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20章 龙腾九天

毕竟,也不是人人都有林海文这样的造化,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橘园美术馆、波士顿美术馆……一批重量级美术馆排着队请他去做个展。相对来说,重量级美术馆的个展邀请,当然是超越了大杂烩的威尼斯双年展的。可是两者其实并不在一个平面上,前者是为名家准备的,后者则是为了想要成为名家的准名家提供的舞台。
而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初,华国重新参展威尼斯,以现代的,譬如油画,譬如装置艺术等等为主要内容,基本上同样的步调,一批华国油画家也渐渐在国际上有了名声——至少在权威艺术期刊上论及油画时,有了华国,也有了一些艺术家名字。
掌声如雷,如一个魔头渡劫那会儿的雷,一波一波,没个停的时候。
两个新闻惊人的相似。
总之就是大家还很嗨。
所以对于有野心在国际上扬名的华国油画家来说,威尼斯双年展可能是目前被证明最具效果的一个平台。
直到送走了m•hetushu•com米勒和巴别塔,天美校园还洋溢着一股刚跳完秧歌的欢喜,当然,用文艺一点的说法,可以说是仿佛在篝火之畔舞兴未尽的人们,双眼里还跳动着那精灵般的火焰,它灼热,它欢快,它自由,它奔放,它无声呼唤着我们向往天空的灵魂。
华国乃至亚洲第一位受邀担任威尼斯双年展首席特别嘉宾的艺术家!
煌煌然,无可直视!
厚脸皮的《人X报》没有报道林海文的问道行为艺术展,却一点也没不好意思地拿林海文表功起来了,不过这次很聪明,他们那位赵总,提前给林海文拨了个电话,虽说没有直接说什么,暗示来暗示去的,对《人X报》这种媒体已经算是不错了,懂事儿一点了。
威尼斯双年展本次邀请海文先生担任首席特邀贵宾,同时也是希望能够将他象征的这种力量,同我们的主题想符合:让艺术重新伟大!我由衷期待在明年的威尼斯,能够欣赏到海和-图-书文先生美妙而卓越的画作。”
怎么能不震撼呢?
“……日前,林海文登上国际知名的《时代》杂志封面,昨日,林海文又受邀担任威尼斯双年展首席特邀嘉宾……可说是华国精神文明建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大好局面的生动写照……”
当然双年展确实是有很深厚的底蕴,但并不算特别的难得,因为它以国家馆的形式来邀请,当然也有很多人可以自费去镀金——以前很多华国画家喜欢这么干,比如乐军就干过,但这两年被林海文给喷过之后,有所收敛了。
然而不论如何,林海文这一个首席特邀的邀请函,在华国仍然是开天裂地的!
八十年代没有华国油画家参加——那会儿国家以瓷器、刺绣等传统艺术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在一众现代艺术里,实属尴尬,所以后来索性就断了将近二十年,这二十年,也就没有成规模的华国油画家能够在国际上发出声响,如常硕这样的西方画派画家,人家和图书有时候甚至都不拿他当华国画家看。
有一个递进在。
“很感谢……”
甚至说,华国油画家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整个跌宕过程,就是华国油画家——华国的油画家,并非华人油画家,走向世界的另一个指标。
“海文先生是一位杰出的青年画家,我们几乎在短短几年时间内,看到他的天赋和才华,如同最绚烂的花朵一样绽放,惊艳了整个艺术届,甚至整个世界。他在古典主义领域所作的开拓性工作,也为全世界无数画家提供了全新的,广大的视野和想象,这将鼓励他们在这条艺术道路上不断地前进,哪怕非常艰难和辛苦,都永不放弃,这种榜样的力量,将无比宏达!这也是海文先生的伟大之处。
而首席特邀贵宾就极为难得,一届毫无疑问只有一个。
威尼斯双年展可能是国内民众最熟悉的国际顶尖艺术展览,世界三大展当中,卡塞尔文献、圣保罗艺术都相当不知名,唯独威尼斯双年展好歹捧出几个http://m•hetushu.com当代华国艺术家,算是因此在华国有些名声。
威尼斯双年展啊!!外头的凡人们可能听到个名头就算不错,但在天美校园内,完全明白这个展览,几乎是过去二十年华国油画家在国际扬名的第一舞台。
……
可是提及特邀贵宾,就比较难得了,每一届总是有限制的。
巴别塔主席在记者、官员、老师和学生面前,把林海文好好表彰了一遍。
“林海文真的是要……龙腾九天了。”美协的老主席付远往后躺在靠椅上,他面前是涂刚,桌上则有两份《京城晚报》,一份是《时代》封面的新闻,一份是威尼斯双年展首席特邀的新闻。
掌声再起。
林海文也成为迄今为止,威尼斯双年展百年历史上,第一位来自亚洲,来自华国的首席特邀贵宾。
面对如此盛景,林海文脸上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优雅大气,果然不愧是大师巨匠级别的人物,所以下面的掌声更响了。
“感谢——”
崛起中的华国在经济www.hetushu.com上、财力上,已经渐渐摆脱了低人一等的感觉,然而在艺术领域,尤其是西方艺术领域上,是非常没有自信。然而此刻,国际上最为知名的,三大艺术展之首的威尼斯展主席,这么捧一位华国青年画家,甚至高到了榜样、伟大的程度。
跟谁谁谁仅仅去参展,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足足鼓了10分钟,大概同学们的手疼了,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这种震撼是相当直接的。
华国乃至亚洲第一位登上《时代》封面的艺术家。
“谢谢米勒市长,谢谢巴别塔主席,这是一个很棒的邀请,我也很开心,能够在拥有优良传统、悠长历史的威尼斯双年展上,和来自世界各地油画爱好者交流……”
所以当林海文要开口的时候,掌声比他的声音先一步响起,林海文略略有点尴尬,这显得多小家子气啊,人家邀请一下,你们这么感动,不过对于大家诚心的感情,他还是受用的——纯粹是口嫌体正直。
熊孩子嘛,慢慢教,总有一天会被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