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26章 抖起来

巧合是,就在孙秀莲事情落定几天后,中河台那位一把手终于上调,郝孟呈也调入宣传部担任副职。
“也是,那臭小子又要抖起来了。”
没多久,尘埃终于落定,孙秀莲顺利上位,踩着退休的尾巴升了半格待遇。
“林海文的能量很厉害啊。”
陈副会长在现场,也是大加夸赞了一通,主要还是提升高度,表明华国文化走出来的成就日新月异啊。
“要不要我约张胜文出来坐坐?”
“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他出头四年了,总归会有自己的结果出来,他还算是舍近求远了,从中河台下手,到这会儿才开花。归根到底,他还是靠了自己的才华,不仅他得益了,还有其他人连带着有好处,要不说利益集团就是这么产生的。”
时间紧迫,陆松华也难得忙起来,他其实在体制里头关系不是很多,毕竟他是个京大的学问家,虽然有级别待遇,终究不是官员。不过消息还是能打听出来的。
林海文最近http://www.hetushu.com心情不错,难得带着小黄在小区里转悠,结果碰见个熟人。
石啸毕业之后在学校读研究生,忙忙碌碌的已经很少回来,要不是祁卉还能三不五时的带着小黄来玩,她的生活是挺寂寞的。退休之后,她也不可能说去胶东女儿那里,毕竟陆松华还得她照顾着,陆松华最近身体转好,活动也多了起来,她就越发走不开,但偏偏老头出去的时候,她又只能干坐着,或者出去串串门,也没什么意思。
他还特意赶了两步,赶到董伟生边上。
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的合作组织,作协、美协、书协等等,林海文都是有一脚的,虽然他不一定讨人喜欢吧,但总归是有影响力的。比如美协,哪怕付远对他不感冒,但想要去国外办展的,或者单纯希望跟林海文交流的也是有不少的。
郝孟呈来了之后,把参观敦煌娱乐电视制作中心的行程放的比较前,这个中心制作了《国宝http://m•hetushu.com档案》《远方的家》《我是歌手》,还有三届春晚里头的很多节目,包括现在大红大火的那几个,目前还在跟中河台一起做《极限挑战》。可以说为洛城这几年的旅游、城市知名度做了偌大贡献,这一点跟他自己的仕途是相辅相成的。
董总跟他们家的八哥。
“嗯。”陆松华也觉得意动,老陈跟他关系还可以,跟林海文关系也很可以。当初《讴歌》就请动他出马站台的:“我去了解一下。”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看结果吧。”陆松华吁出一口气,剩下的确实就不在他们的把握中了。
话里其实有两个意思,一个是问孙秀莲要不要去争,第二个自然是有没有争取的起码条件,比如级别上应该是够的,差半格嘛。但年龄啊、专业啊之类,林海文就不知道了。
虽然这个位置不算是热门,没有什么特别有竞争力的人出来,但林海文前前后后表现出来的,在上在下,在里在外的关和-图-书系、影响力,不少人都看到眼里去了。
……
“他倒是说得上话,等等,等我看看。”
这么一二三下来,连消带打,他们优势都丢的差不多了。时间越来越近的时候,孙秀莲才露出意思。
把王老头跟他家的虎皮鹦鹉——小咪给送走了。
“老云原来就是协会的副会长,他下去之后,换了老陈上去。”
谁也不是没长眼睛啊,今年都过去几个月了,才开发布会?
其中比较有竞争力的,有三个人,一个华国日报社的,一个是京城文化局的,还有一个是央广的,都差不多是快退休的年纪,去养老的,这年头养老职位少啊,所以汪同春难得的让出一个位置来,就被他们盯上了。
林海文是有靠山的人了!
“你说这个以前吧,他上头没什么人,就那么人憎狗厌的,现在就更要不得了了,这天都不够他捅的。”
这是不少人的共同感叹。
“陈副主席?”
恶人值+200,来自京城市董伟生。
“怎么www.hetushu.com办呦?”
老陈在协会里头推,张局那边也说通了,他在主管部门里推,孙秀莲一下子就显出来。
她不愿意退休倒是真的。
林海文才跟孙秀莲说起来:“这个位置您有争取的条件么?”
华国日报社那位跟央广那位,都是从事新闻工作的,没瑕疵是不可能的,林海文也没要弄死他们,搞了个匿名材料抹黑一下。至于文化局那位,管的是文物古建,这年头除了光鲜亮丽的那几个,皇城啊之类的,别的都不上心。陆松华作为作协副主席,拉几个人去采风,顺便发现文保工作有问题,也是理所当然的。
孙秀莲看看陆松华,陆松华之前也没想过这一点,对他们来说,不存在上升的野心,都这个年纪了,所以根本也没去想过。
谭启昌没说的是,以前他的靠山不就是你么?
“呵呵呵。”谭启昌就笑着看陆松华叹气。
林海文让孙秀莲先等等,别动声色。
盯着这个位置的不少。
抽丝剥茧,之前那些动作,大家也http://m.hetushu.com都不是傻的,但争取进步大家都这么干呀,就看谁手段高了。
林海文笑笑,没两天,请了陈副会长和孙秀莲来,开了个敦煌娱乐年度国际巡演发布会,除了《千手观音》《飞天舞》《雀之灵》三大品牌之外,《黄河大合唱》,《俏夕阳》,《红色娘子军》也都有国外单位的演出邀请,琳琅满目的几十个日常安排,那真是花团锦簇的成绩。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人一见他就想要走,要有眼色的算了,可林海文压根就没长眼色这个东西啊。
孙秀莲显然是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事情。
带着小咪上门的老王,指着孙秀莲他们,半天说不上话来,当初还搪塞呢,这就成了居然。
“哎呀,董总,好巧啊,你们家鸟最近毛羽鲜亮,状态倍儿好啊,一看就是被滋润了。”
这些协会不可能去提名一个副秘书长,但显著的是,孙秀莲最近出席一些文化活动就比较多了,这个书法展,那个油画展的。作为文化部的官员,她出席也没什么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