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转世

魏璎珞面无表情道:“皇上待你真好。”
魏璎珞还要争辩,刘姑姑忽道:“太后,容嫔来了。”
“璎珞一直陪在太后身边,对太后的一切异常熟悉,若她想要离间,你的这颗脑袋——”弘历用一根指头点了点她的脑袋,笑道,“早就不在脖子上了!”
太后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手里的茶握了半天也没喝,“璎珞,广济大师说,转世重逢,千万人不过一二,我翻来覆去想了很久,越想越不对劲,你老实告诉我,容嫔脸上的印记,是不是与你有关?”
明玉盯她许久,叹道:“说那样多做什么?左右你就是不忍心下手。”
沉璧生起气来,却不是为了自己:“那您还对她视而不见?”
弘历松开手,往身后椅内一躺,笑着叹息:“果然如此。”
她没睁开眼,所以看不见屋中人的眼神,刘姑姑是惊骇,太后是惊喜,至于魏璎珞……则是狐疑。
两人含情脉脉时,明玉正在延禧宫内唉声叹气。
弘历:“胡说八道!”
心思急转,魏璎珞嘴上为自己辩解道:“皇上那么宠爱容嫔,臣妾纵然不怪容嫔,也不会为了帮助她,特意蒙骗太后啊。”
弘历:“沉璧,你……”
弘历愣住。
沉璧:“在皇上的心里,后宫妃嫔互相嫉妒倾轧,是再正常不过www.hetushu.com的事儿,可在霍兰一族,妻子们是可以和睦相处的。”
“刚才那番话,连我都不知道,谁教你的?”魏璎珞明知故问道。
此事过后,容嫔又开始她无忧无虑的生活,每日骑马射箭,亦或者在宝月楼中翩翩起舞,日子过得好生快活。而魏璎珞却不敢掉以轻心,她心里清楚,皇后绝不会就此放过容嫔,相反,容嫔越是受宠,皇后就越要对她下手。
魏璎珞心中一沉,心道果然如此……
弘历沉默片刻:“朕高兴。”
“皇上,我有眼睛,有心,自己会看,会分辨。皇上待我是很好很好,可在您的心里, 早就住进了另一个女人。”沉璧忽然伏在他膝上,虔诚的看着他,如迦陵频伽看着自己侍奉的佛,“皇上,沉璧愿意帮助您,去试探璎珞的心意!””
太后却没有被她一句话说服:“璎珞,你陪伴在我身边三年,我比谁都了解你。你这丫头满身是刺,心眼却多得很,难保不会为了救容嫔而说谎。”
沉璧从外头走了进来,身上又换上了一身旗装,她生得美丽,于是穿什么都好看,普普通通一身旗装在她身上,也立刻美的如同彩云织成的无缝天衣。
魏璎珞刚要开口,太后狠狠瞪了她一眼,将她要说和*图*书的话瞪回肚中,然后沉声道:“容嫔,你说清楚,若有人教唆你撒谎,我绝不轻饶!”
“你真当皇后是自己人?”魏璎珞此时也想清楚了,笑了笑,“她惯用借刀杀人之计,这次怕也一样,若太后因一时之怒,杀了容嫔,必会挑起皇上震怒。皇上事母至孝,当然不能因为一个女人怪罪太后,他会迁怒于谁?皇后?舒妃?嘉妃?不,他第一个要迁怒的就是我,因为我陪在太后身边,既是太后心腹……”
果然,沉璧毫无戒心地回道:“皇上呀!”
“嫔妾恭请太后圣安。”她规规矩矩向太后行礼,眼珠子却不停往魏璎珞身上瞧,让魏璎珞眼角直跳,恨不得立刻与她撇清关系。
沉璧是不是和安公主的转世,她心里最为清楚,但她充其量只能在对方唇下扎两个小痣,骗过太后一时,但刚刚那番说辞,搞不好能骗过太后一世……
沉璧握住弘历的手,真诚道:“皇上,您千方百计地刺激璎珞,就是想要知道,她是不是重视您!只要沉璧好好配合,您一定能试出她的心意,我向您保证!”
