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九章 圣驾出京

原以为是贾家犯了事,天子来抄家,谁曾想,是那个鳖孙的勾当!!
崇康帝还未言,较之当年苍老许多的宁则臣皱着白眉斥道:“混账话!圣驾出京行围自然是大事,百姓含冤难道就是小事?冠军侯也是读书之人,当知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圣人之言。”
但越是如此,贾琮心里就越是忌惮。
从贾政书房清客,到十七八个前院管事仆从,再到后院三十多个管事媳妇、嬷嬷和丫鬟,几乎在一瞬间被拿下!
虽不复往日谪仙下凡般的风采,显得有些狼狈,但崇康帝却没想治他御前失仪之罪,反而赞许他忠于王事。
连贾政心里也不痛快了,盖因那被抓的清客,文墨功夫极老道,人也长的方正气派。
此言一出,宗室诸王们一连串的马屁拍出,让随驾文武们看到了剩余宗室们的成色……
占据大半天公侯街的贾家东西二府,此刻全部戒严,许进不许出!
京兆府尹是衣紫袍配银印的高配大员,贾琮更是当朝一等冠军候,哪里只能将天子送出城门就能了账?
这位亲王,怕是装不了许久了。
他们要一直护送崇康帝出京三十里,才能折返回京。
看着那一张张绝望的脸,贾琮到底不落忍,吩咐了将这些人全部带入诏狱,事后过问他们的鸣冤之事,也算平复一下良心的谴责……
一身威仪何其重也,连寻常亲王与其相对,都要礼让三分。
此事王熙凤解释不了,带队的李蓉淡淡道:“这些人每十日或者每月,都会和外面勾连一回,用贾家的消息,换取一定银两。此事断http://m.hetushu•com无差错,大人很早前就发现了。只因不愿打草惊蛇,才没有早早动手。大人说,就算之前除去她们,外面对贾家贼心不死,也会再安插其她人进来,说不定就发现不得了,所以才留到今日。但现在形势渐危,大人担心他们不安分,尤其是在水房和厨房的那几个,若果真动了黑心思,后果不堪设想。”
这等变故,唬的贾母、贾政、王夫人等人无不亡魂大冒。
不止为了防止刺客,还要防止有人拦圣驾告御状,上访……
可这样文雅的儒士,却被抓猪狗一般被打倒拿下,斯文扫地!
这个大日子,若让七八个告御状的百姓拦下,崇康帝不可能当着万民不理会,可真要理会,今日出行也就泡汤了。
贾母话音刚落地,忽听身边宝玉惊叫一声:“坏了,林妹妹呢?林妹妹怎还没来?”
从卯时初刻起(凌晨五点),一直到巳时末刻(十一点),圣驾才终于出了明德门。
太常寺布置的礼乐队伍浩浩荡荡,帝王之乐贯穿了整座神京城。
崇康帝眼眸微眯,目光幽幽的看着他这位当朝第一肱骨大臣。
有没有上访人员呢,当然是有的……
崇康十四年,三月二十二。
御林军、锦衣卫负责护卫事宜,贾琮这位当朝冠军侯,亲自穿着常服便衣,带着上万锦衣卫穿插在御道两边。
四头大象,四头白鹿,十二匹白马开道,尽显祥瑞。
李蓉道:“大人特意提到这个周婆子,说她儿子被人设计,借了几万两银子的高利印子钱,她孙子手上还hetushu.com沾上了人命,侮辱了一户农家女孩子,害的人上吊……她若不听话,她一家都不得好死。对了,她还从老太太房里偷过古董出去卖过,这些事人证物证皆在,老太太要想过目,随时都可过目。”
东府还好,西府自圣驾刚出明德门那一刻,忽然发生变故。
王夫人也震怒,她身边也有一个大丫头和两个嬷嬷被拿下,她身边能用的人,本就不多,这些人都是当初从王家带出来。
其淡然脱俗的气度,倒是和某人挺像……
神京城至秦岭铁网山,总共也不过八十里的路程。
昨夜一夜星辰灿烂,却自黎明始,漫天乌云遮天蔽日。
贾琮则特别关注了离圣驾不远的一位身着亲王王袍,面相文静嘴角带着浅笑,只微微点头附和却不开口的中年男子。
京兆府并长安、万年二县掌印官近来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召集百姓,教化叩礼,在今日迎圣。
贾琮似未听出宁则臣言语中的讥讽,淡淡道:“宁相弄错了一件事,天子出京与百姓之事,并非对立,只能二者存一。朝廷官员不作为,无能渎职,使得百姓衙门难进,只能冒死想要拦下圣驾告御状鸣冤。正是天子出京,才给了他们这样的机会,显露在锦衣卫眼中。本官已经将今日所有试图拦驾告状的百姓,悉数带入诏狱,一个一个问他们的冤情,再一桩一桩的去解决。锦衣卫为天子亲军,这是陛下给他们的恩德。所以,今日之事,并无民贵君次之的说法。”
不知多少煞气腾腾的披甲亲兵和劲妆妇人,忽然出现在前宅后院内hetushu.com
队伍每行十五里要停下休息半个时辰,顺便整队。
