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一章 暗室

似让她穿越了时光,重新回到了闺阁少女时的美好憧憬。
上下打量了眼后,似笑非笑的看向贾琮。
或是,也从未动心。
可贾琮依旧没有放过她。
众人闻言,在惊惧之余,也都生出了向往之心,倍感刺激!
贾琮奇道:“怎么了?”
贾琮看向黛玉,好笑道:“就这样?怎么也得打一顿板子罢?”
不过就在此时,贾琮带有关怀的声音传来,让秦可卿柔软的心房一颤。
“误会”解开后,秦可卿目光依旧幽怨,无声的嗔怪着贾琮。
何况贾琮相信,他也未必知道些什么。
再加上秦可卿的养父秦业和养弟秦钟也都死了……
只是秦可卿原就站在拐角处,堪堪一人多的位置。
“哎哟!”
暗香迎面扑来,贾琮一时有种赏心悦目之感,他微笑道:“你怎在这儿?”
可是,紧接着,她就敏感的发现,贾琮打量她的目光中,不带有一丝情意,甚至连霸占的欲望都没有。
当初摆脱不得贾珍的欺负,如今自然也无法抗拒贾琮。
贾琮细细的打量着秦可卿的面容,有些肆无忌惮。
想起前世那些揣测和怀疑来,贾琮微微皱起眉头。
黛玉知道贾琮拿她取笑,白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就看到从后面跟上来的秦可卿……
贾琮似毫无所觉,问众人道:“在这里可还习惯?这二三日怕是要常在这里待了。”
哪怕之前被欺负的伤心流泪,可只要一句温柔的关怀,便让她们将之前的伤口全都忘记……
唯有黛玉,咬了咬唇和图书角,目光幽幽的看着贾琮,问道:“那……宝丫头她们呢?”
似感觉到贾琮炙热的目光看来,秦可卿双腿软的无法站立,摇摇往一边倒去,却被一只手揽住了纤腰抱住,秦可卿满面羞赧的抬眼看去,只是看到的,却是贾琮关心中带着一丝疑惑的目光,问她道:“怎么了?”
一时间,本就狭小的空间内,充满了滚烫的气息。
她非不知自尊自爱之人,可说到底,她不过一个可怜的弱女子。
这里跟个地下迷宫一样,神秘兮兮,又有吃有喝,喊一嗓子还有回音,多有趣!
秦可卿闻言大羞,可是看着近在咫尺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和那双比星辰还明亮的眼睛,她一时间竟舍不得移开目光……
再者,就算她果真和义忠亲王府有什么牵连,不过一个见不得光连天家玉碟都未刻录的沧海遗珠,也没谁会为她大动干戈,寻贾家的不是罢?
果真有一日天家要发作贾家,那根本原因,也怪罪不到一个女人身上。
还是……
贾琮心里无语,好似他和她在这果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悄悄幽会一般,不过也不愿多事,摇摇头大步往前走去。
如此一来,本就不大的空间,除了一条道路外,也就没多大点地儿了。
但也只是有点……
贾琮没好气道:“也不怕摔着!这到处都是尖角,划破了脸有你的好!”
因为贾琮总觉得,秦可卿和今日那位义忠亲王刘涣,生的有一点点像。
刚走几步出了窄窄的同和_图_书道,进了开阔地,就见一个小身影蹬蹬蹬跑来,没刹住脚,一头撞他怀里。
这让秦可卿如坠冰窟,伤心恐惧。
贾琮也理解,就从路边走过。
贾琮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让秦可卿娇羞无比,不过还是焦急的用眼神提醒他快走……
对于黛玉这个时候还记得宝钗,贾琮心里极为满意,忍不住笑的灿烂,道:“这不,现在带你们去西府现身说法,请她们一并先住到东府来,方便保护么?”
纵是宋玉、潘安复生,(屋凉穿越),也不过如此罢……
所以即使贾琮侧着身子跃过,还是明显感觉到身前划过一抹软腻……
身世怜人,母族不壮,无人能为她撑腰做主。
没有侄儿媳妇走在叔叔前面的礼。
若非他二世为人,所经历过的事,远非常人所及,说不得,此刻也只能拜倒在眼前绝世佳人的石榴裙下。
小角儿呼哧呼哧的从贾琮怀里站出来,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道:“我错了。”
她并未让贾珍得手啊……
贾琮好笑之余,上前道:“往里面去罢,看看你们,还要去西府说事呢。”
这股风情,纵是贾琮也有些吃不住了,他干咳了声,道:“刚才忽然想起了外面的事,一时有些走神,你怎么了?”
秦可卿抬起泪眼,看到贾琮温润的眸眼中淡淡的关怀和疑惑,忍不住用糯软中带着幽怨的声音唤了声:“叔叔啊……”
语气带有关心。
秦可卿闻声一颤,不过听出言语中的变化,她缓缓抬起眼帘,一双怯http://m•hetushu.com怯的含泪目中带着哀求,娇怜幽怨。
她又不是无盐女……
话音刚落,小角儿就欢呼起来。
古时的红颜祸水,便是这般吧?
