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17章 单纯少年复仇记

“这你都不知道?挽救一个误入歧途的公司,让他们知错知罪,并且弥补受到伤害的人,也就是我。这当然是行善积德的事情,要是我们不骗他,他能有这样的机会么?他的人生就会有一个抹不去的污点,这个公司,也会有抹不去的黑暗底色。”
唰唰唰,后年?大后年?
“呃,对。”
木谷放弃拯救自己的三观了,“那我尽快催催他们,帝波那边可能不久就要公布了。”
怎么说着说着,就成了我们死活不愿意搬了呢?敦煌娱乐的几个初始员工,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李总,我看,不一定吧。”凌未装扮的一如既往的鲜嫩,“戴斯维没道理给不出价啊,霍寒那个人,你又不是不了解。”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了。
说起来,河东片区的绩效,一直以来都是前几位的,尤其是周维跟地方上的老板,私人关系比较好,类似楚爸这种一代企业家,讲人情的成分是很重的,很少有说看到一点利益变动,就要换代理品牌。所以即便受到外资品牌冲击,河东片区的下降幅度,也是最小的。m•hetushu.com
“对啊,我这个地方可租了一年呢,起码到明年年底才能换,提前退租,押金可就没了。”林海文一脸“你们不当家不知油米贵”,“再说了,说不定你们待着待着就爱上这里了,亲王坊都不愿意去了呢,人恋旧,狗恋窝嘛。算了,先不说这个了,到时候你们死活不愿意搬,还要怪我。”
周维脸上带着笑,心里想着,“所以你让你那个傻叉一样的狗腿,来当我的上司?”
“真的啊?林董。”财务晓玲今年28岁,前年生孩子辞的职,孩子大了点,才出来工作的。她还保留着一点少女心,听到林海文描述的样子,眼睛里都要冒桃心了,“我能要个窗户边的位置么?一眼就能看见外头的。到时候就在窗台上,养一缸金鱼,种点绿萝,阳光晒进来,太棒了。”
“周维得到的消息,不是说了么?跟帝波谈的不好,估计是中间起冲突了吧,林海文那个狗脾气,在网上跟人对骂都做得出来。”市场部部长突然抖了一下,“要是哪天跟他碰面,被他指着鼻子骂一顿hetushu.com,那真是要死了。”
“侵权的,偷我的词的,是海蓝心吧?这都是我苦心孤诣,费尽心血写出来的,每一句都像是我的孩子啊,我一个男人,生个孩子容易么?他们就给我抢走了?还不给钱——好吧,给钱也不行。我的意思是说,这对我的伤害很大。对不对?”
“又不是只有戴斯维一家有兴趣,难道所有的品牌都是这样?”
2万?还怎么样?
和帝波珠宝的合同,并没有拖延,双方都诚意十足,林海文等米下锅,帝波对这支广告也是垂涎已久。
“……”木谷点点头,“好。”
但李总捏的方式,就像是尿一半被捏住了——疼不疼啊?
“还有,在网上雇佣水军,污蔑我,抹黑我,用假爱国绑架我,是海蓝心吧?我那几天,吃不下睡不着,天天做噩梦惊醒,感觉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生活了,我一个17岁的单纯少年,经历这么惨无人道的打击,难道对他们进行一个小小的善意的欺骗,也不行么?”
“又是600万?他还挺执着的啊?”最近比较沉默的策划部部长,突然说了www.hetushu.com一句,“好像一开始就是600万呢,要知道还不如当初正儿八经买下来呢。”
跟老板斗?嫩!
“当然可以。”林海文大手一挥,“你们觉得,是后年,还是大后年换地方好啊?”
“周维,我就说市场部,还是你最靠得住。”李总和蔼地拍拍周维的肩膀。
“行了,光明未来在等待,好好工作,一切都会有的。木谷你跟我进来。”
1800万!这是林海文的,卞婉柔那头是林青介入,到底是几百万,林海文就不知道了。
“我也知道你们觉得这地方太小,太逼仄了。这笔钱入账,我们终于能够换个大点的办公室了。”林海文在公司一帮人面前,感叹了一句,“到亲王坊那边,找一家写字楼,租个一整层,到时候,找个公司设计一下,布置点绿植,搞的现代化一点,坐在里头办公,那心情,啧啧,飞起来了吧?”
你不是有“被骂受虐症”么?那几天,你也挺High的啊,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就吃不下睡不着了?不过木谷看着林海文一脸真诚的,似乎是他自己都信了这些话和*图*书
但是多年来,周维无论如何都升不上去,这跟李总捏死了市场部,是分不开的,现在的市场部部长,基本就是他的私人马仔。市场部毕竟主管着大量的宣发预算和经费,谁当老大都想捏住。
对林海文了解比较多的木谷,还有傅成,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木特助开的价是600万!”
“说不定是看着林海文跟我们闹翻了,所以压价了呢?这些老外,没一个好东西的,霍寒也是,黄皮白心。”市场部部长灵机一动,林海文要是在这里,都要给他点赞。
凌未一想到那个场面,也有点出神。
“……啊?”
海蓝心的李总,最近是很难过,所以木谷透过周维递过来的话,让他还是比较振奋的。
木谷在一群员工的目视下,耸了耸肩膀,跟在林海文后头进小房间去了。
“也是,不过这个善意的——怎么说啊?”
“海蓝心那边联系你了吗?”
“嗯,是个叫周维的大区经理,说是跟你说过了。”木谷翻了翻记事本,“我照你说的,让他把‘但愿人长久’版本的版权给结了。他说要跟公司商量。不过,我们已经跟hetushu.com帝波签了合约,这么骗他们,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林海文嘴巴张了个“O”字,把木谷都看的快怀疑自己的三观了。
呦呵?大家看看他,再看看钱副总,这是重新站队了?
反正,周维是觉得很疼。
林海文点点头,表示孺子可教,“对,可以跟他说嘛,我们跟帝波谈得不太好,他们很有希望。戴斯维那边的价格,还是太低,如果相差不多,我们还是愿意卖给国内的公司的,毕竟作为华国人,我们也很担心,真卖给外国公司,会引起不好的后果。哎对了,你可以说说,我现在正在争取进入全国作协,风评很重要,也想避免一些风波。这么一来,他们不就有动力了么?”
“周维跟林海文还是有交情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再说,我们毕竟还是侵权了,他现在不走法律渠道,不等于以后不走,等他卖出这一笔,站稳脚跟,还是会回头来找麻烦的。能一次解决,也是好事。不过,如果能够买下‘钻石恒久远’这支,那原来那支就不用了。周维,你跟他们说说,我们撤掉原来那支广告,补偿他……嗯,2万,怎么样?”李总拍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