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3章 你训她,我训你

还没等陈兴跳脚,林海文就挺自然开始训他了,“陈老师啊,你要是教职呢,对学生严厉一点,是无可厚非的,严师出高才嘛。不过作为行政工作人员,对学生也好,对老师也好,不要这么声色俱厉。说到底,学校里头的行政人员,终归是给学者们、学生们,做服务的,让他们研究、教学,学习,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可不能拿着鸡毛当令箭,把服务当成权力,在学生面前摆架子哦。陈老师,你觉得呢?说起来,我今天是讨嫌的很,说了不少得罪人的话,可能陈老师是不爱听的了。”
恶人值又刷了一波。
小姑娘果然被他训的不敢说话,眼圈儿都红了,低着头一点儿声没了。
“他今天伸不过来,明天呢?陆松华、谭启昌,哪一个不能让你吃点亏?”
书法经验册(初级)。
高级,指的就是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苏黄米蔡那个级别。
“陈老师,是教中文的么?”走过去的时候,他问了一句谭启昌www.hetushu.com,这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都半天了,他还能不知道陈兴是干嘛的么。
他写了个“一”,结果歪歪扭扭,粗粗细细的。
林海文直接学习了,闭着眼睛感悟了好一会儿,一直到那边仪式安排好,他才睁开眼睛,瞥了瞥刚才说话的那位老师,笑了一声,笑声里头有些复杂就是了。
“咳,果然是挺久不写了,一下子还找不到感觉。”林海文左右揉了揉鼻子,这个倒不是他装样,虽然经验册不是灌顶法咒那样,需要不断吸收,但确实也有一个适应的小过程。“陈老师说写那句话,我挑一句长点的。”
两个捐赠仪式,很快,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这么一看,初级也是很了不得的了。
陈兴倒想要说不行。
鬼话连篇。
“呃,我,我不知道啊。”小姑娘脸腾一下就红了,这些老师都看着她,她一个勤工俭学的学生,还以为犯多大错误了。
至于圆满,王羲之算不算,林海http://m•hetushu.com文不清楚,不过要么就是空缺,要么就是他了。
一个是纳闷,什么时候校史馆的事情,轮得到校办的科长来吩咐了。另一个是皱眉,他看见刚才捐赠仪式的时候,陈兴出去了一趟,应当就是去弄这个了,看来是被林海文笑了一声,笑出火来了。
“陈老师是校办的。”
“你去多话干什么。”陈兴的同事,也是校办的老师,挤了挤他,“被他记住了吧。”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过了一会,上头林海文捐书的时候。他突然又听到陈兴低声骂了一句,等他挺奇怪地看了陈兴一眼,就见他绕了出去,不知道干嘛去了。
初级的水准,应该就是当代一流书法家的水准。
偏偏陈兴这会儿做了又不想认,要把锅丢出去,声音就比较严厉,“怎么回事,跟你们说了,林先生今天不写,没听到么?现在这些小孩,做个事情毛毛躁躁的,听嘛听不进,做嘛做不好,一天到晚出篓子,也不知http://www.hetushu.com道到社会上去,怎么办。”
“成啊,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写一个吧。陈老师对学生太严厉了,看的出来京大的老师,学风谨严,教育尤其锱铢必较,让人钦佩。”林海文跟谭启昌示意了一下,就转了个方向,往书桌那边走。校史馆是常备这些东西的,京大确实经常招待各方客人,校史馆又是必到的。
校史馆的主任,陈兴的同事,这会儿都看着他。
中级,基本上在历史上留名过,但不是特别顶尖的,比如虞世南、褚遂良这些。
这个初级,究竟是初到什么程度,满没满十四岁呢?林海文清了清脑子,瞅瞅界面,幸好是有介绍的,书法经验册分四个级别,初中高,圆满。
陈兴被笑的有点浑身发痒,他也是看不惯林海文太狂,居然在京大的地盘上,说京大的学生是虫和狗,反正他是不怎么舒服。不过林海文说的实在是无懈可击,他也就只好在这种小事上,给他找点不痛快了。
还有老师打算提http://www.hetushu.com醒他漏了几个字,不过看他都写好了,也就憋回去了。
弄完之后,基本今天的行程就结束了,谭启昌自己约了林海文去中文系坐坐,那边是人才汇聚之地,对林海文这些诗词的理解,也是最深入的。相对也是最能明白这些诗词的意义和价值的。所以听到林海文要来京大,系里的老师,一些研究生,就跟陆松华争取了一下,林海文自然没有意见。不过接下来的,就是私人行程了,不在京大接待范围。
林海文耸了一下肩膀,一脸无辜,不懂你们京大的套路哦。
“嘿,我就问一句,还要担心这么多。那我也不要过了,京大来来往往这么多大人物,也没见谁能把我吃了。”陈兴说了一句,他同事这么一听,也不说了,好话不说二遍啊。陈兴是死是活,跟他本来就是没什么关系。
“……怎么会,林先生是一片好意。”陈兴咬着牙齿,硬生生吞了进去。要不然呢,不说话,那不等于真是不爱听了么?
“呵呵,怎么回事,不是说不要和*图*书准备了么?”陈兴站出来了,陪着笑,“是我之前以为林先生要写字来着,所以就说了一句。我记得跟他们说过撤掉了呀。”
“……哦,行政上的啊,呵呵。”
“老师,笔墨已经准备好了。”这会儿,突然来了个小姑娘,声音轻轻柔柔的。
在“一”的后头,他又写了个“个”,然后就移动了一下,落笔连着写了“低级趣味的人”六个字。
谭启昌都没忍住,看着林海文这一笔过去,写的蛮流畅的,可惜这个水准,实在是不太敢恭维啊。
林海文走到书桌前,提起笔,沾墨,“我确实有一段没写过了,先写一张熟熟手,行吧?”
“嗯?”谭启昌一愣,问林海文,“你要留墨宝么?”
“记住就记住了,难道他还能把手插到京大校办来?”陈兴被他一说,心里更不舒服了。他自觉已经非常非常克制了,作为校办的一个小科长,平时协助后勤,发发什么鸡蛋大米的,他也是很有点权力,脾气不小的。而且好歹是京大的人,出去谁不高看三分。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