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43章 好日子

小黄鹦鹉正在嗑瓜子,孙秀莲给它准备的。林海文要把它送给陆家的时候,它连瓜子都不爱吃了,后来拿了回去,每次过来才赏脸。这会儿歪了歪头,看见石啸一脸便秘的样子,“嘎嘎嘎”叫了起来。
央视出庭应诉的是法务部门的负责人,出庭之后,被一群媒体给围住了,也是难得的体验。
瞥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石啸,林海文切了一声:“你当我就没办法?我找个几十家报纸,一家买一个整版,把判决书给贴上去。你说行不行啊?”
公母俩把石啸给欺负了一顿,赵文灿才进门。
林海文选了这几首民族唱法的经典,无一不是原唱歌手的保留曲目,足以受用一生。
“央视的一切行为最终都会合理合法,谢谢,谢谢大家。”
有人认为这是对新闻自由的干预,也有人认为这是新闻规范的一个标志性成就。连央视这样的央字头的媒体,都需要遵循新闻公义,这对于整个行业的示范意义是很重大hetushu.com的。
闲聊一通,等着开饭,百味楼的伙计送了十来个菜过来,大家吃了个酒足饭饱。石啸先撤,孙秀莲跟赵夫人,还拉着个祁卉,趁着太阳挺好,到小区里头转转去了,燕明园里头,有好些地方可以看的,大师故居,小公园,泰朝末期的老建筑,京城大学百年积淀中的一部分,就坐落在燕明园里头。
屋子里,就留下赵文灿、陆松华跟林海文。
“那人家就是不干,谁也没法强制啊。”石啸眉飞色舞的,看着林海文不满意,他就蛮高兴的。
“哈哈。”林海文笑的挺开心,瞅着石啸:“石啸啊,怎么样?这个主意。”
“您对结果怎么看?”
“物似主人形,你这只鸟就跟你一个样。”石啸咬牙切齿的。
陆松华还真没当林海文是在说笑,这小子又刁又蛮的:“不一定有人愿意卖吧?”
但网民们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林海文的。
央视毕竟不得人心。
“暴发http://m.hetushu.com户嘴脸。”
总体来说,媒体界的声音比较两极。
这段绵延半年多的官司,终究尘埃落定,经历了一审、上诉、终审等一系列程序,夹杂双方在媒体上刀来剑往,说这是本年度最受娱乐人民关注的案子,并不过分。
摇头晃脑的,怎么看都是在嘲笑啊。
楚薇薇跟祁卉的来往,比跟他还要多的,毕竟他到处瞎忙,还有大段的时间都花费在画室里,没什么剩余时间。倒是她们俩,有空出去转转景点什么的。祁卉拉着谷萩,楚薇薇也拉着同学,几个女孩逛了不少地方。
“《法制报》,呵”林海文眉毛都竖起来了:“那是个什么报纸?有人看么?糊弄我呢?”
赵文灿不是不识货的,先是被词儿给惊了一下。倒不是说好到天崩地裂了,只是这简直是经年的主旋律作词老手,才能写出来的东西啊。林海文这个——他看过《讴歌》,眼下这么一对比,不由得内心一阵疑惑:“难道和*图*书这个小伙子,真的是满腔正气,爱国爱民?内心涌动着对祖国,对人民,对生活的无限热情?”
“我知道呀。”祁卉把果盘放下:“薇薇跟我说了,说要请我们吃饭呢。”
“做一个暴发户,难道不是很爽么?”
林海文冲他挑了挑眉毛,得意洋洋。
石啸憋了憋气,看见祁卉端着削好的苹果过来,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哎,林海文,你知道不知道的,楚薇薇跟曲颖那个《帝王出行图》的专题新闻,最近拿了我们学校年终最佳专题呢,她有没有感谢你?曲颖说了,要不是你帮楚薇薇的忙,她们才拿不到呢。”
“……”
“那么央视会进行申诉么?”
啊咧?
央视终审败诉。
“我们尊重司法判决,但对结果并不认同,我们认为央视在新闻报道过程中并未对原告名誉权进行侵害,我们的一贯立场没有改变。”
祁卉正在给大家削苹果,听到林海文的话,没忍住。
噗。
走眼了啊。
和-图-书总有人愿意卖的,再说了,我买得多啊,央视还能一个一个去找麻烦?”
这么贤惠?
“我们还需要进行研究之后才能决定。”
所以很快,内部人士就透露出来,央视不会进行申诉。跟这个同一时刻传出来的消息,央视也不会履行判决,也就是说不会在30日内,于官方、官微等平台上公开跟林海文道歉。按照这个处理模式,法庭会在法制报等报纸上刊登判决结果,为林海文恢复名誉,当然一应费用,由央视承担。
林海文招招手,小黄就飞来停在他肩膀上,蹭蹭他,一派和谐美满人间好风光。
“这是我写的几首歌,请赵老师过过眼。”林海文递了几张纸曲谱歌词。
终审之后继续申诉,这是要有明确条件的,除了一些硬杠杠,比如审判员是利益相关方这种,大多数都是有新的,足以推翻原判决的证据才会被受理。显然,央视是不符合这个条件的。
赵文灿接着就看:“你还用让人过眼啊?这是《好日子》,和_图_书《在那东山顶上》,《我爱你,塞北的雪》,《我爱你华国》……嚯,天南海北,小家大国,这四首歌,都包了?”
今天林海文在陆家招待赵文灿,祁卉也在,石啸也在,赵文灿也会带夫人过来,算是一个家庭聚会。说起央视传出来的消息,面子大过天,就算是出钱,央视也不愿意公开道歉。对这个,林海文是不爽的很。
“行啊,你有钱你厉害。”
同为媒体的各方,却也是态度不一,公开支持央视的没有,但落井下石的也没有,大多要么是就事论事,把来龙去脉说一通,也不添油加醋放私货。剩下有所评论的,也多是引用,引用媒体界的人士,引用网民的言论,最后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记者估计也是难得逮住央视的人一通为难,问的又快又尖锐:“如果决定不再申诉,那么央视会履行在公开平台上向林海文道歉的判决么?还是计划过期之后,由法庭强制执行?据我们所知,此前央视有过不履行名誉权案件判决的前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