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19章 这是历史啊!

“……这是怎么做到的?”哲昇喃喃道。他是雕塑家,但也有绘画基础,眼光还是有的,包括他游学欧洲时看到的那些大师之作,也没有眼前这幅画的模样。
然而,对比林海文在艺术道路上的狂飙突进,这时间就显得太短了。
真是,闷骚啊。
哲昇的眼光终于从画布上移开,复杂地看着林海文,从林海文考入央美,他们开始认识,至今差不多6年多7年了,同一个宿舍的另两位,都已经渐渐从记忆中消失——确实不算特别短的一段时间。
林海文哈哈一乐:“来给我搭把手,掀一下布。”
“嗯?”哲昇疑惑。
多少的震撼,这会儿都没了。哲昇也算是想明白了,怎么一来就被林海文给刁难一遍,敢情是嫌弃他打扰了林海文孤芳自赏的情调。
“本来我打算一个人静静地迎接她的到来,没想到你非来凑热闹。”林海文摇摇头,叹了一声:“没想到你艺术上没什么成绩,运气倒还不错。”
然后他就收获了林海文白眼一枚。
“行行行,算我拜托你了,求求你了,林大神,林www.hetushu•com大师,林大艺术家,能不能用一下您的创意啊,照顾一下小的,感激不尽。”哲昇走过去给他搭把手,一边终于端正了态度。
“这后面,就是新的油画史。”林海文一笑:“不值得激动么?”
“呵呵……那样也不错啊。”
那是画里头的黑龙潭闪过的缕缕波光,恍如时刻在流动,在展现永无止歇的变化。
哲昇跟屁虫一样跟着他。
“……卧槽。”
这是威尼斯市长访华的重要行程之一。
两人一同用力,掀开白布。
不可思议。
哲昇倒是很能接受:“你要是这幅画拿出去,那包括常硕先生在内,所有其他人也就白展了。所有的镁光灯,所有的关注,所有的荣誉,都归你一个人了,他们还玩什么?”
林海文放下画笔,画上看得出来是小黄——这是他给小黄新专辑画的封面图,左右看看之后,点点头,今天就画到了这里。
哲昇总算是暴露了此行的目的,他就是看了展之后,有一股创作的冲动,但是抄主题虽然不算抄袭,毕竟也是从和*图*书林海文这里诞生出来的灵感嘛,再者他跟林海文也不能光论道理,说都不说一句就用了这个创意,林海文可能会把他做成生鱼,哦,生人片。
或许他还无法比肩达·芬奇和梵高等传奇巨匠,但重要的是,他已经走上属于自己的巨匠之路,延续了古典主义四百年的香火画脉。
“这当然是一次真正的行为艺术!”
两天后,天美小礼堂。
“……你才小!”
林海文看了一眼哲昇,这个和他们恶人派格格不入的雕塑家,也去看了展览,跑来还挺兴奋地和林海文说,这是他看过的最棒的一次行为艺术展,不过他不太会说话,他说“原来我以为你是在装逼呢,哈哈哈。”
“……”
在已经达到80%刻度的凡·艾克源种,在委拉斯贵支,缇香,伦勃朗,安格尔,常硕所有这些先人、前辈的肩膀上,最重要的是,在林海文自己的领悟和勤力下,他在这个领域,终于走到了自开一门的程度上。
也是要上央视一套七点那个长寿发话类节目的。
自今日起,林海文的名字,和目和图书下这幅画,已被载入史册,万世不移。
哈你妹。
“……不是,海文你看我也是帮你扩大影响力嘛。”
李振腾瞥了一眼看似淡然的林海文,小小贡献了20点恶人值。
“你瞧瞧祁卉那容光焕发的样子,才看看谷萩现在,整个一干瘪老太太。我想,答案就不言而喻了。”林海文耸耸肩膀,走到旁边的一个盖着白布的大型画架前面。
“早这样不得了?准了。”
“……我呸。”
“呵呵,你?哲先生啊,不是我小看你啊,而是本来就小啊。”
“……谢主隆恩。”哲昇翻了个白眼,正好看到林海文特别郑重其事,甚至都有点称得上激动的样子:“嚯,干嘛啊?你这样跟给什么大场面揭幕一样,太夸张了吧?”
表脸!装货!
这是林海文在此世存在的最重要意义——对他自己来说。
后面画架绷着的,正是完工的《画室的窗外和黑龙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哲昇觉得在白布掀开的一瞬间,真的有一道圣光闪过,让这幅画也变得格外神圣起来了。
邀请函递过去的同时,满场掌和_图_书声,如雷似吼,分外壮观——要不林海文非给安排在天美呢,让人家特别从京城跑一趟,就是为了这个主场优势。
林海文瞅着他一脸丧的样子,笑死:“没有,一方面也有这个考虑,还是要尽可能地让唐城他们有些表现,第二个是有意外的情况。这幅画可能是要再等等,明年三四月吧。”
无法想象。
“你年底拿它去联展?岂不是还要等几个月?”哲昇说的是常硕林海文暨弟子联合展览。
“哦,想抽我水?踩着我肩膀往上爬是吧?”
舞台上,华外俱全,一个面色红润有光泽,似乎喝了太太口服液的欧洲老头——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在威尼斯市长和美协刘主席的共同见证下,将一份邀请函交到了林海文的手上——邀请林海文作为本届双年展首席特邀贵宾,在双年展举办个人展。
林海文此时的成就感也是前所未有的,超越了他在其他所有方面的成就,抄出一本诗集的时候,电视剧屡破纪录的时候,财富几何级数暴增的时候……所有那些光荣时刻,都没有这一刻来的更加和图书荣耀。
哲昇一瞪眼:“没想到,作为一个大艺术家,你怎么能这么没有胸襟呢?”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事实就是确有其事。”
“她那是刚演完电影,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祁卉养尊处优的,跟你也没有关系,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林海文摇摇头:“本来是考虑这么做的,不过常老师后来改主意了。”
短短6年,从一个央美一年级生,成为这世界上最顶尖的画家,甚至单从艺术高度上,可能没有之一。无论如何,都太挑战哲昇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思想和概念。
近四百个座位,挤满了人。
前无古人的成果。
“胸襟我是真没有,罩倒是能找到几个,你要么?多大SIZE?”
“不是,我的意思是行为艺术这几个字都被用烂了,什么人搞点破事,就说自己是行为艺术家了,所以这不就让我先入为主了吗。”哲昇还解释呢:“而且我有灵感迸发出来,想借你这个主题弄一个装置艺术,浓缩一下你整个展览。”
林海文看着这画,有一种女儿长大了要送出去被猪拱的忧伤,没再回答哲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