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15章 全国作协

“……”石啸翻了个白眼,“请进吧。”
点点?石啸的小名儿?
“听到没有,好好赚钱,给我花。”一个女学生,在她男朋友的腰上轻轻拧了一下,被傅成看见了,不过他从男生脸上的表情,看出来他好像真的还蛮疼的。
我就不客气啦
“等会儿我都吃完了再走。”林海文拎了拎袋子里头的水果。
“一个破手机,还偷呢,扔路上人家都不要。”她掏了个手机出来,是个智能机,不知名国产品牌。她原来的手机是个苹果的,后来她老公在外头的时候手机被偷了,就用她那个了,她自己就从朋友那里弄了个二手的破手机。
老公赚钱给老婆花
还得孝敬咱爸妈”
女人都乐了,“哪有那种歌啊?”
林海文也没办法呀,减压方法他倒是有,但是用在祁卉身上,有点下不去手啊,毕竟还未成年来着。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嗯。”
看到陆松华的眼神停在了他手上的塑料袋上。
“真是可怜呦。”他们买水果的摊主,看女人带着孩子回店里了,没忍住hetushu•com,说了一句。
王皓小朋友哐哐哐地鼓掌,笑的开心坏了,他妈妈捏住他的手,让他别影响林海文录音,自己听着听着,听到后面“把孩子培养大”,突然眼泪就滚了下来,啪啦掉在王皓仰起的额头上。
“喏,帮我拎一下。”林海文把水果递给了傅成,走进十元店里头,“小朋友,你好,你叫什么呀?”
“试试呗,你手机给我一下,放心,我不偷你的。”
常悦还特地给林海文打了个电话,说祁卉压力太大,希望林海文给她减减压。
经过女人摊位的时候,突然觉得很熟悉。他原来从公司回住家,路边也有这么一个店,天天甩卖,天天说最后一两天,天天说老板跑了,老板娘不会经营。不说这些的时候,就循环轰炸一首歌。最后愣是待了好几个月,林海文都去买过一把剪刀,一个不锈钢盆,一盒耳朵勺子。
老公你辛苦啦
老公赚钱给老婆花
“大姐,我给你录一首歌吧,就是在外头放,然后好些人就进来和*图*书买的那种。”
“拜拜。”
京大燕明园,并不在京大校园里头,离京大有一条小街道,大概两百米的距离。林海文的车停在京大外头,再往里,就要走过去。
“就是这一点,你吧,怎么就写了那么些,啊,叫什么情感类文章,正儿八经的专著,一本没有,这就差了一点。”
“妈妈,下雨啦。”
林海文找到录音机,点开来,清了清嗓子,然后就开始录了。
进入全国作协,还是有一些硬性规定的,三到五本书,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
林海文付了钱,拎了水果往外头走。
陆松华也邀请了祁卉,不过她报名之后,有些神经质,一天到晚都在担心考不上,所以基本放弃了所有休息时间,整天都在恶补,别说到陆松华家来了,离她那个窝以及培训室三百米方圆之外的地方,一个词:“不去”。
一曲《老公赚钱老婆花》录完,林海文点了个播放,把手机放在门口的座位上。劣质手机的录音和播放功能都比较惨,但好歹,还能听个乐呵。
“就和-图-书刚才那家,原来日子也挺好过的,夫妻两个在这里租了个房子开服装店,就前段时间,家里小孩,就是那个小儿子,你看他是不是有点走不稳,说是后脑里头长了个东西,要开刀。脑袋啊,啧啧,能轻易动刀么?开一刀起码要100万,得用外国的药,都贵的要死。老公现在天天到外面借钱,衣服都兑出去了,店面还有三四个月到期,批了这么些东西放店里卖,还不知道开刀之后,结果怎么样呢。”
“呼,王皓小朋友,我要走了,拜拜。”
“全国作协?”
陆家和百米之隔的那条街,风格是截然不同了,到处都是现代的名家字画,林海文甚至还瞧见了常硕的一副小油画。
“没事。”林海文看她是从一个十元店出来的,里头什么针头线脑的都有,有几个女人在里头转悠,没见拿着东西。
陆松华就住在二楼,燕明园的房子都是六层的老楼,楼道口很狭窄,到处都贴着通下水道,宽带、办证之类的小广告,看得出铲掉过好几层,但旧的没去,新的又来。
www.hetushu.com一入龙门,龙何其多也,龙之多,与虫何异耶?
你要累了就解解乏
老婆说咱得攒钱把孩子培养大
……
“呦,大SH——?”一个傻字,好歹被林海文给吞了下去。
回家给老婆花
这一刹那,好像真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一个他都渐渐模糊掉记忆的世界。
“作品不大够吧?”
林海文和傅成相互看看,“怎么说?”
这一问,算是把摊主的话头引出来了,这个时候生意不咋好,她闲着呢。
陆松华点点头,其实这也是一句废话,要是地方作协,身为作协副主席的陆松华,一句话也就够了,甚至也用不着别人说话,林海文回头要加入河东省作协,也不费多大力气。
老公赚钱给老婆花
坐下来,聊了几句,陆松华就说起正事了,“我跟摩诘呢,想要提名你进作协,问问你的意思。”
老公赚了钱就回家
一个中年女人,看着挺沧桑了,赶紧跑了过来,把孩子抱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老婆我谢谢啦
那个小孩被他妈搂着,还在看外头,迫切地想要溜出hetushu•com来,瞪着两个大眼睛。看到林海文和傅成,可能是觉得认识,哗一下露了个大大的笑容。
“王皓。”
“你啊你。”陆松华点点他,“快坐,点点,给小林先生倒茶。”
“……
林海文给他摆摆手,从傅成手里,又把水果给拎了回来——折腾。傅成跟在后面,还回头看了看,围观的那些人,好一些都进了店里。林海文清朗的歌声,在这条街市上,别具一格。
最后,他只好带傅成一起去。
这一条小街,一丝一毫的京大气息都没有,到处都是各种接地气的小吃,十元店,廉价衣服,主顾是京大的学生和周边工地的夫妇,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这里进去,那里出来,也看不出是能考上这座华国最高学府的人——个个在省里市里,都是天之骄子,让无数学生仰望的存在。
他唱的声音的挺大,唱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听到了,尤其是周边闲着的老板店主,都凑过来,听的笑死,几个学生也围着。
“哎哎哎,小心。”傅成伸手拦住了一个小孩,走路颠颠倒倒的,差点扑到了林海文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