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25章 小黄,快活呀

反正说着说着,就定了要是真有,给陆家留一只,老王点完头之后,才终于反应过来。
“……”
“要是母的,万一生了小的,可以去要一只啊。小黄你们留不住,要一个王老师家生的,从小养起,不就行了?”林海文脑洞大开。
“……”
“……你都教了它些什么。”孙秀莲瞪了林海文一眼。
“嘻嘻嘻。”小黄假笑一通,叼走吃掉,然后就继续看着孙秀莲剥松子。
一人一鸟,自得其乐。
“君子一诺,不可轻毁啊,王老师。”陆松华这会儿就得出手了。
有点坐视着自家的猪去把人家的好白菜给拱了的感觉。
“孙老师这退休手续得办了吧?”
“呵呵,之前那个汪同春吃坏肚子的时候,我也在场呢,听到你们说级别,就问问。”林海文给搪塞过去了。
“就这么着了,现在就给王老师打。”
林海文哑然:“他们家的是公的母的?”
“嗯嗯嗯,死鬼,你赶紧吃吧。”孙秀莲和*图*书递了个松子仁给小黄,她对小黄越来越好了。今天就是因为想念小黄,给祁卉打了电话,结果祁卉回学校弄毕业的事儿去了,她才给林海文打的,一般情况下,都是祁卉带着小黄来陆家,比林海文来的还要多。
好歹还有个林海文:“没事没事,都是鸟,哪能控制自己,也没什么男女区分,还不是瞅着好看就动了心思,严格来说,生物学上叫发情嘛。王老师,勿怪勿怪,你们鸟还是很不错的。”
“行了行了,别盯着它们看了,多不好意思。”林海文扶着王老师回了客厅,留下两只鸟继续开心,老王确实迷糊着,被他领了回来:“王老师,我们家那鸟啊,有人开了400万,我都没卖呢,特别好,特别有灵性,你说这要是就怀上了,我还很挺期待的呢,后代要有我们家鸟的三分灵性,那就得是珍品了。”
陆松华跟孙秀莲也是听的目瞪口呆,两人对视一眼,齐齐hetushu.com叹了一句:“噢?”
不需要两步,就能看见书房里头的风景。
继续傻眼。
陆松华是全国作协的副主席,还真就是这个级别。
“下个月就办,大半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孙秀莲摇摇头,她是文化部正处级的干部,跟老王退休时候的行政级别是一样的。
“哎呀,老王,你们家鸟怎么把我家小黄玷污了?”
“不对啊——”
“得得得,今天这就是一个圈套。”老王只好认了,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不知道,怎么了?”
老王傻眼了,更傻眼的是后面。小黄听到孙秀莲喊一声,突然往后一倒,往前拱两步,立马从上位到了下位,看着真有点被玷污的感觉。
孙秀莲赶紧否认,这要不说清楚,明天就不知道多少人在传了。
老王觉得世界发展太快了,他已经老了,追不上。
林海文眨眨眼,受教了。
孙秀莲也看着,两人对视笑了笑。
“怎么了?”
“哎,是啊和-图-书,那是个事业单位,对年龄要求还好,怎么着?孙老师有意愿去争取一下?”
这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其实林海文知道他的意思,小黄把人家拐到房间里头给叉叉哦哦了,最后还上门去要小鸟,这有点过分啊,抹不开脸。
林海文瞅了一会儿,对孙秀莲的耐心表示敬佩:“它会自己剥的。”
“死鬼!”
很高。
“上回啊,上回楼里的老吴啊,校办退休的那个,他们家也想了一只,虎皮鹦鹉,听说小黄特别漂亮,还拎着他们家的鹦鹉来了一次。结果小黄跟人蹭蹭,就把它给赶到书房里去了。我们在外头说话呢,也没注意,但老吴走的时候,说他们家鹦鹉有点不太对,羽毛都乱了什么的,别是给小黄欺负了。”
“客官不要嘛。”
孙秀莲赶紧下厨弄了一顿,还拿了好酒出来,陆松华是不能喝的,林海文陪着喝一点。
“它无师自通,自学成才的,骨子里就很坏,上回还把我们楼里的一只和*图*书八哥给强来了,要不是我跑得快,人都得把它抓了拔毛。”林海文给说了一下上回董老板那只可怜的八哥的事情。
孙秀莲想了想,她是真想养一只,但是去花鸟市场看过之后,觉得都不如小黄十分之一,一直也没下手,可要是小黄的后代,说不准真能遗传它的灵性呢。她心动了,去瞅陆松华。
这问题有点尴尬啊,公的母的,也只有小黄这么荤素不忌的才需要问。
然后他就被大家伙给打击了。
“啧,陆老师。”林海文计上心头:“您可以邀请王老师常来,带着他们家的鸟,然后让小黄多多相处一下,顺势提出来让他们亲近亲近,嘿咻嘿咻,这样不仅能够掩盖住之前的意外,还能顺理成章的拿到小鸟。要是王老师不同意,就说他们家鸟把我们小黄强行给玷污了,作案工具就不没收了,但赃物得拿回来。小黄身价400万,怎么可能主动看上他们家的鸟,是不是?”
王老师下着棋,突然发现自家鸟不http://m.hetushu.com见了,也没说话,也没让别人说话,就起身去找了,孙秀莲都抖了一下。
“位置啊。”林海文又想了想:“最近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不是空了个副秘书长出来么?那不就是副局级的?”
林海文对级别这事儿,不怎么了解:“孙老师,怎么不搞个副厅局级退休啊?不是都有个退休升半格的说法么?”
这就说到下一代了?
“哪有那么容易,哪来那么多厅局级位置。你要知道,到了厅局级那就是高级干部了,待遇是要上一个大台阶的。老陆这样的,副省部级的待遇,那全华国也没几个。”
陆松华瞪着他:“这,这——”
“老陆啊,你们这是给我挖了个坑啊。”
孙秀莲还没说什么,小黄自己叫了起来。
老王张张嘴,有点迷糊了都。
连说话的孙秀莲,自己都傻眼了。
过不多会儿,已经退休的老王就拎着鸟来了,大家开开心心的下下棋,聊聊天,林海文就偷摸看着小黄一点一点地把人家鸟给弄进书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