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2章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林海文做不到,但不妨碍他拿来要求别人——就是这么宽以待己,严以待人。
周围一圈人,都很懂,呵呵地陪笑两声。
林海文略作休息,等会还有一个仪式,他要向京大图书馆捐赠几十本《讴歌》,顺带将那幅《百年京大》的油画,赠送给校史馆——这一整套的标准,除了没有校领导出席之外,其它部分还是比较高的,归根到底,是京大出版社的手笔。作为京大自己的出版社,他们在学校的能量还是不错。
狂不是问题,有没有才华,这才是问题。至少座谈会结束的时候,这些学生还是给了他比较热烈的掌声。
“林先生这是太客气了。”另外一个老师,刚才也在会堂听过他演讲的,似乎是不太满意,也不知道他是代入了寄生虫,还是代入了看门狗,这会儿眼见林海文不愿意写,似乎是怕出丑,就故作热情地捧他,“林先生是公认的多才多艺,书法自然不会差。我看不用写别的,就是刚才那一句,‘一和图书个高尚的人’那个,很有意义,理当写下来激励我们京大这群学生。”
今天,在京大,在无数号称天之骄子的京大学生门前,不论是虫和狗这样惊世骇俗的理论,还是这一组人生宗规,都力有千钧,重重砸在大家的心上。
“满足好奇心,并不是问题,好奇心甚至也许是一切人类文明进步的最终源泉,可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你所做的事情和行为,才是决定那是一种低级的趣味,还是一种高尚的追求。我可以毫不避讳地说,当初如果我对孟津《独坐怀乡》一些个人的理解,最终仅仅演变成不屑、看低,而不是去理解诗中的意境,理解这里面的情感和道理,我不会写出《明月几时有》和《月下独酌》来,从这一点上看,我是脱离了低级趣味,追求成为一个高尚的人的。”
林海文就看着他假模假样的,“老师过奖了。”
“你获得书法经验册(初级)!”
底下也有不少人暗暗吐槽,说得好像www.hetushu.com你是七老八十一样。
那位老师,觉得是抓住了林海文一个软肋,有点得意。当然他也没打算得罪死林海文,不可能真的拿刀逼着他一定要写,“林先生看来是真不愿意,可惜大家就少了一饱眼福的机会了。”
“噢?”
“我们应该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对人民有益的人。如我在《讴歌》中所写的一首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这是我写《讴歌》的初衷,也是我追求自我升华的小小一步。希望与诸位共勉。”
我就不写,咋地呢?
“林先生,有什么需要么?”工作人员挺客气。
这么一谈,林海文又从刚才刀光剑影的绝世剑客,一瞬间成为了谈玄论经的博学书生。
谭启昌并不选边站队,只是略说了两句,就让交流环节继续了。
“林先生,请您也留个墨宝?”校史馆的一个主任,挺和图书客气地来问他。林海文当然是不肯的,他的字虽然在学习画画之后,有了些进展,但是尤其毛笔字,还是见不得光的。
“京大的学生,或者说我们的大学生们、年轻人们……”
林海文并不是一个熟读各类红宝书、语录的人,但说到此处,纪念白医生的这句话,还是直接冲到了他的嘴边。无论是不是做得到,但这一个定位,是非常准确的,如果一个人真的能够做到这几条,高尚、纯碎、有道德、脱离了低级趣味,对人民有益,那必然是一个实践了自己价值的人。
接下来的问题,就相当专业了,大家交流的也顺畅了很多,林海文通过牵机书虫的恶补,现在还称不上是鸿儒,但好歹也算是个博学之人了。尤其是涉及到诗作的部分,他的感知和理解,往往别具一格,和一些主流观点并不一致——因为他是直接从创作者那里得到的信息,而主流评语,很有可能是一些评论家曲解或者是误解了。
这些话说得多了,连和*图*书林海文自己都快相信了,反正此时此刻,他一点不好意思的情绪都没有,这也是很了不起的了。
毫不客气,肆意狂言。
恶人谷这么贴心的时候,可真是太少了。
京大一行,林海文的恶人值倒是又冲过了10000点,等的无聊,他就直接兑换了。其实,现在他一般会等一等再换,毕竟有一些物品是要好几万才能兑换出来的,比如凡·艾克的源种,对他是非常重要。
“啊?没什么,没什么,呵呵。”
显然,这一句,对在座诸位,也是很有触动的,名言警句,有些经不起推敲,这就是所谓的毒鸡汤。但有些,却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林海文念出的这一句就是这样。他毕竟是在京大会堂讲话,下面的老师同学,大多数都是文史类的,基本的水准是在的。
“林先生的一席讲话,即兴挥洒,可以说值得大家深思。我觉得至少有一点非常正确,就是希望大家更多关注诗作本身,它的艺术性、它的思想性,它的时代性,和_图_书并且从里面,不论是在认同中学习到了一些,还是在不认同中思考了一些,对大家而言,都是有益的。这也是我们组织这一场座谈会的初衷所在,海纳百川,兼容并蓄,我们要有独立精神,也要有听得进的胸怀气度。”
谭启昌听他说完了,才相当惊异地看了看他,林海文在陆松华面前,一直都表现的相当传统——尊师重教,循规蹈矩。哪怕他也知道林海文在网上,有过一场酣畅淋漓的骂战,但还是没有直观感受过林海文的锋芒毕露。
“我的字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就不写了。”
开完座谈,京大这边还安排了一些参观行程,地标建筑图书馆,几栋大师们工作过的老楼和里头的纪念馆,一圈逛下来,最后才是校史馆,大师云集,墨宝云集。好几任最大的领导,都有题字在这里,颇有一点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意思。
林海文反正就是,配合着点点头,嗯嗯啊啊两声。
林海文将手上的油画放在沙发座的旁边,重新走回舞台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