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七十二章 妖邪

偏偏屋中只有女眷在,一个个只顾着尖叫逃离,哪儿顾得上什么画像,外头的侍卫一时半会也过不来,最后是魏璎珞几步上前,将画像抢了下来,为此烧了半截袖子,脸上也黑了一块。
其他时候太后还可容情,但事情涉及到她最疼爱的亡女,再加上众口铄金,终于沉下了脸道:“将容嫔拿下!”
魏璎珞:“太后,转世之说,实在荒谬,您不该相信这些。”
太后斥退了左右,只留了刘姑姑与沉璧在屋内。
“太后。”她将画像递过去。
众人皆惊,无数目光放在太后护着她的那条胳膊上。
众人大惊。
太后原本一心放在祭台上,没拿正眼瞧过她,如今听她喊得凄凉,方拿眼瞧了瞧她,岂料这一瞧,目光立刻就凝固住,反手扣住了沉璧的下巴,声音都有些发抖:“你—— ”
画像上是一个憨态可掬的女童,虽年岁尚小,但生得眉眼周正,活脱脱一个美人坯子,最特别处,在于她下巴处两颗小痣。
“放肆!”继后道,“萨满太太是什么人,太后都礼遇三分,哪容得你诋毁! ”
太后深吸一口气,盯着沉璧,一字一句道:“你,跟我过来。”
“等等!”太后忽然喊。
她绘声绘色的将今天发生过的事情诉说了一遍,说到惊险之处,连弘历都为她擦了一把汗,心中的疑惑却更深:“你是如何逃过这一劫?”
沉璧死抓这太后的裙摆不放,如抓一根救命稻草:“太后,请您仔细看看沉璧,我有血有肉,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见太后和图书不答,他急了起来:“太后,萨满太太的话不可信,沉璧绝不会是妖邪之物!”
看着一片狼藉的祭台,太后皱了皱眉,向肃立一旁的萨满抬头道:“萨满太太,祭典出了事,会不会影响到和安?”
魏璎珞:“太后!”
太后正在念经,这时沉璧走了过来,行礼过后,规规矩矩捧起一册经文:“嫔妾恭祝太后圣安,这是为公主抄的地藏本愿经,愿公主往生西方极乐净土。”
沉璧跪在太后面前,太后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看了许久,目光越来越古怪,忽道:“生辰是什么时候?”
魏璎珞低头不语,心里却知道,从此往后,继后与她再不是一路。
良久,太后挥了挥手:“带下去。”
继后叹息:“还不把人带下去!”
“太后,三十年的功德啊,全在今日丧尽了,公主被这妖邪带累,往生极乐已成泡影!若您再纵着她,不知还会连累多少人!”
弘历冷笑一声:“太后,朕给予萨满太太地位与尊崇,让她在朝夕二祭上发挥作用,是要沿袭老祖宗的旧俗,敦促大清上下不要忘记这江山得来不易,并不是让她主宰您的思想,左右您的决定。 请您相信朕,沉璧是个寻常的美人,绝不是什么妖邪!”
继后:“什么妖邪?”
弘历抓住她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沉声道:“沉璧,朕要听实话。”
说完,竟丢下屋中众人,转身去了里屋,沉璧回头看了魏璎珞一眼,起身追了上去。
“和安!和安!”太后面色大变,竟不和*图*书顾一切往那画像扑去,继后忙拦住她,大声喊道:“来人,救火!”
太后一笑:“不必紧张,我不会伤害你心爱的人。只是对容嫔一见如故,若她今后愿意,可以常常来寿康宫,陪我说说话。”
继后:“容嫔,不可对萨满无礼。萨满太太,您说的都是真话吗?”
可怜天下父母心,只要有一个可能,都紧紧抓在手里,太后不再言语,只低头看着膝上的画像,看着女童下巴处那两颗小小的痣。
沉璧只得跟在她后头,两人出去不久,房门又重新打开了,魏璎珞跨过门槛:“太后,您找我?”
若是魏璎珞见到他此刻的目光,便会知道弘历并不爱沉璧,因为爱情是一剂毒药,使人愚蠢,偏袒,轻信,而非他现在这样,眼神冷静的可怕,几乎利剑一样刺入人心里。
为了不看见他们交握的手,魏璎珞迅速低下了头,却看见他们两个的脚,并肩从她眼前走过。
萨满太太冷笑:“你们竟敢怀疑我?”
太后忙伸手接过,抱孩子似的抱在怀里,眼圈通红:“和安!和安啊!”
回了养心殿后,他的眉头仍旧没松开,斥退左右,将沉璧拉到自己身旁坐下:“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太后淡淡点头。
沉璧索性往太后怀里扑,如一个受惊的孩子:“不要,太后,不要!”
“皇上!”
沉璧走向祭桌,正要放下手里的佛经,忽然听见啪嗒一声,抬头一看,只见祭台上的小佛花竟无火自燃,顷刻之间,火势蔓延,如一条贪婪的舌头,从和图书佛花一路舔上画像。
袁春望等她这话许久,当即一挥手,太监们便扑上去要拿沉璧。
太后激动:“可她也是九月十五子时出生,同样的时辰,同样的记号,不是太巧了吗?”
