属缇骑、展鹏手中上千但远还未满额的缇骑队伍,以及沈浪麾下一支千户人马,同样未满额,连贾琮的亲兵一起算上,贾琮能够直接动用的兵力,都不足三千。
刚一落地,就听一道幽幽似呢喃一般的女声,欢喜道:“呀,是三叔叔回来了!”
贾琮微微颔首道:“知道了。”
四十多名领军锦衣百户,皆为二人一手简拔而起,可谓心腹中的心腹。
贾琮打断独孤意的效忠宣言,这会儿他听不得这些,太玄乎,下令道:“从现在起,包括郭郧、展鹏、沈浪、魏晨,和他们麾下的近三千兵马,全部听从你们调令。我只有三个要求,第一,务必保证两府家眷安全!地可失,门楼、前厅什么的损伤都可接受,但要到二门为止。第二,尽量和图书保存力量。火器放开了打,不用心疼子药。一会儿展鹏给你们说一下咱们的家底儿,火器之威,你们也清楚。我们的兵力有限,每一人都忠诚难得。第三嘛,就是要保证我的安危周全。我无事,则再大的失败也可扭转,大不了从头来过。我若有事,如今的所有全都要灰飞烟灭。明白吗?”
但独孤意看起来,也不过连三十都不到。
皇朝上层之间斗争之惨烈冷酷,比她所熟悉的江湖还要狠辣三分。
但他们没想到,这个时候,贾琮会召集四人前来。
“你们要权,我给。要银子,我也给。要官帽子,我还给。南北镇抚司的公务,我几乎从未过问过。”
即使在,他们手下还能留下几人……
贾琮问道:“都在下面么?”
贾琮打开门,还未下台阶,便听到里面的大笑声阵阵传来。
见两人面带苦涩的站在那,贾琮疑惑问道。
听闻此言,王程、孙超、赵衷三人看向独孤意。
贾琮就见一身着浅紫色刺绣藤纹素软缎交领对襟中衣,下面是一流云蝙蝠挑线裙的年轻女子,眉眼如画的站在那,屈膝福礼问安。
韩涛忙道:“没有没有,只是大人,属下手下初建成军,战力浅薄,不知能否……”
耳房内坐着两人,虽是女子,却都是劲装打扮。
这,就是眼前这位少年权贵的手笔!
但知道的越多,也越发小心。
等他二人离开后,贾琮看向郭郧,道:“将王程、孙超、赵衷、独孤意四人喊来。”
少不得,www.hetushu.com会有一场血战啊!
至少郭郧、展鹏、沈浪见过的三人,无不心服口服。
贾琮摇头道:“若无其他事,展鹏、沈浪身为南北镇抚司下属千户,自该受你二人节制调度。但折返回京时,陛下告诉我,太后明日要去龙首原武王府看看王爷……我不得不亲自调度精锐兵马,前去护驾。你们两个要明白一点,如果太后出现任何闪失,不管我们在其他地方做的再好,都难逃抄家灭族的下场。”
也是那一战,贾琮看出了四人高超的领兵才能。
……
惊艳!
因为昨日就提前派人请了四人归来,所以这会儿没有等太久功夫,四人就被带至前厅。
武王亲卫也!
其余的一万多锦衣卫人马,悉数由韩涛、姚元去任命直掌。
说罢,不给面色微变的韩涛、姚元表态的机会,道:“近二年来都中不太平,风波不断。此次天子离京,料定必有贼人生乱。如今锦衣卫在都中的力量多是你二人直接掌控,本座不愿跨级指挥,所以,就将都中安危交给你们。自朱雀大街,分东西二城。北镇抚司掌西城,南镇抚司掌东城。现在是申时,到戌时初刻(晚上七点),开始实行宵禁。到戌时三刻,不管任何人,不管是王子皇孙,还是皇亲国戚,不管是风流名士,还是当代大儒。谁敢在大街上晃悠,即刻缉拿下狱。敢有反抗者,可先斩后奏!顺天府、长安、万年二县衙门、五城兵马司再加上锦衣卫,你们商量着划分具体片区。具体怎么做,你们hetushu.com自己商议,我不理会。但一旦有事,有敢不死战不退者,都中出现一点闪失,我先斩你们。明白吗?”
四人当中,年纪最大的独孤意显然是头儿。
而且还特意在这间耳房下,挖掘了三间不小密室。
可是明白又如何?
等四人到来后,贾琮目光微微幽深的看着四人,道:“上一回你们对我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报答。名爵富贵,估计你们也看不上。若是想要,王府那边随便把你们安排下去,以你们的本事,一个参将跑不了。若是拿金银美人来报答,那是在羞辱你们。大丈夫胸怀韬略,这些自可一手拼搏。思前想后,我也才勉强想到,如你们这般有领军之能的将校,合该成为领兵大将,带兵厮杀,而不该只当一个亲卫。如今天下还算太平,纵是英雄也没有太多用武之地。但眼下倒是极可能有一场战事,你们愿意不愿意领兵作战一回?”
独孤意看着贾琮,沉稳道:“冠军侯之言,极合我等心意。能得信任,便是我等荣耀。我四人原是武王亲卫遗孤,武王亲自抚养教诲我等长大,所以……”
太后去武王府!
然后走下台阶。
贾琮没有多言,让厨房立刻上了午餐,一边饕餮大吃,一边问话:“韩涛、姚元,这些日子来,我共批复下去四十五个锦衣百户的帽子,韩涛占了二十三人,姚元占了二十二人。按制,锦衣卫在神京城有六个千户军制。除却展鹏、沈浪两人各占一个外,还有四个,如今这四个千户军制全被你二人掌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