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5章 真正有钱

“……够了,你吃过什么苦啊你,你十九岁就成名了,一直横行霸道到现在。”凌鸣不服了,他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是因为钟情于陶瓷,其实真是吃过不少苦头的,不然天赋再好,又不是开挂的,三十出头就是工艺美术大师了,不辛苦怎么可能。
“你不也一样?他怎么不行?”
“怎么了?那里起码有二三十张呢,藏画室里头还有几个裱好的,你要是看不上外面的,等会再进去看呗。”林海文补充说道。
“行了,你们不理解我,我也不指望你们理解我,天才都是孤独的。”林海文看凌鸣还想说:“选好了么?”
白冰玉和凌鸣都深吸了一口气,面对这些抹布,都有种下不去手的感觉。
凌鸣只好撇撇嘴,不说了。
凌白欢呼一声:“哦,小黄,小黄。”
白冰玉这才清醒过来,跟凌鸣对视一眼,颇为自嘲。
另外几个点儿的公安,对辖区里头的重点对象,睡着了都会留一只耳朵,恶人谷画室当然是其中的和*图*书重点,要是林海文画室被偷了,什么被抢了,再严重点林海文本人都受伤的话,脸能丢到全国、全球去。
放下这一个亿,白冰玉又拿起另一幅,这一幅是个半成品,上头是画了一半的一个飞天形象——飞天大概是林海文仅次于小黄的主题,《不语观音》和《飞天升佛图》,都是以飞天为主题,享誉世界的名作。
可是林海文呢,就这么处理这些大作。
白冰玉说的有点艰难,其实也怪不得她。
“行啊。不过人家好几百亿身家的小少爷,还来辛苦学画画,是不是不太好?”
哪怕白冰玉今天很轻易地准备了一个亿,但对她来说,一个亿的现金支出,也不是无关紧要的。
白冰玉眨眨眼:“嗯?”
这肯定是他们不能接受的。
“你这里特么,拉泡屎都几个亿吧?”
“这个啊,嗯……那个缸里面,有一份标了个数字22的,跟这个是一起的,凌鸣你找一下,小心点啊,那个缸好几个和图书亿呢。”林海文看了一下,回忆起来了。
放下又一块抹布,白冰玉都觉得自己有点挥金如土的赶脚了,刚才这么一会会儿,她已经拿起放下七八个亿了。
白冰玉瞅着小小的儿子投入其中,还是很欣慰的,觉得来买画是很不错的决定:“白白喜欢画画么?”
又是一个亿!
“都是临时想到画的一些,没完成的,有些放弃了,有些准备有时间铲掉一部分重新画,就先放在那里了。”
“这一幅吧。”白冰玉手上拿了一幅,是小黄停在窗台上的,外面来的阳光打上去,浮光掠影,偏偏两个乌黑的眼珠子格外清晰灵动,几乎能让人看的沉迷进去。所以虽然有很多选择,白冰玉还是第一眼就看上这幅。
“——你是说那里都是你的画?”
那只泰窑的大瓷缸就先不说了,看着还是挺有风味的,唯独边上特别大的一个五层画架子上,每一层都放着不少画布,下面还算收整着,层层隔开,最上面一层,所有亚麻www.hetushu.com布基本上就是一片杂乱,抹布一样堆着,一看就是废稿。
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了成。
“喜欢小黄。”
“有什么好气的。”林海文撇撇嘴:“别看着是不太讲究,但其实那个隔离纸很贵的,包起来之后,效果是很好的,而且画室里头都是恒温恒湿,又都是薪画,没关系的。”
“……”林海文翻一个白眼,他这间画室还是比较牢靠的,本身有一层安防,黑龙潭湿地公园有一层安防,加上区里在这周边也是安排了不少摄像头。
“妈妈,小黄呢?”凌白不耐烦了,他还没看到小黄呢。
这些钱!
这话题不能继续下去了,白冰玉清清嗓子,瞪了凌鸣一眼,就算有了女朋友,也得收敛一点,带坏小孩子。
“你就这么保存啊?”
“我怎么能一样?我是白手起家,一粒米一根线打拼下来的好不好?我吃过的苦是你们这些富二代、富三代不敢想的,想不到的。我经历过的艰难,也是你们的想象力无法触及的和*图*书。”林海文感叹道。
连凌白小朋友都很投入地一起看着。
要说起来,刘铎买下的三联画确实是林海文唯一一个三联小黄,从这点来看,他还是赚到的了。不过留下来这些,从幅面上相对要大一点。有小黄停在画架上的,也有在它的自然之角的,还有飞翔着的,站在窗台的,有些重结构,有些重明暗,有些重色彩,有些重光线……凌鸣跟白冰玉看了一轮下来,简直跟看了一次林海文画展一样,精神分外饱满。
“白白,我们看小黄了。”
对一般人来说,他们是富豪千金,大家公子,普通人为房贷、车贷,甚至生活的艰难为困窘的感受,他们基本上是没有同理心的,感受不到。但此时此刻,他们确实觉得自己跟那些普通人有同一种感受了。
“海文,在藏画室么?要不要搞个安检什么的?现在都说你那个藏画室跟银行金库一样了,普通银行还比不上你那值钱,抢你比抢银行来的更直接。”
拿出去卖,一个亿!
白冰玉指和图书着最上面的抹布:“那这些呢?”
他才花了一个多亿买下《鸟鸟鸟》,结果林海文这里,成堆着的。
“刘铎得气死。”
“再大一点。”白冰玉直起腰,看向林海文:“再大一点我问问他,要是想要学,我再让你看看他有没有天赋,行不行?”
“啊。”
凌鸣正准备伸手去找,结果被吓得往回一缩。
凌鸣蹲下来,开始从最下面三层翻。
“喏。”林海文朝边上怒了努嘴:“那个泰窑的画缸里头,还有架子上最下面三层,都是小黄主题的,你们自己看吧,大大小小都有。”
摇摇头,吐出一口气,白冰玉从最上面拿了一块抹布,撑开来——上面是一扇窗户,窗外是满目红霞。显然是《黑龙潭》那幅画衍生出来的作品,她也看不出来没完成的意思是什么,但窗外的那片晚霞,红色非常丰富,鬼斧神工。
“让你跟海文叔叔一起画画好不好?”凌鸣忍着笑,没安好心:“海文叔叔很厉害哦,你还可以在这里跟小黄一起玩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