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衣里衣

“璎珞……”明玉欲言又止,不知不觉间,落下一滴泪珠来,“你本不必如此,你可以嫁个好人家的,而不是,而不是……”
他别开了一下视线,又很快折了回来,不甘示弱。
她说得越在理,明玉越是黯然神伤:“都怪我不好,若我什么都不说,你就能安心在圆明园过日子。”
“不然呢?”魏璎珞抚了抚身上的孝服,清冷道,“若我今夜当真侍寝,等于告诉皇上,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女人,可以在主子生前居住的寝殿,毫无羞耻地爬上龙床,一旦我真的这样做了,我必定为皇上所憎,一辈子也出不了头,所以,哪怕触怒皇上,我也决不能侍寝……至少不能在今夜侍寝!”
一件大红外衣落地。
明玉担心的睡不着,一直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听见外头的动静声,慌忙冲过来开门,见魏璎珞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长出一口气:“怎么样?”
弘历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最后,弘历既没有罚她,也没有要她侍寝,只是一挥手,神色疲惫的让她退下。
“事在人为。”魏璎珞下定决心道,“没http://www•hetushu•com有什么不可能的。”
“魏璎珞。”弘历负手而立,背对着她道,“知道这是哪儿吗?”
明玉立在她身后,一边替她梳头,一边忧心忡忡道:“璎珞,今夜不能想法子避开吗?”
半天无人说话,只有烛火静静燃烧的声音。
“圣旨难违,嫔妾只能来。”魏璎珞平静道,“来请罪,而非侍寝……还请皇上责罚。”
明玉叹了口气,拧开一盒栀子花胭脂,用尾指勾了一些在掌心,混露水化开,然后均匀上在魏璎珞的唇上,顿时香色宜人,媚态横生。
这也就意味着,魏璎珞要与其他宫妃一样,参与到对弘历的争夺之中。且与其他宫妃不同,她出身更低,人脉更少,必须拥有更多的圣眷,也只有来自弘历的圣眷,才能扶她青云直上。
“皇上。”魏璎珞缓缓朝他跪了下来,黑发低垂,与身上的孝服一对比,黑的更黑,白的更白,“对您来说,先皇后已经是故去的人,可是在璎珞眼里,她 不光是嫔妾的主子,更是奴才的姐姐和老师,所以,嫔妾和图书要为她守孝二十七个月, 如今孝期未满,便是皇上的命令,嫔妾也绝不敢侍寝。”
忍受着他带来的痛苦,魏璎珞沉静道:“既然皇上没有招寝的意思,嫔妾就先告退了。”
魏璎珞一笑:“皇上召新晋贵人侍寝,是理所当然的事,怎么避开?”
弘历原本只有讥诮的目光,因她的举动,渐渐变得深沉起来。
寻常美人,或者笑的时候可爱些,或者哭的时候动人些,有其长处,也有其短处,但见了眼前这红衣艳艳的女子,就觉得她宜喜宜噌,宜颦宜笑,真真万般都好。
魏璎珞婷婷袅袅地进了殿,行礼道:“嫔妾恭请皇上圣安。”
一根金色腰带缓缓落地。
魏璎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极为凝重。
“可是……”明玉也清楚这点,却显得顾虑重重,“皇上对你误解重重,想要让他喜欢上你,可能吗?”
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她虽对他无心,但为了皇后,她哪怕使尽浑身解数,也要夺他一片真心!为此,从今夜开始,她便要开始阴谋手段,步步谋划。
“皇上若真要招寝,也会安m.hetushu.com排在九州清晏殿,那是皇上在圆明园常住的地方, 怎么会在长春仙馆?那可是先皇后的居所。”明玉忧色更重:“我怕,怕……”
“怕什么?怕他刁难我,还是怕娘娘气活过来?”魏璎珞回身拉住她的手,安抚道,“不管怎样,我都得过去,否则就是抗旨。”
一念至此,他声音都变得柔和了些,拿对待纯贵妃的姿态对待她:“魏贵人,这边请。”
“事已至此,再提从前的事做什么。”魏璎珞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拿手指头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倒不如替我上好妆,你觉得我用什么颜色好?”
长春仙馆寝殿。
难怪皇上迫不及待的收了她,还连夜要她过去侍寝。
“别说了。”魏璎珞笑道,眼中没有半点对自己的怜惜,只有为皇后,为明玉复仇的踌躇满志,“我如今已经是贵人了,但这只是个开始,要为皇后报仇,我得站得更高些……我得继续向上爬,不惜一切地往上爬,直到我和纯贵妃平起平坐。”
他没有留她侍寝,却一定记住了她身上的孝服。
魏璎珞立在他眼前,身上由上到下,一色的http://www•hetushu.com白——一件雪白的孝服!
李玉忍不住在心里啧啧两声,心道莫非是圆明园的风水比较养人,从前魏璎珞也算是个美人,却也没美到能与纯贵妃媲美的境地,如今一看,竟有了与之平分秋色的劲头。
“是先皇后在圆明园的住处。”魏璎珞平静回道。
一件织锦外披落地。
弘历的目光定在她身上,讽刺,讥诮,以及微不可查的心动全如海浪般退去,最后只余震惊。
弘历神色复杂地看着她:“……既要守孝,你还来干什么?”
魏璎珞将自己先前的经历略略说了一遍,听得明玉心惊胆战,跳脚道:“你未免太大胆了,竟敢这样对待皇上!”
弘历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台上的供像,心道:皇后,你要我如何责罚她?
却迟迟没等来他下一步动作。
魏璎珞盯了他片刻,两只手慢慢放在腰上。
她睁开眼,看见弘历站在离她三步开外的地方,双手环抱,似一个世上最恶劣的客人,朝她抬了抬下巴,嘲讽道:“怎么?还要朕伺候你脱衣服?自己脱!”
一只手扼住她的下颚,另外一只手却缓缓下移,自她的锁骨一路下落,最后落在http://m.hetushu.com她的腰带上。
弘历:“你说说,朕什么要在这儿召见你?”
在一众宫人古怪的目光中,魏璎珞回了居处。
那能让太监都动容的美色,在他眼中似乎什么都不是,被他掐的变了形。
至少,第一步她成功了。
弘历挥了挥手,一双双太监宫女的脚自魏璎珞身旁走过,最后吱呀一声门扉声,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不。”弘历忽然快步走向她,单手扼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来,一脸讥诮不屑的俯视她,“朕是想让先皇后看看,她曾经那样信任的人,是如何为了名利富贵,恬不知耻地背叛她的!”
福气?
又过了半个时辰,李玉敲开房门,待见来人,即便是他这个不能人事的太监,都不由得眼前一亮。
魏璎珞抬起一只手,涂抹着蔻丹的手指头轻轻按在她的嘴唇上,止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金色腰带被他轻佻的解开,魏璎珞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魏璎珞的声音仍然是那样的平静:“皇上是在羞辱嫔妾。”
倘若她心里头只有她自己,她当年就不会入宫,而是顺着父亲的意,嫁与他人为妻,如今……说不定已经儿女成双了。
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