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想改变

刚要进去,身后忽然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明玉,对不起。”魏璎珞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脸颊上的泪水,“我……不想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
她的声音让魏璎珞心烦意乱,等明玉将她送走,也无心再用膳,拖着仿佛被抽干力气的身体,跌跌撞撞回到寝殿,然后倒在床上楞神。
明玉沉默片刻,忽然轻轻道:“……这样不是很好吗?皇后的计划若能成功施行,等于为你除掉了眼中钉,依我看,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
“你总算回来了!”沉璧笑嘻嘻的过来拉住她,“我带了羊汤来,羊汤对你的胃很有好处,不过已经凉了,我让厨房给你热一热!”
魏璎珞:“皇后要动手了。”
魏璎珞脚步一顿:“……你怎么又来了?”
沉璧点点头,回头对魏璎珞道:“我先走一步,回头再来找你玩,你要等我,别吃太饱,我带羊汤过来,我们一起吃。”
沉璧不听侍女的话,但她的话却愿意听,甜甜一笑:“好呀。”
弦鼓一起双袖举,回雪飘飘转蓬舞,弘历歪在榻上,看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沉璧。宫里的事情瞒不过他,最近一个传言,说沉璧想要与令妃做朋友,于是天天往她面前凑。
明玉送完沉璧,回到她身旁,欲言又止。
“明玉。”魏璎珞望着天花板,喃喃道,“你知道宝月楼是什么地方吗?”
魏璎珞:“多谢皇后娘娘提醒,璎珞记住了。”
弘历:“每年农历五月十五,是和安的忌日,前两年都在圆明园办了法事,今年看来是要回紫禁城了。”
沉璧歪了一下头,疑惑地看着他:“可璎珞说她不爱吃这个。”
沉璧难得的换下了她的舞裙,和*图*书一身极正式的旗装,歪歪扭扭的踩着一双花盆底,推开侍女,自己走了几步,好不容易才找准平衡,顿时开心地笑了:“璎珞,我能自己走路了。”
侍女委屈的闭上了嘴,沉璧又歪歪扭扭走了一会,脚一崴,险些栽倒在地上,魏璎珞忙伸手扶住,见她大汗淋漓的模样,忍不住道:“旗袍不用换,但鞋子还是换你惯穿的吧。”
想到太后一贯不喜欢烟视媚行,太过出格的女子,所以弘历不厌其烦,告诉她在太后面前要如何如何。
“璎珞……”明玉担忧地望着魏璎珞。
一只手猛地从她背后伸来,拉住她就走。
魏璎珞:“皇后娘娘谬赞,臣妾只是尽力筹办,不知太后是否满意。娘娘既看了,不如指点一二?”
魏璎珞点头:“容嫔——要大难临头了。”
“但羊汤对她身体好。”弘历脱口而出,说完才觉失言。
魏璎珞闻言一楞。
又打点一二,便到了用晚膳的时候,魏璎珞先行告退,一出寿康宫,面色立刻一沉,身旁明玉见了,忍不住问:“璎珞,怎么了?”
他不是不在乎她的口味,而是比起口味,更在乎她的胃,所以上回魏璎珞来宝月楼的时候,他才逼她带了一整罐羊汤回去。
沉璧失望的放下匣子:“那她喜欢什么?只要我有,我都送她。”
……看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弘历问:“太后要归来?”
弘历抚摸她的头发,温和地:“朕的亲妹妹,太后唯一的掌珠。”
人多眼杂,明玉不好多问,本想回了延禧宫之后再详细的问上一二,哪知前脚刚进延禧宫大门,便听见叮当叮当一阵脚铃声,不用猜也知道来者是谁。www.hetushu.com
情敌送来的礼物,无论多么贵重美好,想必魏璎珞都不会喜欢的。
“雍正朝的时候,当今太后还是熹妃,生下了十一格格,偏偏公主自小体弱多病,当时的萨满太太挑中了宝月楼,说这里风水好,熹妃为了自己的女儿,就千方百计劝说先帝重修宝月楼,想带着女儿住进去!工程就要动工了,谁料孝敬宪皇后断然否决,说大清朝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魏璎珞叹了口气,“结果小格格刚过了周岁便夭折了,这么多年来,太后一直耿耿于怀。”
“五月初十?”弘历默念一遍,忽然恍然大悟,“难怪……”
沉璧眼中一亮,悄兮兮掏出一只匣子,展出里头盛着的珍珠项链,珠子大而滚圆,流淌着莹润的光泽:“这是我要送她的礼物,你说她会喜欢吗?”
沉璧一楞:“璎珞,为什么突然生气,因为这块玉牌?如果你不喜欢,我再也不戴了!”
继后别有深意的一笑:“太后还未见过容嫔,到了那一日,还要请令妃亲自引荐。”
“其他倒真没什么不妥。”继后的目光往供桌上一扫,“只差小佛花一座,在供桌前焚化,太后会更加高兴。”
只不过……她真要这么做吗?
“朕猜不会。”弘历笑道。
明玉:“动手?”
听出她话里的讽刺,不等魏璎珞开口,沉璧已经先行呵斥道:“不关令妃的事,都是我自己不习惯!以后,不准你再说她坏话!退下!”
魏璎珞失落的目光历历在目,他有些懊恼,又有些欢喜。他只是……想多看看她吃醋的模样,就像他总在吃傅恒的醋一样。
“她既然能找我合作,为什么不能找太后合作?这个后宫,只有和-图-书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一提朋友二字,眼前又浮现出沉璧的脸,魏璎珞烦躁地坐起身,冷冷道,“皇上是男人,在这方面粗心大意,太后也许先前不在意,但有皇后在,她很快就会觉得……容嫔住进宝月楼,等于鸠占鹊巢!”
