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44章 有诗才

“我这不是没有你面子大么,现在外面谁不知道啊。能让敦煌林海文松口的,就两个人,一个是你陆松华陆老先生,另一个就是天南美院的常硕常教授,外人的面子,那是一概不卖的。”
林海文怨念丛生地看着一眼陆松华,松开维持的挺费力的表情,恢复到一般样子,就是云淡风轻,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那个欠揍样子。
“哈哈。”陆松华一早就知道老赵要被怼一次:“你别跟他斗嘴了,上回《明月照大江》之前,京大出版社的找到我,说是他没有意愿出诗集,也不让收录。我就问问他怎么考虑的,结果过了两个月,他就丢了一本《明月照大江》出来,说是多年积攒。他就这么大的年纪,多年是多少年?我估计那五十多首,得有一多半是赶出来的,嘿,偏偏他就有《行路难》《山居秋暝》这样的千古名篇出来。那能怎么办,还不是只有服了。”
“行,那我就拿走了。”赵文灿指了指曲谱。
大门外,听到一阵爽朗的大和*图*书笑,孙秀莲跟祁卉她们说:“肯定是海文又干嘛了,他一来,老陆就笑成这样。上回隔壁的王教授,还问我老陆是不是听了那谁谁的相声呢,学了个词,叫什么‘笑点’,说我们家老陆的笑点低。”
“我跟您说实在话,也请您给参谋一下。我跟央视现在是水火不容的,所以我的歌肯定是不能上央视的节目。噢,您别担心,人当然我管不着,我就是说他们在央视表演,或者是央视独家转播的晚会节目上,不许唱我的歌,这个是要明确写进合同的。这么一来的,究竟是写给大牌,他们能扛得住央视,还是说写给不太知名的,比较便利一点。您觉得呢?”
连着哼唱、看曲,品词,花了大半个小时,才把四首歌看完,长出了一口气。
“您真要,我就送您了。明儿再写个十首八首的,不费事儿。”
“得,你有道理。”赵文灿认了,主要是这几首歌比较吸引他。
还没有人通过赵文灿跟陆松华的关系招http://www.hetushu.com过来,主要是目前来说,到这个级别比较夸张。
林海文走到今天,算得上是登堂入室,全国作协的委员,一共就那么200多个。大家盘点他辉煌无双的履历,就能看到,有两个人算得上是他的老师,陆松华和常硕。后面那个不说,正儿八经拜的,前面这个虽然没有正式名分,但说起来比常硕还要得到公认。林海文一路走来,可以说陆松华出头的少,但都在后面帮他保驾护航。
“……孙老师,您有诗才啊。”林海文挤了一句出来。
进门的时候,三个老少爷们正在吞云吐雾,被逮了个正着,林海文还好,祁卉暂时没管他,但那两位,烟都是按支管制的。
“赵老师有事儿,我当然也不敢推辞的,只是有时候忙,略怠慢一点,您也别见怪。”
“还是找成名歌手的好。”赵文灿认识的人,大部分都是成名歌手呀。尹圆圆那种级别,他就不太熟悉了:“这几首歌,风格还都不太一样呢。《好日http://www.hetushu.com子》,我倒觉得挺适合雷思玥的,她是西南少数民族出身,嗓子很亮很高。《我爱你,华国》这首歌,那一般人也唱不出来,王丽梅怎么样?地道的女中音歌唱家,特别浑厚,感情拿捏也很好。”
“哎呦,看这几首歌出去,我以后也不得安宁了。老陆,到时候你也逃不掉。”
眼见林海文无所谓地点头,他都笑了:“不怕我据为己有?”
“笑一笑,十年少啊。”赵夫人说着客气话。
这还没有发表的歌,是挺有风险的,但是赵文灿就完全不用担心,以他在华国民族音乐领域的权威性,谁敢动手脚,那叫老寿星吃砒霜再上吊,想死到没边了。
陆松华看着赵文灿的表情,就知道这位多年好友,估计是误会了,偏偏林海文这个时候脸上端着的,就是那股久经锻炼的无知少年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要多纯洁有多纯洁,有时候林海文都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大的原创成就,大约就是这幅表情了,那真是真的和*图*书不能再真了,不管是多么有阅历,阅人无数的老手,在这张表情底下,那都得要怀疑一下林海文内心深处,是不是就住着一个纯洁少年。
赵文灿在曲谱上敲了敲指尖,这还真是个问题。民族唱法不上央视,这是不可能的,那还有什么可混的?但如果只是说不唱林海文的歌,这一点压力的话,能抗,而且愿意抗的,不会少。
“哈哈,你们这不认识了么?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直接找他呀,跟我有什么关系?”陆松华一挑花白的眉毛,笑着看赵文灿。
只要陆松华开口,林海文必然不会驳回去。但直到今天,陆松华只为石啸他爸爸石川,给林海文开过一次口,拿了一个《马向阳下乡记》,过年的时候开播。究竟有多少人找到陆松华头上,林海文也不得而知,但老人家很有原则,也特别有力量,反正找到他的,大概都不会是一般二般的人,但他就是一概推回去——这可能也是陆松华迟迟不提收林海文当弟子的原因吧。
“瞧瞧,多会说话。”赵文灿www.hetushu.com也不继续说这个:“你怎么说?有人选了?”
“老赵啊。”陆松华有点不太忍心,衡量一下,觉得这基本也就是林海文的恶趣味,没什么大碍,就给他戳破了:“海文这小子,写东西全靠天分,不看阅历,也不看思想什么,你就别多想了。”
赵文灿张张嘴,没说出话来,点了点林海文:“差点就让你给糊弄了。”
“哎呦喂,笑一笑,抽根烟,生活似神仙啊。”
“这几首歌,至少我看过去,应当是每一首都有非常高的水平,不敢说一定能唱红,但任何民族唱法的歌手,都不会拒绝的。你找我来,看来不是找不到人唱了。”赵文灿想了想,明白了一点:“而且据我所知,找你约歌的人,不少吧?”
孙秀莲挺高兴的。
“我听着你怎么就那么得意呢?”
“您是专业的,您来看,主要还是她们的意愿。”
“啊?”
“嘿。”
您又不是我,没有书虫,怎么能靠作品看人呢,啧啧。
赵文灿这个话,在外面传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什么也没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