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41章 横扫青艺赛

“林老师,您今天拿到了很多的奖项,而且跨了很多的行当,让人惊叹。我相信很多人都非常好奇,您是怎么做到的?”
青艺赛已经是熟门熟路,他拿到的奖,都快装一柜子了。
一个人横扫四大门类的头奖。
“完了完了,青艺赛以前还是比较权威的,现在有个大神在外头坐着,不管谁得奖,估摸着都得少三分成色了,惨。”
男主持人赶紧把跟龟兔分不开的林海文,好言好语地送了下台。
“那一回是主持人问我,究竟天赋重要,还是勤奋更重要,我觉得也可以用来回答今天的问题。跨界也好,在某一个行当做到不错的成绩也好,终究还是这两个东西,一个是天赋,一个是勤奋。我要写诗、写剧本、写歌、画画、创作舞蹈,当然还要经营一点小小的事业,总归一个是在这些方面都还有点天分,第二个呢,我也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太多了,太多了,以后不http://m.hetushu•com评了,机会都让给年轻人。”林海文发一微博,配图上面,是他一柜子的青艺赛奖杯。
“……他是官方邀请画家,用不着名额。”虽然不愿意说,但竺宇也没办法改变什么呀:“这还是法国那边提出来的,说是希望林海文能把《不语观音》拿出来,最好再拿一副新作。说是欧洲那边,有些人对林海文的风格比较有兴趣。”
林海文的感谢词,也一次比一次短。
“羡慕啊,眼珠子都绿了,我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啊。”
又来了!
然后他看着男主持人:“你是一只兔子的话,只要不偷懒睡觉,能跑步,也能跳远,还能跳高。”
“楼上干嘛的呀?画画?写诗?还是写小说?”
当然不是他一个。
来了!
“大神,你让那些四十多的青年诗人、青年画家、青年什么的,怎么办呐?”
桐城美院这就算是坑了,连乐军都没有受邀和_图_书,气得他说常硕公报私仇。
“那找常老师啊,找林海文有什么用?”
当然,他是跟青艺赛组委会说过之后才这么做的,青艺赛里头,陆松华、摩诘、谷云盛,好多人都是他的老师、老熟人,他不可能肆意胡为的。就是这个微博发的,还是有点欠揍。
林海文!
林海文!
……
男主人心里一阵灰暗,还是没躲过。
林海文砸了一本诗集出来,青艺赛组委会,也就是按照去年对《讴歌》的惯例来颁奖,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各自给一个,比如一等奖是授予《行路难》《山居秋暝》《题白龙寺后禅院》等,二等奖是授予《长门怨》……等。
林海文笑笑:“我曾经在这个舞台上说过兔子和乌龟的故事。”
到最后接过舞蹈创作组的评委递过来的奖杯的时候,林海文一笑,全场都跟着一起笑:“嗯,今天是个好日子啊,谢谢太多遍了。但还是要感谢刚刚上台的http://www.hetushu•com殷丽老师,还有《千手观音》的舞者们,特别不容易,特别辛苦,但也特别伟大,特别壮美。很开心大家会喜欢这个舞蹈,一个植根于传统文化,通过最新的舞美科技来体现的作品,谢谢。”
让给年轻人?
“算了。”竺宇灌了一口啤酒:“下回再说吧,反正落不着的也不是我一个人。”
组委会里头的法方人员,不可能提很多华国画家的,他们也不知道谁谁谁,除了林海文这样的,一般国内画家都是常硕他们决定,不管是需要名额的青年画家,还是邀请的名家,都一样。
除了这些意料之中的奖项,《明月照大江》手写册,入选书法组一等奖、《不语观音》入选美术油画组一等奖、《千手观音》舞蹈入选舞蹈创作组一等奖。
“在京城沃尔玛卖肉的,太子店,你来了给你打折啊,报大神的名字。”
于波没话说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道理都知道,但谁m.hetushu.com能时时刻刻做到呢。
下面坐着的人,十之七八都是前年的老面孔,对林海文那个兔子和乌龟,来描述天赋和勤奋的故事,记忆犹新。
12月底,青艺赛颁奖典礼在京城大会堂召开。
对——吧?
“那也是林海文自己用啊。”
“蒋老师帮我问了,常老师说给了林海文,让他决定。”竺宇都觉得自己是一腔悲愤了,他想要而不可得,林海文居然手里都有富裕的了,这是何等的草蛋啊:“于波,我是真后悔啊。你说人啊,真是迟早有报应的,我要是不发那个奚落嘲笑的短信,厚道一点。照蒋老师说的,真心诚意地帮林海文安排着,今天我也有脸去开口啊。”
林海文!
评委们一次一次报出这个名字来,一次一次把奖杯递给同一个人。
整场为之一静。
不过也很期待林海文接下来的话,林海文没有让他失望,他看着女主持人:“你是一只乌龟的话,只要别钻人厨房,能潜水,能抗压,也www.hetushu.com能长寿。对不对?”
“……好啊,正好住在边上。”
竺宇点点头:“老师说常硕拿了一个名额。”
“林老师,请留步。”女主持耳朵里导演提醒她留人,《千手观音》是重点,必须得采访一下。她是头一回主持青艺赛,但是身边的男主持,恰恰好是前年那位。看见身边人要问问题,想要拦来着,不过来不及了,也不可能真去拦。只要拖了拖步子,离林海文稍远一点。
“让你去问林海文?”于波是画版画的,对这个没需求。但他知道,竺宇对这个名额非常渴望,他还没有出国展过,这一次是一箭双雕的机会。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蒋院长的名额没有给到他,给了他师兄——谁让国内40岁都还算青年画家呢。
可人家常硕邀请的人,水准不比他低,这就没地方说理去了,总不能说我资格比他老吧?资格这个东西,有人买账就有用,没人买账就没用。德高望重,还是倚老卖老,这就是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