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42章 判了

“是李老师的学生,也是歌舞团的独唱歌手。”
“李江的学生?还是歌舞团的歌手?”林海文一想,这么拽他面子的,也就跟李江有关系了。
“……没有哎。”祁卉一皱眉,看着这只鸡油黄的漂亮鹦鹉,眼神不对了:“我觉得这是一只没良心的鸟,一点也没伤心啊,这都三天没见着了。吃得好,玩得好,油光发亮。”
“那沾林大老板的光了?”
说实话,他到不觉得尹圆圆做的过分。之前李泽超的事情过后,李江也是不得不携妻带子公开道歉,60多的人,确实让人看着不忍心。他的学生对林海文有意见,那是再正常不过的。虽然在秘书长看来,只是因果循环而已。
“她,她是——”
“卖?”
“那倒不至于,至少像是什么郎坤这些,新闻中心那些,得被收拾掉吧?”
祁卉难得前两天带着它出去逛早。
“至少,你口气到不小。”陆松华摆摆手:“算了我不管你了,老赵那里,我帮你约,约好了给你电话,你看看是m.hetushu.com你们自己聊,还是要我做个东道。”
晚会的水准还是不错的,央音毕竟是桃李遍天下,太有名的不会来,但差不多多的,来了好几个,属于那种够不上央视春晚的级别,但卫视春晚能上。京城舞蹈学院的舞蹈节目也很精彩,其它一些诗朗诵啊,创意剧啊,都还挺好,至少没有坐不下去的感觉。
“你还打算跟央视杠一辈子?”
陆松华狠狠敲了他一下:“你真是要掉进钱眼里了。”
“好说好说。”
祁卉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送送你,有空请你到我们央音来指点一下,作曲系的那群孩子,对你崇拜的不得了。”秘书长说着客气话,送林海文出门。
“我有什么不能写的?我有什么不会写的?”
“……得,那你想干嘛?”
“有什么夸张的。”祁卉切了一声:“肯定是,哼,也就是一只鸟,要是猫啊狗啊,我就得带它去做绝育,省的它祸害人。”
央视创台这么多年,自从开始播电视剧和*图*书,就从来没有一年像今年这么惨的,收视率、讨论度、口碑、市场份额,全都被卫视给压下去了。列出来的那些年度十大佳剧,青春偶像剧榜单就不说了,本来就没有他们的事。但今年的正向电视剧榜单,官方的,私人的,央视也就是寥寥两三个,还不靠前。可能是被逼急了,放话出来,想要在电视剧开道口子,等于吵归吵,电视剧还是继续合作。结果就被林海文一巴掌甩了回去,央视连夜收回之前的话,这可不就成了个笑话么?
老人家其实项少有怕烦的,更多的是怕寂寞,陆松华也不例外。
“那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林海文揉了揉它的小脑袋:“总不能天天带它去逛。”
……
第二天,林海文去见陆松华,让他引见一下赵文灿,音协的副主席,虽然他自己够得上,但有陆松华做中间人,气氛会融洽一点了。
“原来吧,我觉得写哪些歌不赚钱,卖不出去,参加晚会什么的,对我也没用啊。”
年底总是收hetushu.com获的季节,母猪揣上一个崽子,哈士奇搭上了隔壁的德牧,小黄都跟小区里头的一只八哥对上眼了。
人还没约到,法院先开庭了,事实很清楚,当庭驳回央视上诉,维持原判——在官网、官微公开道歉。
“自从音协那边邀请我进去,跟开了个闸似的,求曲子的太多了,商业公司还好,文工团,歌舞团的尤其多。也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我能写那些歌了。”
陆松华被那个贱吧嗖嗖的眼神逗乐了:“你这还没写出来,就担心央视会不要脸皮用你的歌了?你写的什么呀?国歌啊?”
……
这个事情,都快成了业内私底下的笑话了。
结束的时候,新的秘书长特意过来跟林海文招呼了几句。
“嘿嘿,昨天的事儿,也是给了我一点触动,写几首还是有必要的,毕竟,难免碰见那圈里头的人,总不能左一个白眼右一个白眼的收着。我想着让赵老师帮我看看,牵个线,找几个合适的人,卖几首歌出去,也攒点资历什么的。”林海文把昨m.hetushu.com晚的事情说了。
“想得开,还不好?”
边上经过了一个女歌手,叫尹圆圆的,热情地跟秘书长打了声招呼。林海文倒也笑笑,打算耽搁时间寒暄两句,可惜一个“你”字,被堵在了嘴边,尹圆圆没理他,只是隐隐约约丢了个斜眼,就这么走过去了。
“怎么想起老赵了?”
陆松华觉得自己再跟林海文讨论这个,一辈子攒下来的那点觉悟都要沦丧了。
林海文觉得浑身冒冷汗啊,赶紧转移话题:“晚上的文艺晚会去么?”
“什么叫合适的人啊?你不是说有人联系你么?都没有合适的?”
秘书长这么长袖善舞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不让您忙,我从百味楼叫,叫个山珍海味一锅烩。”
林海文可能还没从李莫愁的震撼当中缓过来,挺纳闷的来了一句:“你也没吞——呃,那什么,我晚上那个比较晚啊,你早点睡。”
“不是那个,我跟央视还有矛盾呢,我写的歌不能叫央视拿去唱了呀。”林海文一脸您忘了吧,可不能叫人占了咱们便宜和_图_书
“不去,肚子不舒服。”
“那你能不能写呢?不能写,让老赵帮你说说?”
绝壁是李莫愁!
“那必然是好歌啊。谁知道央视呀,官司这都快二审了,他们还放话出来,说什么不排斥优秀作品,还不是想找个台阶用我的剧,做它的春秋大梦。”
“负心薄幸鸟!”
“就在您家呗,不烦的话。”
今天这个晚会是京城艺术教育联合会跟京城台联合举办的,年年都有。今年邀请林海文的,是中戏的院长,也是联合会的一个副主席。可能是头前的不愉快,让他们想要弥补一下,规格很高。
“……太夸张了吧?”
“太有意思了,一见到那只八哥,嗓子都细了,还唱歌呢,咿咿呀呀的。”
“成,还得给你赔上一顿饭。”
没跑,林海文耸了一下肩膀:“那行,我就走了,再会。”
黄副部长卸任了秘书长,本来也就是到了换届,再来这么一出,基本就没人提他。
“当然了。”林海文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我又不是那些脑子缺一块的,白送谁肯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