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5章 生老病死

今天可以,昨天不行。
“没想到啊,叔叔还得了你的好。”冯老板比较淡定,不像是过两天就要手术的人。
昨晚摩诘说要来接他,把他吓了个够呛,好歹给劝住了。
一位副校长给安排了晚宴,请了几位教授作陪,摩诘也在。
唯独有一个女孩子,特别崇拜林海文,应该是属于看《红楼梦》能看的惊呼一声“我的宝玉啊”,然后吐血昏过去那种。把林海文发表在《古诗观止》上的古诗词,后头发在《诗苑》上的《错过》和《神女》,以及《讴歌》都拿了来,没有发表的《相思》,被她拿粉色的硬纹纸,用细细的小楷写了上去,字体秀美,很有点功底。签名的时候,还随身带了毛笔墨水。
不过他没找见。后头保安来赶人了,这个时候倒不是车辆高峰期,但堵在医院门口,任何时候都是要被赶走的。
林海文“呦”了一声,这可少见,傅成对家小的爱护,那是相当厉害的,估摸着是看这个老板,是一个比较正派、有和图书爱心的人,才改变了态度。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林海文是这么想的。
人大的行程就寻常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京大那边的动静,厅比较小,200多个学生,问的中规中矩。
从人大告别出来,海云生本来要留他吃个晚饭,但他要去一趟医院,就婉拒了。在路上,傅成给他买了份盒饭——居然是15块的那种,只有一个粉末状的狮子头,一根半焦的烤肠,还有一点土豆丝,一点青椒。
“是”“好”“知道了”“没问题”“到了”“记住了”“我先走了”。
“你说他是不是对我特失望?觉得自己这么辛辛苦苦,也没一个撑得起来的儿子。”
“海文先生,您能用毛笔给我签一下么?”
“总之好好调理,阿姨也说了,等你好了,生意就不做了,慢慢来吧。”林海文陪着说了一会儿话。可能是人一旦生病了,尤其是癌症这种大病,价值观什么的,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以前冯老板也和_图_书是个牛哄哄的人,林海文见过几次,很大气,都是直接掏钱给冯启泰,让他带着林海文出去搓一顿好的。但现在,也开始谈过去,谈无奈,谈看透了。
“我突然想起来,那天我在教室说笑,现在想想,真特么混蛋啊。什么20万的车,说不定就是他现在身上的一个癌细胞换来的。”冯启泰蹲在路边,揉着自己的大脑袋。
傅成瞥了瞥他,“不要掉在车上,不然又要洗。”
“叔叔看着状态不错。”
第二天早上7点,林海文飞到西京。
饭都是软的!
“……谢谢。”
“来得及,重要的是一切还来得及。”林海文拍拍冯启泰的头顶,“你想想,要做什么,到时候我帮你参考一下。”
林海文从善如流,拿了毛笔,给她细细写了“清凉山人林海文”,她都快哭了。
“虽然你是年轻了一点,不过达者为先,咱们平辈论交。”头一回见面,就很自来熟,准备“自降身份”和林海文相交了。
到三一四院的时http://www•hetushu.com候,冯老板醒着,精神看着还可以。
“我就是没带钱,欠你一餐,你也不用这样吧,傅成同志?”林海文说起来,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这么简陋的晚餐了。他毕竟是个有钱人了,不说天天吃什么澳洲龙虾,意大利松露啥的,至少一百块的标准是要有的呀。
林海文又目送冯启泰回到医院大楼,才走到门口上车。
口吐白沫,这种梗,前些年也是没少听,但近年来就越来越少了。
西京大学是建校时间仅次于京大的华国大学,非常有底蕴,而且重文史轻理工,所以在国内,不是那么活跃。毕竟,现在大家更重视理工类,不管是就业,还是赞助,都是理工科,或者综合类来的更猛烈些。
白教授很喜欢林海文的几首古诗词,就是口气比较有意思。
冯老板摇摇头,“我们这一行的,没几个能安安分分活到老的。一开始我们几个一起做的,十年前就有一个得了肺病走的,后来还有肝硬化什么的,总之都有准备,早hetushu•com早晚晚,你想想,我一个礼拜喝七顿,天天在外面吃。没办法,我不知道这对身体不好么?又不是二三十岁的小青年了,喜欢跟人混,喜欢热闹。现在这个社会,不喝人家给你生意?我跟你不一样,你是自己有料,有才华,什么也不怕,我这是都得靠人家给机会,做贸易的,买谁的不是买?”
也因为这样,对于林海文到来,西京大学一方面是摩诘推动,一方面是传统使然,比较重视。
“……你很嚣张啊,同志。”
“你等等。”打开窗户,他往外头看了看,似乎是看到个熟人。就是京大小街上的那个十元店的老板娘,“好像是王皓,就是那个十元店的小朋友,他们家也在和看病啊。”
生老病死,人间四味,冯老板,基本上也吃到前三种了。
林海文就知道他在想这些,“没这个事,什么叫撑得起来?能找到关系?成绩好?有才华?像我这样?哈哈。”
“随便。”
“这几天跟你学的。”跟林海文待久了,傅成也比之前活跃了hetushu•com很多,他也是属于那种,要熟了之后才比较灵活的。要是换一个严肃的老板,估摸着他一天能说十句话就不错了。
“我看还可以,你也别担心了。”冯启泰从送林海文出来,一路沉默。
“我还是得去跟嫂子说说。”
有一个四十多岁的正教授,林海文也听过名声,笔名叫白沫。这里头还有个趣事,当年第一次投稿的时候,写的是白墨,白纸黑墨,留书人间嘛。结果那个期刊不是特别正规,而且那会儿也没有什么电脑系统,他们收了稿,印出来,可能是打错了,最后就成了白沫。索性他也就这么用下去了。久而久之,甚至都很少有人叫他本名。
林海文点头,瞥了眼冯启泰,他没说什么,脸上有点茫。
林海文就一脸惶恐地应下,白教授很满意。
“您写的真好,字真美,就像是您的诗一样,那么美。”
生了,就要面对世间万般苦,老了,就要面对自己无劳力,病了,就要重新思量过去,到死,是后悔,还是满足,都不再有区别和意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