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16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哎我说,最近不是有各种新年团拜会什么的,能不能带我混进去,那什么,啊?”
恶人值+50,来自京城市石啸。
回头的路,还是过那条街市,女人守在店门口,里头人不少,有点人头攒动的样子,王皓在她凳子边上转来转去的,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系了一根布带,门口林海文唱着“老公赚钱给老婆花,老婆谢谢啦”,不时吸引了人进去。
“海文是不是?来来,吃点苹果。”陆松华的爱人,端了盘削好皮切成了块的苹果,“这都是点点他爸爸从胶东带来的好苹果。”
二老要午休的时候,林海文告辞出门,石啸负责给他送到燕明园外。
第二天林海文又去了《古诗观止》,谷云盛也跟他说起作协的事情,诗歌协会是作协的下属协会,他本人是诗歌协会的副会长,也是作协的主席团的委员,显然也是说得上话的人。
老两口斗嘴,林海文只能傻笑,傅成倒是没问题,一脸呆相。
石啸站和-图-书在边上,准备朝那盘苹果伸手的时候,好似被天雷给劈了: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关系好的?
“您慢走,林先生,小心车多,小心路堵,小心天上掉花盆!”
说起来,林海文也是不知道,他能够在青艺赛上一点不打折扣地拿到那些奖,陆松华、摩诘这些人,对他的帮助不是一点两点。组委会里头,说给他一个的有,给两个的也有,最后是陆松华他们,做了很多工作,才最终让这些奖一个不拉地被颁给了林海文。他们不会想着跟林海文表功,但是对林海文这个不上进的态度,那是很在意的。
是以,从陆松华那里听到消息后,这几天,他就常常接到各种电话,以至于烦不胜烦。
石啸在后头运气运了半天,“贱人。”
“石大哥,什么时候带我去国家大会堂见识见识啊?别给忘了。”
“用不着。”陆松华摆摆手,“终归你们年轻人,才是希望所在,我们这些老头子,已经http://m•hetushu•com过了创作巅峰期,想要写出什么好文章好诗来,很难了。现在能给你们铺铺路,也算是发挥余热。”
林海文瞥到这个消息,心里失笑,要是有人在他面前这么找欠,他指定得送个500以上,石啸还算是客气的,忍无可忍,勉强给点的意思。
陆松华眼睛一瞪,“什么叫晚一点?”
“你们论你们的,我论我的,跟你有什么干系?我看海文跟点点年纪差不多嘛,关系也很好的。”
“你们主编认识几个副主席呀?屈主席认识么?”
“那就晚一点嘛。”
他自己对这个委员不怎么重视,不等于别人不重视。有志于仕途的文人不少,那作协就是必须爬的一座山,你进不去全国作协,地方作协的领导也就别想了,更别说进到国家的政务机关了。还有更多作家,他们的稿费、地位,都跟这个委员息息相关。不客气的说,这个委员,对一些人来说,那就是半条命啊。
要说孙http://www.hetushu.com秀莲知道林海文,也是谭启昌话多,那天结束之后,谭启昌送陆松华回家,说起林海文来,加了那么一句,“中午会餐的时候,谭飞和石啸那两个,跟林先生相处地还挺开心的。”
恶人值+200,来自《诗风》唐斯。
陆松华当年也是属于晚婚晚育的,他爱人孙秀莲,比他小了十二岁,所以跟他的相处模式,历来是他哄她。再者说,她是文化部的高级干部,平时也是威风八面的。
“是林海文先生么?”
“……我,我那天就是没长眼睛,行了吧?”
“我是《人民文艺》副刊《诗风》的唐斯,想要跟您约首现代诗稿。”
“家里正缺一个,借您吉言啦。”林海文笑眯眯,摆摆手,晃荡着两条腿,走了。
“来京城这么些天了,也没见识到什么大场面,我还等着大哥照顾照顾小弟呢。”
林海文只好乖乖点头。
林海文是真有点感动,“谢谢您,陆先生。”
“成吧,就是跟你说一下和-图-书,这个事情,你自己也是使不上劲儿的,总不能让你现在去出几本诗集吧?”
“……”
他倒也没想到,这个事情,似乎是一下子就传了出去,作协每五年一换届,但每年三月份有补选,所以时间不是很多了,林海文这个时候冲进战场,自然会引起巨大波澜。
“是。”
“你进这个作协啊,要是内部没有分歧,也不是说一定要守住那个硬杠杠,毕竟也没有明文规定嘛。你有六座青艺赛奖杯傍身,说作品,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呢,现在协会里头,也有不同声音,估计还是你这个年纪太小,有些人不能接受。”
十元店这种地方,进去了,有用没用,有时候都会买一个两个的,她的生意应该会好不少。
“……”
“林先生,我这边还有些工作,期待您的投稿。我先挂了,再见。”夭寿喽,你要请全国作协主席去吃大排档?
“您可能不知道,我们主编跟一些作协委员,关系很好的,都是老朋友,在他们那里,也是说http://m.hetushu.com得上话的。”
在陆家吃了个午饭,孙秀莲的手艺,只能说是一般般,还好石啸有先见之明,说是怕孙秀莲累着,提前拿了几个饭盒,到京大食堂要了几个小炒来。
“我跟小林先生,那也是平辈论交的,摩诘跟他也是忘年好友。你怎么好直呼其名的?”陆松华有点不满,谭启昌说的一点没错,要是那天他叫林海文名字,恐怕要被陆松华训一顿,果然是诸葛一生唯谨慎啊。
“你进了作协,这以后该是你的,别人要拿走,那就不容易。而且你既然要写诗,写文章,总归是绕不开作协的,早进比晚进好,咱们这个国家啊,论资排辈,还是存在的。”
“能不能约屈主席出来吃个饭?我住的这个地方,有家大排档味道很好的。”
“哦,不好意思啊,最近没有什么灵感,如果有——”
“呃——”
“这个——”
林海文倒是无所谓。
“……”林海文翻了个白眼,用无知少女地口气问道,“这么厉害啊?那你们主编能保我进作协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