“怎么了?”沉璧注意到她的目光,解下红绳,把玉牌递给她,“这是皇上给我的,可我不大懂汉人的诗词,上头写的,我都看不懂。”
沉璧已经走到寿康宫门口。
待李玉一走,沉璧脚尖立在地上,整个人空中飞舞一个回旋,带着漫天铃声,跃入弘历怀中,伏在他膝上,仰头望他:“皇上,五月初十,有什么特别吗? ”
“皇上,你对璎珞不一样,跟所有人都不一样。”沉璧望着他,冷不丁来了这样一句,然后不等弘历反应过来,她便笑眯眯道,“好啊,羊汤养胃,我这就给她送一罐子去。”
沉璧:“和安?”
魏璎珞心中酸涩,神色冷淡:“皇上是在夸你,若水中玉璧,完美无瑕。”
沉璧一边给她夹菜,一边给她盛汤,忙的不亦乐乎,一不留神,系在手腕上的一枚玉牌就坠了下来,扑通一声进了盛羊汤的罐子里,沉璧一抬手,玉牌顺着手腕上的红绳升了起来,滴答滴答掉着汤水。
礼物每件都不一样,雷打不动的,只有每日一罐的羊汤。
“明玉,拿块干净帕子来。”魏璎珞让明玉取了帕子来,将玉佩擦拭干净,眼角余光扫到玉牌上的字,忽然愣住。
魏璎珞沉声道:“救你的命!”
李玉:“奴才问了,令妃娘娘只说今天是五月初十,把这话告诉皇上,您会明白的。”
她笑着离开,却不知自己或许永远回不来,永http://m.hetushu•com远吃不上最后一口羊汤。
直至五月十五这天。
太监宫女们进进出出,不断清扫着宫殿,继后挽着她的手道:“太后亲自指了你来办祭典,实在是辛苦你了,本宫刚刚瞧过,真是事事妥当,亏得有你熟知太后心意,才能办得这样好。”
身旁,李玉禀报道:“皇上,内务府得了令妃娘娘的吩咐,正在打扫寿康宫。”
魏璎珞:“小佛花?”
李玉:“嗻。”
日子如同秋天落叶,一叶一叶翻过去,沉璧依旧日日来找她玩耍,每次都不是空手前来,或者一匣宝石,或者一片脉络别致的落叶,或者一串充满异域风情的腰铃,沉璧送上自己的一切取悦她。
弘历:“一切按令妃的吩咐去办吧,务必要在太后归来之前,布置的妥妥当当。”
魏璎珞此时不在延禧宫内,她在寿康宫。
在为妃之道上,沉璧如同稚子,连走路都要从头开始学。但弘历却知道她不是个爱守规矩的人,摇摇头道:“今天打算送她什么?”
沉璧毫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与我有何相干?我送礼物给好朋友,是天经地义的事。”
弘历沉默片刻,道:“那就送锅羊汤吧。”
继后点头:“每年岁暮忌日,方用上小佛花,太后亲眼瞧见皇上对和安公主的祭辰如此重视, 母子必能和好如初。”
明玉摇摇头,坐在她身旁,握着她冰冷的手,一副侧耳倾听状,做她最忠诚的倾听者。
正如明玉所言,她只需要闭上眼睛,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坐视一切发生,便可渔翁得利。皇后若是成,她就少个眼中钉,不成,她也没什么损失。
明玉恍然大悟:“这么说,皇后是想利用太后?可太后跟她一贯不对……”
www.hetushu•com换上自己惯穿的鞋子,轻快地走了几步,轻盈的如同一只水边跳跃的小鹿。
魏璎珞一怔,下意识看向继后,却见对方脸上笑意更深,不由心头一凛。
沉璧信誓旦旦:“以后一定是。”
她的侍女扫了魏璎珞一眼,轻哼道:“您花盆底都走不好,万一摔一跤,岂不是很丢脸?令妃娘娘,您看,您教了这么久,我们家主子连个路都不会走。”
魏璎珞:“你我不是朋友。”
口中的羊汤顿时变得淡而无味,魏璎珞将玉牌推了回去:“我累了,今天就不教你规矩了,明玉,送客。”
李玉:“皇上?”
“我不想喝。”魏璎珞摇摇头,“以后别再往我这里送东西了,让别人看见了会说什么?”
“璎珞?”沉璧被拉得一路踉跄,惊讶地看着来人,“你干什么?”
沉璧听到一半就不愿听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要去找璎珞了,今天还要跟她学走路呢。”
看着她天真无邪的笑脸,魏璎珞愈加的沉默寡言。
桌子上不但放了羊汤,还放了一匣子珍珠,每一颗都足以在江南换来一座院子。类似的宝物,延禧宫还有许多,都是这段时间她送的。可魏璎珞一点不觉高兴,因为那些奇珍珍宝都是弘历赐给她的,每一件都在提醒着魏璎珞,弘历对她有多么的宠爱。
听见令妃的名字,沉璧旋转的脚尖踩错了一个拍。
这人就像块牛皮糖,魏璎珞实在是拗不过她,只好勉为其难的与她一同喝了那罐羊汤,一开始觉得滋味难闻,入口膻腥,等羊汤入肚,渐渐生出一股暖意,总是隐隐作痛的胃竟因此舒服了许多。
静影沉璧。
“娘娘,我们该走了。”侍女提醒道,“太后第一次召您去寿康宫,您可不能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