不过,贾琮此刻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上。
难道果真有牵连?
而贾琮看着她渐渐迷醉的目光,心中不由一叹,这果真是一个天生为情而生的女人。
黛玉嗔怪的白了贾琮一眼,贾琮呵呵一笑,握起她的手,对平儿、尤氏、秦可卿等人道:“都仔细些脚下,我们上去,去西府。”
莫非……他在嫌弃她不洁的身子?
秦可卿闻言,瞬间选择相信了贾琮的话,不然好端端的,他为何这般骇人的看她?
哪怕秦可卿羞红了脸,颤抖着的睫毛垂下,不敢再看贾琮。
为何会如此?
她并非愚昧之人,起初还以为是贾琮觊觎她的颜色,想行霸道之事,心中还……怦然一跳。
贾琮顿了顿,道:“那也强求不得……”
秦可卿的声音糯软微甜,美眸中目光带着笑意,却总让觉得有种想要保护怜爱的欲望。
对于那个怯懦无能,连自己妻子都不敢保护的丈夫,秦可卿早已死心。
想起命运的无情,秦可卿泪如雨下。
好在就在这时,从前面传来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
秦可卿轻轻应了声:“嗯。”
念及此,贾琮微微眯起的眼睛舒缓睁开,目光中的冷峻淡去,却发现秦可卿站在那隐隐瑟瑟发抖,香汗淋漓,面色苍白含泪……
再者,贾琮与贾珍,也很不同呢……
尤其是看着贾琮说www.hetushu.com的这么轻松……
看他笑成这般,黛玉眸横秋水,白了他一眼,又哼了声,道:“老太太多半不会来此。”
听到这声音,秦可卿如同受了惊的兔子,一下从贾琮身边跃到后面,哪里还有之前连站也站不住的娇弱。
纵然如此,他此刻都隐隐不舍松开手掌下的滑腻和近在咫尺的绝色美颜,和吞吐间的芬芳气息……
幸而贾珍在就要得手时暴毙而亡,可她却不认为贾琮也会如此。
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慨然赴死的……
宁国一支只留下贾蓉还在外面苟延残喘,精气神也早被蹉跎了。
如此一来,谁还知道秦可卿的身世?
正说着,后面跟来几个大丫头,不是晴雯、春燕、香菱又是谁?
可是贾珍已死,贾敬在流放的途中也已死去。
一张俏脸烧成血练般,美眸中似能凝下水来。
女人最是感性,尤其是面对她们心目中的男神时……
秦可卿站在那盈盈浅笑,似一朵幽莲。
或许是受前世的影响,也或许他天生有些凉薄……
这时,后面黛玉、平儿、紫鹃等人含笑过来,黛玉上前轻轻屈指敲了小角儿的脑瓜一下,教训道:“再有下次,仔细你的皮!”
他在提醒她,是他子侄媳妇?
她虽清瘦,可毕竟是少妇,身量该丰润之处隐藏不下……
晴雯走上前来,看到贾琮惊喜不已,不过随即咬牙切齿道:“三爷好生教训这个小蹄子一顿,连林姑娘让她别疯她都不听,撒欢的跑!”
见众人目光惊骇看来,连黛玉都瞪圆了眼和-图-书睛,贾琮哭笑不得道:“你们想什么呢?不强求,是因为我对局势有把握,多半不会出事。真要到事不可为时,不用咱们强求,老太太自己也会拄着拐杖过来。她最惜命,这些我都知道。”
只要冰冷的审视,和怀疑。
此刻在这幽静的环境里,好似整个世间只有二人,贾琮那般看她,让她紧张羞涩,让她忘了世俗伦常……
在上面时,她从未如此过,似乎这地下的世界,给了她不一样的勇气……
小角儿忙赔着大笑脸,讨好道:“好姑娘!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他虽也喜爱女色,但他在女色面前,始终能保持一颗冷静的心。
却往路边靠了靠,想让贾琮先行。
秦可卿压低声音惊呼一声,她是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时间整个身子都似着了起来,尤其是身前摩擦之处,滚烫无比。
然而若非身份不洁,她早就在心中对谪仙人般的某人,暗生情愫之心。
地下密室为三间,为了防卫,第一间只是很小的一间,还设有隔水火用的木板和沙袋。
“好啊好啊!!”
再往后也还有人,只是晴雯等人挡住了光,看不大真切。
秦可卿抿嘴笑道:“小角儿在捉迷藏,闹的人头痛,我出来转转瞧瞧。哪里能想到,住了那么些年的家里,下面还有这番洞天。”
贾琮敲了她脑瓜儿一下,道:“既然都还习惯,那就先上去罢。只记得一旦有事,不用旁人说,你们就自觉来此处。哪怕真到了事不可为时,我也能带你们逃出生天,逍遥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