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27章 叫我林教授

被仇云麓给听见了。
“哎,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具体的事王景峰他们做的不错,而且我也不是撒手不管。”
……
“没开玩笑啊,你说说你枉做小人吧?现在尴尬不?就问你尴尬不?尴尬也没辙。”
“去你的,我想想。”
嘉宾阵容是非常强大的,詹康毕竟是国内雕塑届的泰斗级人物,而且资历深厚,主席纪念堂那尊半身像就是他的作品。
林海文对着他一龇牙:“别你你的,喊我林教授,不懂规矩。”
今年敦煌有《你是我兄弟》《甜蜜蜜》《伪装者》《老农民》等作品上,林海文发现之前那么做不是个事儿,他之前以为好剧总是不断的,后来理一理,原世界一年里,破1的剧也就是那么二三十部,还有一些跟敦煌的定位不太合适,就是成绩好口碑烂的,什么《锦绣奇缘》之类的,林海文琢磨着弄个分身出来。此外,还有一些比较久远的剧,也不是很有保证。
林海文也没要她现在就决定,一来是公司那头的www•hetushu.com几个高管还是要说说,二来祁卉也需要先适应下,这事情,毕竟不是说让她做她就一定能做的。三来嘛,怎么着都要祁卉今年6月底毕业之后了,那之前,她也没时间。林海文自己读书读到一半撤了,总不能让祁卉最后时间也捞不着学位。
林海文看着边上这位,呵呵呵了。
林海文也特别受邀,说起来,他到央美的机会还真少。
仇云麓眼珠子看着就要滚下来了。
今天是詹康老先生,那个在江涛家蹭酒的雕塑名家的一个大展,作品很丰富,从人像到装置,甚至还有国画书法,版画篆刻等等,老先生多才多艺。所以也是很隆重的,在母校央美进行,应该也是老先生自己筹备的最后一个展览了,毕竟年纪大了。
……
祁卉对林海文的提议有点犹豫,毕竟是个还没毕业的女孩,虽然过去两年跟在敦煌里头长见识,也跟了《欢乐颂》这么一个大热剧,但是掌握敦煌娱乐,还真是太有挑战了。
http://m•hetushu•com“华国美术协会理事,著名画家、书法家,天南美术学院教授林海文先生。”
林海文PIAPIA嘴,带着小黄继续逛。
主持的是央美雕塑系系主任,介绍的时候,林海文排的不算后,名头也没有拉出一大串来。
想也别想!
放出来?
“什么?”祁卉一抖,把个不锈钢的盖子砸地上了:“你说什么?你要把你的公司给我?让我当董事长?这么一个几十亿上百亿的公司,你就这么撒手了?再说,咱们还没,你怎么就信任我了,万一我拐了就跑呢?”
老东西,没好事。林海文端着笑骂了一句。
“稀客啊。”
“你,你——”
虽然这么说,但祁卉还是眼睛发亮,对林海文的信任特别特别感动。
所以他现在也会渐渐出一些较一般的作品,收一点外头的剧本一起,市场对这个的反应还是很正面的,毕竟,林海文一个人撑敦煌撑到现在,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壮举。重要的是,敦煌总体成绩还m.hetushu.com是高出其他影视公司一大截的。
“呃,象征也挺好啊,你看英国那个超长待机的老太太,人不就开开心心的么?”
董总哼了一声,就要走。小黄毕竟是一只正常的公鸟,有了小咪之后,对这只八哥的兴趣就减弱了。不过看着那只八哥,还真就感觉对小黄有了特别感情了,眼珠子都不错地看着。
江涛一抬手:“停!别再给央美盖屎盆子了。是你自己走的。”
他们俩边上的人,知道这点恩怨的,都往边上躲了躲,感觉林海文要发浑,别引火上身了。
仇云麓也气的脸通红,他看了看现场,咽了口口水,没说话。
被谁滋润了?作为一个公八哥,它还能被谁滋润?不就是林海文家那只强干犯么。
“作孽哦,你把人家都掰弯了。”
教授!
这不是当面一个嘴巴子了么?
恶人值+50,来自京城市祁卉。
祁卉晚上过来的时候,林海文给她砸了一个炸弹下去。
“哎哎哎,你看你们家八哥,一直瞅我们家小黄,你把他放出www.hetushu.com来玩玩吧,多闷得慌。”
另外比如武侠类型的剧,这世界没有金古梁温,剧没有原作的基础,也未必就能火。
董总都被林海文的无耻震惊了。
美协的付远,还有几个副主席,清美、国美雕塑系的领导,外加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拿出来都是在华国雕塑界抖三抖的人物。哲昇这个学雕塑的,当初听说林海文认识詹康,还有点后悔呢,觉着要是不到法国,说不定能踩着林海文够到这位大师,那就齐活了。
林海文耸耸肩膀,不说话了。
无巧不成书啊,他边上这个就是华国书画院的仇云麓,这位在林海文把《人民日报》弄的三颠四倒之后,很是夹着尾巴了一阵。
“我把敦煌的董事长职位给你吧?”
“幸会。”
“所以我就是个象征呗?”
林海文晃荡着小脑袋,挺得意,正打算给仇云麓再来两句,那边付远招手喊他:“海文,来来来。”
“……呃,其实股份我没有要给你啊,呵呵呵。”
林海文这边的一个人,是国美雕塑系的主www.hetushu.com任,也算是个人物了,听到林海文这么跟仇云麓说话,耳朵都抽抽了,这么直白?是不是不太好啊?
踩我,鸟把你摘掉。
“哪里哪里,我是没脸回来啊,你说说当初我被——”
仇云麓笑容尴尬了:“你开玩笑了。”
被滋润了?
“呵呵,你可以叫我林教授。”林海文眨了眨自己纯洁无暇的眼睛。
“仇研究员,幸会啊。”
好不容易等到祁卉尴尴尬尬地调整过来,林海文才把想法给她说了。
“你看吧,现在公司越来越大了,事儿也越来越多,昨天木谷给我说的,有差不多二十多个会等着我,我是真的没有那个时间。毕竟除了创作剧本什么的,我还得画画对不对?而且等下半年,我去天美教书,就更忙了,虽然课不一定多,但总得跑两天。但很多邀请,指名点姓地要让我去,我是敦煌的董事长,名正言顺的。所以啊,我就想着,要不你来坐这个位置,一些活动你可以去出席一下,算是积累人脉,熟悉市场和管理,对不对?也可以监制一两个片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