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6章 就这么壕

“龙潭虎穴啊这里,一个不小心,全副身家都要赔在这里了。”
“得,不多说了。”林海文摇摇头。
凌白伸出了自己的小指头,指着凌鸣:“小叔,风度,保持风度。”
“没事儿,算我送白白的。”林海文揉了揉凌白的小脑瓜子,对凌白他其实有一点点责任的,如果当初不是他给白冰玉送了“尹志平的蒙眼布”,这孩子也不会出生,也不至于现在没个正经爹:“好歹叫我一声叔叔,是吧?”
白冰玉没忍住。
“我也喜欢海文叔叔。”
这只泰窑,别看着现在小模小样不起眼,就是个画缸,可一旦拿出去拍卖,立马她就是风华天下绝,此君世无双,一国之重宝,丝毫不会逊色于林海文的《帝王出行图》。
但显然,存世量和成朝青花相差无几,技艺工艺水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泰窑,尤其眼前这只瓷罐,器型更大保存更好,绝对有超越这一价格的底气——更何况,它还是林海文收藏过的,而林海文http://www.hetushu.com对华国陶瓷史,在当代又具有特殊意义,盛世陶瓷虽则还没有说能够跟高端骨瓷并蒂双开,但至少,华国高端陶瓷在华国,在全球市场上,正处于上扬的行情,挽百年来之颓势,意义不可谓不重大。
恶人值+100,来自京城凌鸣。
她伸手去摸了摸:“这么大的一个,倒不会担心有人当古董给买了,真的都没这么大啊。这样的一个,你们卖多少钱的?上回我去买的时候,还没有见着有呢,最近才开发的么?”
恶人值+50,来自京城白冰玉。
他从里头翻啊翻啊,看到一个标了22的画布,拿出来展开。
“外公,我们带小黄回来。”凌白噔噔噔冲进家门,白冰玉在后面,说实话有点紧张,他手里可抱着一个亿呢,还是买一送一的前提下。
“……”凌鸣嘴角抽抽,瞪了这个小没良心的一眼。
“……”
她下意识拉了一把凌白,别叫他把罐子给和_图_书踹了。
“好看就收下吧。”凌鸣跟她们母子俩示意一下:“反正都是自己产的,多贵都是个数字。海城人吃大闸蟹还搞个蟹八件,紧紧嘎嘎的,结果卖大闸蟹的,不也就是直接嚼么?一顿海吃也没说贵呀。”
“我真是,真是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最大的泰窑,这东西它怎么能——”怎么能这么默默无名地存在于这里呢?它应该被放在大博物馆,森严的安保下,大家排着队瞻仰啊:“谁说是真的?”
白冰玉瞅了瞅那个放画的大瓷缸,是泰窑,器型相当大,比她在国内外博物馆看见的泰窑,都要大:“你们盛世陶瓷也造泰窑了么?”
“不是,买了一幅,还有一幅是海文送给白白的。”
不过白冰玉还是收下了。
“这个是吧?”
“什么真的?真陶瓷?”
这笃定的语气,都叫白冰玉一下子没法继续说话了,林海文这势已经养起来,一句话说出去,自带力量感。
凌鸣脸色就复杂很多很多。
hetushu.com“谭文宗呗,老谭。这器太开门了,大开门知道么?一打眼,仔细一看,就能看出真假的,这釉色,这器型,这落款,这题材,这底胎,所有这些都是典型的泰窑。”凌鸣自己就是陶瓷大专家,更何况,还有谭文宗这个皇城博物馆的陶瓷专项研究员。
“不——”
跟刚才白冰玉看中的确实是差不多背景,只是画架上那幅是停在窗台上的,而这幅是刚从窗台上起飞的样儿。
林海文忍着,没说话。
凌鸣倒是平静下来了,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只是没仔细看,以为是个仿品——谁能想到,几个亿的东西,林海文就这么放着?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贼进来估计把里头的画给拿完了,都想不起这个瓷刚,不过这始终是太大胆了。
“来让外公看看小黄——哎?两幅啊?”白董去看白冰玉:“买了两幅么?二联画?”
……
“你居然真拿出来用了?”他不可思议地问林海文。
“这个小黄好http://m•hetushu.com好看啊。”
“哎?你们打什么哑谜呢?”
只有小凌白,很崇敬地看着林海文,觉得海文叔叔好厉害好霸气啊。
“呦。”白董都惊了。
“等等等等,你们什么意思?你说这是个真品?”
“啊,这不行。”
“我跟海文说,等白白再大点,看看如果他喜欢画画,就让海文教教他。”白冰玉挺开心:“海文挺喜欢白白的。”
“马屁精!”
“当然了。”林海文点点头:“我这里哪来的赝品,你看看我这印章,传教授业,华国第一枚田黄印章,再看看我这满墙的画,都是亲自从画家手上拿来的,再看我的鸟——那只鸟,别瞎看,瞅瞅那羽毛,那大眼珠子,那灵性,世上没有第二只!再看看我这人,这才华,这气质,世上没有第二个!拿个泰窑瓷罐当画缸有什么可一惊一乍的,没见过世面的样儿。”
一只大闸蟹贵了也不过一百多,能跟着画比么?
“略略略~”
“……”凌鸣转过去看白冰玉:“这玩意是真的!”和_图_书
凌鸣为它感到不值啊。
白冰玉再不肯相信,也不得不信了。
“我会说那废话么?这玩意是真的泰窑,泰窑大瓷缸,六百年历史的古董,大概也是目前发现的,存世器型最大的泰窑器——三五个亿打底吧。”
按照目前华国古陶瓷的火热行情,这只镇国之宝的泰窑,三五亿是随随便便,七八亿是理所当然。目前华国陶瓷的最高拍卖纪录是在港城拍出的,四年前的一只成朝青花瓷大罐,拍出8.5亿港币。四年来,没有一次拍卖能够超越这个无与伦比的天价。
白家。
这人情太大了。
“其实藏画室里头跟外面,环境差不多的,放在外面用用也挺好啊。”林海文点点头认下来。
“噗。”
林海文看了一眼:“嗯,两幅都给你吧,你打一个亿过来就行了。”
撑开来一看,两幅画不分轩轾,显然不是买一双鞋送个鞋垫的买一送一,而是扎扎实实买一双送一双。
白董事长难得在家,看见小外孙很开心,他知道今天白冰玉母子去买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