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4章 高人,还是谪仙

好大的口气,妖孽!谭飞简直要耍起桃木剑,泼起黑狗血,唱起戏来了,“那我等着看了,看你考了多少。”
林海文愣了一下,“哦,可能是刚才漏了,不过也没关系,就是留个纪念,又不是要给你立做人宗旨,你别介意啊。”
林海文说了不管,就是不管了,写了时间和名字,印章倒是随身带了,毕竟是文化人了。一个“清凉山人”印,算是第二次用。
我怎么不嫌弃,我嫌弃的要死,这是什么东西,学过两个月的写的都比这好。
“你的字,怎么练出来的?也是天赋?”谭启昌还是问了,原本一路上,他是想装高人来着。
手生是有的,但生到了小学一年级描红班的水准,那是没见过的。这跟夹生饭是见过的,但直接煮稻子的,那也是没见过的,是一个道理。
林海文顿了顿,“不是。”
“真是一年了。”林海文叹了一句,“比我练习油画的时间,还长呢,啧。”
这幅被作为“m.hetushu.com五个一”的书法作品,自此诞生于京大校史馆。这也是林海文头一份书法作品,跟他的古诗词,现代诗词,歌曲一个样子,出世就是惊天之作,没有一点点铺垫,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这么稀里哗啦地扔了出来。
陈兴不想给,倒不是他喜欢这幅字,而是如果给了,岂不是等于要被永远留在校史馆了?到这个时候,他不可能不知道,林海文就是在耍他了。怎么可能将将好就把“脱离了”给漏了,还写成这个样子——以后来参观的,不得好奇么?一好奇不得问么?问了之后,他不就名扬四海了么?不过是臭名。
开着开车,老谭突然笑了,坐在后座上的小谭,等会跟他们一起混饭吃的,不太见得到他老子这个表情。
“……我要叉死你。”谭飞举了举他手上叉子,上头还有一个小肉丸,整个姿态比较迷人。
写了这么八个字,林海文手感找的差不多了,闭眼酝酿了和-图-书一下,把架势摆的很足。但是,几乎身边所有人,不管是谭启昌,还是陈兴、王老师,或者是那个大学的姑娘,没有一个相信他能写出什么好字。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林海文放下笔,耸了耸手腕,“练得这差不多了,陈兴老师,也是你一番好意,阴差阳错才有这个机会,这一张,你要是不嫌弃,就送给你了。”
但是也有很多不赞同,“他应该是谪仙下凡,看着一回就会,做起一次就好,写出来样样都是经典,泼出来的都是才华雨露。”
“老三啊。”林海文回头瞧瞧他,“京大这点分数,我还是有的。”
“说得好像你要来就能来似的。”谭飞堵他。
原本应该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现在成了“一个低级趣味的人”,“脱离了”仨字,没了。
陈兴目瞪口呆看着这幅成品,然后又看看自己手上这幅低级趣味,偏偏校史馆的主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http://www.hetushu.com要不,林先生,陈老师,那一幅也留在校史馆吧,毕竟试笔之作和成作,差别如此之大,也是一番佳话呀。”
这么一算,不多不少正好一年。只不过他没有得到书法经验册,也就是今天之前,练的效果不咋地就是了,从狗爬变成三四年级的水平。
“你啊,你啊,上次我遇见海云生教授,他还说少年意气,偏偏才华横溢。没想到,我今天也是当面见识了一次,你这么做,可把陈兴给得罪了。”
“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至今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不过我后来被问得多了,也好好想过,隐隐约约觉得,应该是这么一个答案:那就是天才的世界,可能就是这个样子的吧。比如达·芬奇、毕拉哥拉斯等等。”林海文一脸严肃地看谭飞,心里狂乐,“老三,不用自卑,在普通人中,你已经很优秀了。”
“一个人怎么能会这么多的?”谭飞打小也是学过钢琴,学过小提琴的,不m.hetushu•com过都是稀松寻常的,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也是书法,现在也拿不出手了,林海文现在这个水平,他大概连个点都够不上。
老谭和小谭,有点儿沉默。
“不不不。”王老师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就是看看。”
……
他举着这张纸,一脸懵逼。
谭启昌开着车载他,陈兴他们都散了,最后那幅字还是被陈兴拿走了,至于会落个什么下场,林海文不知道。
一睁眼,挥笔点墨,一笔楷书,端方正直,骨骼挺立,活脱脱是经年书法大家的手笔。
“我又不来京大。”
“王老师,你想要啊?”
那个想要提醒林海文漏字的,突然想到了啥,眼珠子瞪得特别大,忍不住去瞧了瞧陈兴手上的字,一脸纠结。
陈兴干笑着接了过去。
“他特别像是一个高人,在深山里练了一身绝世武功,出世之后,惊艳天下。”有人这么评价林海文。
中文系的交流还是很愉快的,毕竟是一帮懂行的,聊一聊诗词,历史,谈谈风www•hetushu.com花雪月,一直到晚上,谭启昌请他在京大吃了顿饭,京大有一个“潘家楼”,烧的是正宗京帮菜,一般小型招待都放在这里,林海文尝了尝,有一个酒盅肉炖豆腐,放在五福珐琅碗里头,又好看又好吃,很有点宫廷风味,倒是几个小点心,他不太喜欢吃。
“有什么好看的。”陈兴嘀咕了一句,拿了起来,自己又看了看——哎,不对啊,“林先生,这个,这个,怎么是,啊?”
林海文自己估分是680多,虽然分数线还没出,但这个数,基本上是不会有问题的,去年京大在河东的录取线只有654分。
“……”
林海文还真是认真想了想,“自从写出《明月几时有》,我们学校的语文老师说我的字有点配不上我的诗,我就开始练了。”
“只要陈老师没有意见的话。”
“噢。”谭启昌了然地点点头,“那是打小练的?不过能在这个年纪练成那个水平,不得了,比老师也不差了。”
“也没有那么久,练了一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