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21章 一枝红杏出墙去

他们惊了!
所以不论他自己是否认可,林可以被称作是一个现代艺术家——从他的行为艺术展部分来说。尽管我们主观上的艺术观点并不一致,但我确实对他这一次的作品叹为观止,他做出了这个时代最棒的作品之一。”
形式上,问道展本身的规模、复杂性,在行为艺术展当中,是罕见的,是稀有的,因而也是极其特殊,极其有意义的。
观察样本近10000人——这不是数据调研,也不是统计概率,而是扎扎实实对差不多10000人某个阶段的言行展开追踪、展示、对比、思考和艺术化的表达。
然而,在大众舆论场内,却要一直等到“出口返内销”,红杏出墙再回头。
其内容而言,当前社会的舆论生态,我相信不只是海文,或者我,大家自己也都有一定看法。热门事件走马观花,一天一换,甚至一天两换,其中不乏推手捏造的营销热点。而最近以来,所谓的反转戏码也越来越多。有些言论认为,这代表着舆论正在行使纠偏和监督的效用,才会不断反转,找出真相。然而从艺术,从哲学的角度,我们毫无疑问可以看出来,社会没有形成一个健康的舆论环境,当事人不够诚恳,媒体不够真实,网友不够理性——所有这些组成了华国互联网这个时代特有的群像。
不过这一次他的展览,其实也包括他上一次在纽约,关于《骂人圣经》的行为艺术展,都展现出林未必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忠诚于hetushu.com古典主义,在这些艺术形式当中,我们都能看到,他借由寻常可见的东西,比如脏话,比如互联网上的评论和争辩,来表达他反世俗反传统的观点。
哈哈哈哈!
狗屁!
譬如美协副主席,美协理论研究委员会主委匡世昌,随后就在美协的官方刊物上登载了自己的文章,呼应常硕的话。
以《气球狗》成为老美当代最为知名的波普艺术家之一的杰夫·昆斯,在看了由NBC制作的这次展览的数字版本后,杰夫对NBC的记者说:“我从未改变我对林的看法,一个人将自己的天赋和精力,投入到所谓的传统美学,古典主义这样的落后艺术形式里,是对自己的极大不负责任,当然也是对公众的不负责任。
常硕极为罕见地在微博上发布一篇公开信,为林海文的这一次问道展大声疾呼,这得到了一些业内大拿的认可。
规模宏大——问道展中囊括了大数据:寰宇搜索指数达数百万之多,微博讨论指数有数亿之多,专业媒体报导累计数千条,优视《那一夜》三集订阅破50亿!
艺术世界的两个极端,要和解?
“是的,伟大!要知道此前我对行为艺术的认识,还停留在那些弄个玻璃屋子住在里头吃喝拉撒的层面上,但看了林的这个,我才明白何谓真正的艺术!”
“林海文登上推特热搜第一!”
在华国,而不是老美。
林海文在恶人谷画室笑到半死。
这种程度的行为艺术m.hetushu•com展,举世独一,绝无仅有。
所以以林海文的艺术立场,跟他势不两立是必然的。
而海文的问道展,通过一场大型的行为艺术,将这一群像第一次,也是最直接的一次,以可见的,艺术的形式,展现给大众,展现给世界。
它对于时代的意义,甚至在全球都具有普遍意义。
一时间,在专业领域的舆论场内,甚至超过了《时代》和威尼斯双年展这两个刺眼的荣耀成就。
事实上,当林海文渐渐崭露头角,成为古典主义,乃至传统美学领域最知名的艺术家之一后,他跟杰夫也隔空交过几次手了,算是老朋友。
他在推上的粉丝也差不多笑到半死。
因此当老美的艺术家和媒体,把目光聚焦到林海文这次问道展时。
跟《黑板》差不多程度的狗放的屁!
“我脸色通红的看完这个片子,尤其当那些华文的ID变成了‘YOU’的时候,冲击感太强烈了,是的,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每一个人在网上都显得很不负责任,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还遵守谨慎原则和道德标准,可是在互联网上,我们除了以廉价的正义感和同情心来安慰自己之外,却放纵了我们内心的恶魔,让它们在互联网任意作恶。”
在常硕发声的同时,老美国内就有关注到林海文这一展览的人,毕竟作为国际上知名的艺术家,林海文的艺术动态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很受关注的——尤其此次是行为艺术展,是继《骂人圣经》体验馆之和_图_书后,林海文又一次涉足行为艺术。
主题深刻而紧合时代——互联网,社交媒体,新闻的真实与否,舆论的双刃剑定理,以及它们折射出这一个时代的人民群像:盲目、茫然、愤怒……
他非常体贴的,在推上,以英文回复了这个问题:“你们看见了,我终将折服一切反对者,而我的反对者却永不可能得到我的认可,这就是为什么我坚持并且深爱我的艺术。”
还是很有噱头。
所以不要忽略这一展览,数十年乃至上百年后,当那时代的人总结我们这一时代的艺术时,我相信,问道·林海文大型行为艺术展,将是标志性的,里程碑式的存在!