“臣妾恭请太后圣安。”她跪下行礼,眼角余光打量着太后。
魏璎珞心中一凛。
魏璎珞敷衍的嗯了几声,全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更没想到,日后她和_图_书竟会用那样的方式来报答她……
见她如此,太后心中更加生疑,冷下脸道:“容嫔,你上回说的,都是真话吗?”
若她被视为害死容嫔的真凶,最后得利的是谁?还不是继后。
“沉璧刚出生的时候很正常,到了三岁却不断生病,一个劲儿地说自己住在一间水晶屋子里,还天天嚷着要温嬷,要会跳舞的小人儿,把所有人都吓坏了。”沉璧闭上眼睛,豁出去似的,“后来游方的喇嘛经过,为我施了法,才算恢复正常,他说这叫夺胎,幸好发现得早,否则保不住我的命!”
弘历失笑:“朕利用了你,你真的不生气?”
沉璧慢慢抬头看向她,脸上的笑容温和柔顺,是太后最喜欢的那种笑容,但是……但是与她平日里天真无邪的模样差太多。
顿了顿,她轻轻一声:“也最有可能挑拨离间。”
沉璧歪头打量他的神色:“皇上猜到了?”
沉璧:“您给予我的更多,您尊重我的生活习惯,体恤我的思乡之情,这样的您,值得我倾尽一切去爱。”
沉璧又看了魏璎珞一眼,见她如此不上道,魏璎珞脑门上都急出汗来,心道:“这小祖宗怎么这么拎不清,不晓得此时要装作与我不认识……不,最好装成与我有仇的模样吗?”
魏璎珞一愣,无奈苦笑:“是啊http://m.hetushu.com,我与容嫔虽是情敌,但……她罪不至死啊。”
更叫魏璎珞五内俱焚的是,沉璧犹豫一下,忽然朝太后跪下去:“请太后恕罪,沉璧没有说实话。”
“皇上怕露馅儿,特意告诉我的!”似没看出魏璎珞的失落,沉璧学着弘历的模样,一本正经道:“沉璧啊,你记住,和安小时候一吃药便嚎啕大哭,太后命人在房间里放了很多精致的琉璃物件儿,用清脆的敲击声转移注意力,就像水晶屋。她很依赖乳娘温嬷,一到黄昏便开始寻她,谁都哄不住。对了,太后还特意做了一只牵线小木偶,专门哄她开心……”
魏璎珞静静等待,直至七天之后,等到了太后的召见。
众人皆惊。
弘历:“沉璧,朕绝对想不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皇上不高兴!璎珞也不高兴!”沉璧又打量他片刻,忽然笑了起来,“我懂了,您是故意拿我气她!”
“你这是图个啥?”她简直恨铁不成钢,“送她个大好前程,搞得自己在皇后那左右不是人!”
太后点点头:“既然你不说实话,我只好让你和容嫔当面对质了!让她进来吧!”
前些日子,继后不但遣人手为佛祖重塑金身,更施舍米粮银两,帮助万寿寺抚慰流民,她做的这样多,这样好,那位万寿寺的广济大师纵是位和*图*书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高僧,此刻也要替她说一句“公道话”的。
“你也对我很好。”沉璧忽然转头看着她,眼神真挚而又虔诚,如同佛前信女,“你为我撒了弥天大谎,我当然不能露馅!你保护我,我也要保护你啊。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演,一定会报答你!”
絮絮叨叨将自己的身世说了一遍,沉璧将脑袋往地上一磕:“太后,我知道隐瞒等于欺骗,您若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当的一声,竟是茶盏落地的声音,太后已有些失态,推开刘姑姑扶过来的手,亲自走到沉璧身旁,将她扶了起来,强压着心中的喜悦,以至于声音都有些颤抖:“好孩子,你有这样的际遇,是上天给予的恩赐,我又怎么会怪你呢?没事了,别害怕,啊?”
太后原先怒不可遏,只待她将事情说明白,就狠狠责罚她与魏璎珞,此时却有些懵了:“你到底在说什么?”
他的装腔作势连自己都骗不过,哪儿还能骗得过沉璧。
沉璧轻轻将面颊贴上弘历的手背,温柔道:“皇上,沉璧愿将世上最好的一切送给您。”
等到从寿康宫里出来,两人都松了口气,无论如何,总算是过了这一关。
沉璧又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太后,沉璧是骗了您。他们说得对,我的确是个妖邪。”
魏璎珞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