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4章 双发

要说知子莫若母,白冰玉看了看想了想,从凌鸣身上转向林海文,刚才一进门,林海文就领着凌白在小花园、小黄的自然角转了一大圈:“海文?”
“……”
噗。
“嗯?”林海文眨眨眼,一脸纯真。
凌鸣呢,因为凌家的话,凌白除了凌妈妈,也就是他奶奶会定期见见,其他的也就是凌鸣了,不过凌鸣要么在瓷都,甚至很多时候都在国外,他们见面的机会也不多,这次两边都在京城,昨天白冰玉带着白白到凌鸣那里去玩儿,就说好今天一起过来看画。
林海文挺无辜:“是你要我雨露均沾的,不是铁锤,难道是你自己啊?行啊,看不出来,你还有特殊的构造。”
“你给他看了什么东西?”白冰玉瞪了凌鸣一眼。
终于有人在网上惊叹:“林海文这是个复合稀有矿啊,一铲子下去出来黄金,一铲子下去出来钻石,一铲子下去出来石油,一铲子下去出来稀土……绝对比得上一个大型金矿了。”
一场娱乐http://m.hetushu.com圈的慈善拍卖,拍出差不多一个大型专场的额度。
“哈哈哈。”凌鸣笑的前仰后合:“哎呦我去,大仲马呀海文,瞧瞧这位说的,多好,‘林海文那么优秀的基因,尤其是咱们缺乏的艺术基因,完全应该雨露均沾呐,祁卉就一个肚子,能生几个?不是浪费么?’,怎么样?海文,要不舆论均沾一下?”
俩穿山甲,连带蒋云彻这些,都很快平息下去,反而林海文艺术上的成绩,又开始重新激荡起来。这一次可能是因为《明月几时有》手抄本的缘故,讨论范畴甚至超越了油画。
“……”
她今天是带着凌白过来买画的。
凌鸣啪一下击掌:“肯定是你说的!我知道了,小花园是不是?哎呦我去,我给你出工出力垫钱,找你报账还不应该?你还在那里给我侄子说小话,林海文你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那还能是谁说的?”凌鸣不信,不过白冰玉诋毁凌家几句,也是正和_图_书常不过的,毕竟凌纪这种前夫,实在是糟糕。
——“为什么我写出来的就不值钱呢?”
——“浑身是宝,这词儿用的,要把人扒皮抽筋呐?”
白冰玉看着前小叔子被林海文挤兑的,哑口无言啊,实在忍不住笑。
“可不是我说的。”
“天元京城秋拍现当代书画专场,总拍卖额是1.7亿,略高于敦煌之夜。嘉德海城秋拍的近现代艺术品专场拍出1.3亿,甚至还比敦煌之夜低。这两家国内顶尖的拍卖公司本年度的秋拍,足够说明林海文这场拍卖会的威力了,他几乎可以以一己之力来撑起一次秋拍专场——请注意,这是在没有具代表性名作的前提下实现的,从艺术市场的角度来说,林海文一般作品价格破亿,已经足以养活一整套的艺术运作体系了,创作者、画廊、艺术展览、艺术拍卖、收藏、艺术鉴赏及评论,艺术教育……这是国际上公认的顶级艺术家的配置。”
白冰玉也不知道啊,她和_图_书也得问:“谁跟你说的呀?凌家人小气什么的。”
——“上面说的是借条,是吧?上面的上面,你要是写个借条,绝对是值钱的,写多少值多少。”
——“噗,人才。”
瓷棍棍?
“上一条太可怕了,我建议林海文先生赶紧加强安保工作,不仅要保护自己的画,还得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啊,这做名人也是不容易。”
小花园是凌鸣帮忙做的,有些临时需要的材料也是凌鸣出的钱,最近才一起从林海文这里报账的。
笑声戛然而止。
嘿,这是什么意思?
“小叔就小气。”凌白跟个大肉虫一样,从凌鸣怀里拱下来,啪塔啪塔跑到白冰玉后面躲着:“那个瓷棍棍,让你送我一个,你都不肯,小气鬼。”
——“楼上的不要妄自菲薄,你写的也是值钱的。”
——“他还可以卖那个啊,我相信很多女孩子都想要一个带着林海文染色体的宝宝……”
“白姐,你,你不能因为凌纪,都污蔑我呀。”凌鸣跟白冰玉抗议和*图*书
凌白乌溜溜的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嘿嘿一笑,不说话。
“呼~看了科普,突然觉得穿山甲什么的,太Low了。林海文这才是分分钟上青史留名的人物,娱乐圈这些幺蛾子,也就是水花儿,过了也就没了。”
——“啧啧,浑身是宝啊,随意涂抹,随意书写,全都是钱,都是钱啊!!而且还不用担心通货膨胀,不用担心汇率贬值!!”
不知道网友们是不是担心自己不够深刻,太肤浅。
“咦~~”
说他小气巴巴,十来万也这么斤斤计较。
恶人值+100,来自京城凌鸣。
如果一开始这个数额还没有被重视的话,在网友的科普后,大家就毫无疑问理解这一夜最重要的信息是什么。
——“老外不是也卖什么‘MUA’么?大神出来卖肯定是没问题的,大家都要疯了吧。”
凌鸣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老子自己的事儿,用不着你费事儿,你忙自己的吧。”
“哼。”凌鸣嘴都气歪了,从林海文那里抱走小侄子:“走,我们hetushu.com去挑画儿,拿了就走,不给钱。”
——“讲起来,林海文要是真拿点头发出来卖,不一定就卖不出去的吧?说他浑身是宝也是很写实的啊。”
“嘿,你怎么不过分了?”
……
从书法、国画、音乐手稿、编舞底稿、诗歌作品、陶瓷蔓延开去……
“切,不付钱小黄吃什么呀?小黄没吃的就会饿,饿了就会难过,就不漂亮了。”凌白自有一套逻辑:“叔叔你这么有钱,还想白拿海文叔叔的画,真小气,真是凌家人。”
林海文瞥了他一眼:“可以啊,什么时候铁锤想要生了,你来找我好了,咱们什么关系,一句话的事儿。”
林海文和白冰玉都看过来。
“——咦什么?胳膊肘往外拐呀?”
凌鸣也冤啊,这东西还是瓷都陶瓷公盘的时候,他买下来的,结果最近刚用上,就被这小子看见了,非得要一个,这他能给么?白冰玉得扒了他的皮。
这就被林海文记住了。
“我怎么不过分?我不过分,所以我不过分啊。”
“我怎么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