这也许是华国艺术家,第一次在这种高度的层面上,比我们全球的同行们更先一步——得益于我们普遍发展的互联网和庞大的网民人数,当然,也得益于我们拥有海文这样当代最顶尖的艺术家。
艺术的讨论延伸至社会范畴后,影响力会以几何级数暴增。
请珍惜它!”
“哈哈哈,我几乎能想到杰夫的臭脸了。”
微博的搬运博主“推特精选”,发了条破天荒的更新:
“杰夫一定后悔了,要知道就绝不说这个哔一句好话。”
匡世昌之后,比如美协副主席、华美馆长江涛,华国现代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华国现代艺术品拍卖纪录保持者陈卓扬,旅法著名画家程逸飞,威尼斯双年展国际艺术大奖得主、装饰艺术家蔡名强,也都纷纷发声,为这一展览捧场。
林海和*图*书文的直白回应,仿佛一个引子,将西方互联网的目光引向了NBC制作的问道展,相对于国内互联网因为本身就成为了这次行为艺术的一部分,所以保持了大致沉默,国外的互联网的自嘲精神要显著的多。
恶人值+300,来自纽约杰夫·昆斯!
“最近关于海文的消息,我从头看去,要么是《时代》,要么是威尼斯,烈火烹油,锦上添花,却没有几家媒体在报导他的问道行为艺术展,不知道是媒体自惭形秽、逃避躲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但我觉得很可惜,我认为这个展,确实是近年来华国最具意义的艺术展之一,甚至我认为超过了海文那次盛况空前的个人展。
“林上了《时代》的封面,又成为了最悠久的威尼斯双年展的贵宾,现在连杰夫·昆斯都不得不改口了,所以他对自己艺术的自信并不让人意外,不是么?”
首先它本身具有的特殊意义,这是一次全面的舆论观察实验,舆论场上不同的角色,从媒体、记者,从社交自媒体、知名博主,从普通的网友、围观群众,所有这些角色几乎都有份出演,而且有一种脉络清晰,极其明确的对比式的前后反差。
“一次伟大的行为艺术。”
但老美的互联网底蕴原本华国来的深厚,毕竟是发明了互联网的国度,迄今的互联网也依旧是由老美建立起来的,这个国家对于互联网的心态,是骄傲又复杂的,他们也比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要更理解这个伟大发明的阴暗面。
此次http://m.hetushu.com杰夫发声,而且是罕见地夸奖了林海文一顿,甚至都认为林海文已经是现代阵营当中的一员——强行的,不论林海文同意或者不同意的。
林海文是怎么看的?
杰夫受到争议的,不仅仅是他的艺术,还有他对艺术的“坦诚”——他的艺术品从一开始就是作为商品出现的,他的目标是打造杰夫·昆斯这样一个高价值的艺术品牌,而不是创造出诸如《蒙娜丽莎的微笑》《大卫雕塑》或者凌瓷这样本身具有艺术价值的艺术品。
所以媒体,不仅仅是老美,西方世界的很多媒体都兴奋莫名的,急切地要采访到林海文本人。
溢美之词,数不胜数。
林海文和极端抽象堪称势不两立,当然其中也包括了大部分的波普艺术家,譬如杰夫的大作《气球狗》,还有其它大量的所谓艺术品,大部分都是把诸如篮球、吸尘器、不锈钢物品等等日常用品,放进水里,或者镀金,或者密闭起来,然后就宣称这代表把一个时代对物质的病态迷恋给艺术化了——这就是广受欢迎的杰夫·昆斯。
NBC在油管上这个片子的点阅,从数十万暴涨至数千万,来自包括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网民,从推特、Facebook、新闻节目等等渠道,注意到这个展览,然后蜂拥而至。
这不是WC震惊部那种惊,也不是《人X报》那种,老外为华国的什么什么电子支付、共享单车感到震惊莫名,好像别人都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是纯粹在艺术角度,或者说社会哲学角度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