宁则臣闻言,深深的看了贾琮一眼,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冠军侯年虽不高,但心思敏捷,人才难得。方才是老夫误会你让人抓人的动机,以为……嗯,如此处置,确实妥当。陛下重用于你,许多人都不放心,以为利刃握于黄口孺子之手,非社稷之福,如今看来,臣等到底不如陛下识人之明。”
休憩时,贾琮被传至临时行在。
同贾母、贾政等人说了贾琮的安排。
许是观察到贾琮探究的目光,崇康帝眼眸眯了眯,忽然出口指点道。
……
什么样的人才会如此装叉,他心里再明白不过。
崇康帝嘴角微微弯起,似心情颇佳,对贾琮道:“朕这里无事,你不用随驾了,折返回京罢。朕这一出京,难免有些魑魅魍魉之鼠辈耐不住寂寞,想要兴风作浪,你替朕看紧些。”
崇康帝金盔金甲,骑乘御马,在百余位宗室王公、皇亲国戚、武勋亲贵和当朝重臣的护从下,先祭拜了奉先殿,又往重华宫和慈宁宫拜别了太上皇和皇太后,随后领三万御林军中一万五千兵马,并五千随驾侍奉之宫女、昭容、御医、黄门侍者及御膳房、御药房等,合计两万兵马随从出宫。
虽说春雨贵如油,可是……
只是……
此言一出,临时行在内气氛一凝。
贾琮微微躬身见礼道:“贾琮见过王爷。”
此时的军队比后世的子弟兵仪仗队差的十万八千里,虽也皆挑选的威武雄壮之卒,但走不到三里就乱了阵型,到十五里,简直快成放羊……
不过http://www.hetushu.com京兆府尹和长安、万年县令还有贾琮海松一口气后,依旧不能松懈。
后世尚且有,更何况当下。
听贾琮直言自己言语中有疏漏,宁则臣不怒反笑,呵呵道:“老夫恭听冠军侯教诲。”
贾琮自己都拦下了一桩,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崇康帝是个十分务实之君。
见犯了众怒,王熙凤忙赔笑解释道:“琮兄弟说了,陛下此次出京,都中必有屑小生乱。为了防备家里后院生火,贼人忽然暴起伤了老祖宗和老爷太太,所以他才要先下手为强,把家里不干净的人这一回全部收拾了。又说什么机事不密祸先行,若是提前说破了,担心让人察觉了。也是我昨儿去寻平儿,他才叮嘱我先代他同老祖宗、老爷、太太道个恼,等他回来再赔罪。”
贾母等人闻言无不悚然而惊,贾母也顾不得生气的,唬道:“果真到了这个地步?那周嬷嬷跟了我几十年,我从未亏待她,她会为了点银子就反叛我?”她依旧不信。
礼绝百僚之言,又岂是顽笑?
“这位是义忠亲王,宗室少有的贤王。”
贾母闻言,一张脸羞怒的发红,拍着软榻怒斥道:“这个混账老娼妇,竟做出这等没面皮的事来!”
义忠亲王刘涣声音十分醇和,但他话很简略,似不愿多言,只道了句:“陛下龙目如炬,识人英明,不让汉武简拔霍骠骑之美名。”
贾琮躬身回道:“是,今日乃陛下御极以来,第一次出京行围,是当前第一重要之事,以大局为重,所以臣下令,一切惊扰圣驾者,皆先拿下。”
这个时候,王熙凤才带着小五、小七http://m.hetushu•com、小八三人,摇着身姿出现。
李蓉带着福海镖局的几个妇人,将一个跟随了贾母大半辈子的老嬷嬷当场拿下,那老嬷嬷刚张嘴嚎叫了声救命,便被李蓉一记刀鞘生生打烂了嘴,唬的贾母连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
却没有说什么。
不知多少人心口剧烈跳动了下,纷纷难掩震惊的看向崇康帝。
圣驾自朱雀门而出,所过之处,御道两旁的百姓便纷纷跪倒,山呼海啸的万岁声。
好在那些鸣冤百姓的绝望嘶吼声,被周围的山呼万岁声压住,不然今日要出大问题。
天子千挑万选出来出京围猎的日子,却等到这样一个天气,实在让人尴尬……
贾琮都变了脸色,此事超出了他意料之外,不敢再耽搁,匆匆与崇康帝一礼后,顾不上行在内压抑隐隐如鬼蜮的气氛,迅速出门折返神京。
有诸王和重臣随驾左右,崇康帝喝着热茶,问道:“今日朕瞧着有不少想要告御状的百姓,你都拦下了?”
此言一出,行在中的气氛却是猛然一凝。
神京西城,贾家。
贾母依旧愤怒道:“不干净的人,我屋里有那么些不干净的人?他说哪个是不干净的人?”
贾母闻言,差点气的当场中风。
贾琮不慌不乱道:“宁相所言在理,但也有疏漏之处。”
贾琮领命,就听崇康帝又道:“对了,太后昨夜同朕说,她想去龙首原看看老九,虽有御林军护卫,你也上点心……”
宁则臣执掌相权十数载,鼎盛之时,相权甚至比君权还重,这才成为天子心头之刺。
等崇康帝看到在人群中挤了大半天,一身风尘仆仆的贾琮来到御前,微微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