弘历一楞。
弘历看都不看她一眼:“太后,容嫔在哪儿?”
寿康宫中一片肃穆,众人随太后一起念着往生咒:“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
沉璧一怔。
仅仅与他对视了一眼,沉璧就低下了头,叹了口气:“令妃救了我。”
太后:“既有转世灵童在先,民间也有很多婴儿天生带着古怪的印记,人人都说,这是前世父母留下的缘分!”
萨满太太抬了抬眼皮子:“公主幼年夭折,是前阴已谢,后阴未至,原本无福西去。太后为让公主往生极乐,一生行善,广作功德,再过两年,便可大功告成,可惜多年的努力,今日都被一妖邪毁了!”
这时袁春望姗姗来迟,指挥一干太监侍卫扑灭了祭台上的火。
弘历猛然握紧了沉璧的手:“太后,您还有什么吩咐?”
太后:“回答我。”
太后欲言又止半晌,终道:“你还记得我说过,和安病重的那年,我求遍了所有的寺庙,到处给佛祖叩头焚香,祈愿折寿十年,换和安一命吗?”
祭桌前,祭桌前,萨满太太献酒,擎神刀叩头祝祷三次。
就算心里不信,众嫔妃嘴上也信了,你一言我一语数落起来。
魏璎珞:“怎么了?”
萨满鼓敲起,萨满太太口中诵着神歌,随鼓声起舞,腰间系hetushu.com着的成串铃铛,随之叮当作响。
沉璧转了转眼珠子:“嫔妾也不知道,太后本要杀人,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皇后娘娘,臣妾知道您向来仁慈,可容嫔生得过于美丽,又有魅惑君王之举,保不齐就是妖邪之物!”
沉璧迅速扑倒在太后脚下,紧紧抓住她的裙摆,凄声:“太后,这是有人诬陷嫔妾,嫔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
里屋内。
沉璧张了张嘴,还要解释,刘姑姑已开口止了她的话头:“容嫔,您的委屈太后知道了,先随奴才来吧。”
魏璎珞点头。
太后:“也许你说得对,但是万一呢?万一她真的是——”
沉璧:“是诬陷,一定有人收买了萨满太太,那祭台也动了手脚!如今烧成灰烬,嫔妾拿不出证据,可只要审问萨满太太,便能知道真相!”
太后居高临下道:“诬陷你?”
弘历猛然回头,见刘姑姑推门而入,沉璧完好无损的立在她身后,当即面色一喜,伸手道:“沉璧,过来!”
太后这才慢慢抬起头:“皇上给了萨满太太尊崇,却又不让我相信她的话,不是自相矛盾吗?”
萨满太太浑浊的眼睛盯着沉璧,抬手一指:“她一出现,佛花自燃,供品全毁,她一定就是妖邪!太后,杀了她,用她的鲜血祭奠,才能平息神灵的愤怒!”
魏璎珞回身朝他行礼:“臣妾恭请皇上圣安。”
“可不是,萨满太太是人与鬼神沟通的使者,在三界之间传递消息,怎能怀疑她的话呢?”
五月十五,和安公主忌日。
“那时候,有和*图*书位高僧告诉我,在公主的身上留下印记,纵然今生留不住,来生也有机会重聚。我狠狠心。在和安的下巴上轻轻刺穿了两个小眼儿,那,就在这儿。”太后指了指自己唇下,“刚才容嫔扑上来的瞬间,我亲眼看见她也有……”
忽然之间,房门打开,弘历的声音打破了屋内平静,他带些气喘吁吁道:“儿子恭请太后圣安!”
魏璎珞:“您是过于思念公主,可容嫔来自霍兰部落,怎么会是公主的转世呢?”
太后竟也护孩子似的,一只手放在她背上:“住手!”
太后坐在椅中,膝上横着和安公主的画像,她慢慢抚摸着画像上的女童,神色复杂,半晌才缓缓道:“我知道,皇后要借刀杀人,可必须有人为毁掉的祭辰,为我的和安负责!萨满太太是神使,她说的话,便是神灵的旨意。所以,我打定了主意,要惩罚容嫔!可我没想到……”
“九月十五子时。”沉璧忙回道,然后小心翼翼看着她,“太后,您为什么要问这个?”
太后默念:“九月十五子时……”
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瞧太后的模样,恐怕事情有变,继后皱了皱眉,开口带:“带走!”
沉璧:“什么妖邪,你胡说八道,我什么都没有做过!”
沉璧老老实实回道:“今天,嫔妾参加公主祭辰,本希望讨太后欢心,谁料祭品突然燃烧,萨满太太指我是妖邪,非要逼着太后处置!”
继后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沉璧身上,自然没错过她的目光,于是慢慢转过头,目光同样定格在魏璎珞脸上,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