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反目

所以她的选择只能是皇帝,只能是弘历!
方法再巧,实施起来如此繁琐,后宫众嫔妃,又有几个真的愿意在这上头下功夫?多半就算知道了法子,也是让下头的人去做。
“是。”海兰察回得极为坦荡,“皇上,璎珞姑娘本也没想要隐瞒,她说了,皇上慧眼如炬、明察秋毫,一定会猜到真相,故若是皇上问起,让奴才如实相告。”
世上本无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下去吧。”半晌之后,弘历忽然意兴阑珊的吩咐道。
“我原先,是真的打算讨好太后的……”魏璎珞喃喃道,只是再三思虑后,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太后虽然也可做个靠山,却只能保她平安,不能助她复仇,因在太后眼中,后宫女子都是皇帝的人,为他生儿育女延续江山,本质上没有任何不同,不会因为喜欢魏璎珞,就偏心于她,帮她对付皇帝的女人……尤其是一个有孩子的女人。
“李玉。”弘历缓缓闭上眼睛,“叫海兰察来一趟。”
“哥http://m.hetushu.com,你不是一直想当人上人吗?”魏璎珞沉默半晌,对他勉强一笑,“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用在圆明园吃苦受罪,回到紫禁城做贵人,做人上人,不好吗?更何况,我本来只想讨好太后,不曾想过去当皇上的女人,这只是个意外!”
出了房门,望着头顶弯月如钩,海兰察忍不住在心里喃喃一声:“傅恒,我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我成全了他们,但你怎么办?”
“哥哥!”望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魏璎珞眼中含泪,匆匆追了几步,最终闭上眼睛,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哭立原地。
“是。”海兰察退了出去,刚要关上房门,弘历忽然再次开口道:“从今以后,牢牢记住,她是朕的魏贵人,不要叫错了!”
若走不到尽头……黄泉路上,她一人独行,不必相送!
这天底下,最了解她的,或许真的就是面前这个人。
弘历飞快转过身,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你肯说?”
“跟我走www•hetushu•com吧。”袁春望眼中甚至带了一丝祈求,“每天凌晨玉泉山水车都会进圆明园,只要精心安排,我们可以远走高飞,永远离开这儿!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他本以为自己还要恐吓一番,却不料刚开口,海兰察便回了一声:“是。”
即便是傅恒,也只是爱她,而并非真正了解她,否则他也不会做出迎娶尔晴那样的事,导致二人情谊断绝,从此陌路。
“……对不起。”魏璎珞痛苦地闭上眼睛,泪水满面,“哥,对不起……”
正如袁春望是这个世上最了解魏璎珞的人,魏璎珞同样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弘历听完,恶狠狠道:“好狡猾的心思!”
海兰察照着魏璎珞先前的交代,如实回道:“璎珞姑娘请奴才帮忙,准备了四十个装满鱼虫的纱布口袋,每一只口袋都有细密的网眼,系在竹竿上,插入水面下的一排石缝,等时间长了,鱼虫就会从口袋里游出去,所有的锦鲤都会被吸引来hetushu•com觅食,正好成了一排,嘴一张一张,顺着水波,便像是叩头一般……”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也只能由她自己走到最后。
屋内,弘历仍旧一动不动地立在供像前,心里喃喃一声:“皇后,魏璎珞究竟是忠是奸……且让朕替你看个清楚吧。”
若连魏璎珞都要舍他而去,袁春望在这世上,就真的一无所有。
悲伤与绝望一并从他脸上消失,残留的只有草木成灰般的寂寥,袁春望木然道:“魏璎珞……你也背叛了我。”
海兰察楞了一下,然后深深垂下头去:“是。”
袁春望一点一点松开了手,抛下他与养母离开的养父,将他送进净身房的八叔,对他视而不见的亲父,将他当马骑的弟弟……这些人,这些过去,在他眼前一一闪过,他目光恍惚了片刻,最终,定格在魏璎珞脸上。
魏璎珞心中剧烈挣扎,一会儿是皇后的音容笑貌,一会儿是他给自己喂药时的温柔,一会儿是角楼上,皇后纵身一跃的身影,一会儿是雪地里,他朝http://m•hetushu.com她倾斜而来的油纸伞。
“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什么都有,你却一无所有。”魏璎珞看着他,心酸地想道,“如今连我都要舍你而去……”
海兰察立刻赶了过来,跪在地上。
半个时辰之后,宫女所的房门被人推开,床上的细软才收拾到一半,魏璎珞与明玉转头见了来人,忙躬身行礼:“见过李总管。”
小心看他一眼,海兰察有意无意为魏璎珞辩了一嘴:“璎珞姑娘说,皇上精心筹备万寿节,就是为了哄太后开心,她的目的也 是一样,只要太后高兴,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弘历冷笑一声:“别给朕戴高帽子了,说吧,鸟儿可以训练,鱼儿又是怎么训练的?”
袁春望快步走来,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质问道:“你明明答应过我,要一辈子留在圆明园与我为伴,如今却要抛下我,去当皇上的女人!”
“哥……”魏璎珞欲言又止。
弘历沉默下来。
他先前说那么一句,倒也不是真的要怪罪她。
若是她能够走到尽头,就再m.hetushu•com回来找他,对他说对不起,一次不行就来两次,两次不行就来两百次……她会一直来,直到他原谅她为止。
袁春望冷笑一声:“你骗得过天下人,却骗不过我!皇上对你误会重重,认定你心怀叵测,他会容许你去太后身边吗?但你讨得太后欢心,皇上向来重孝道,从不驳斥太后的意思,最名正言顺阻止的方法,就是把你留在身边!魏璎珞,你根本早就算计好了!”
“不管你想要嫁给谁,我都不会有意见,我还会亲自为你送嫁,只有爱新觉罗弘历不可以!”袁春望握住魏璎珞的胳膊,眼圈微微发红,“只有他不可以!”
李玉手托拂尘,笑眯眯的对魏璎珞道:“魏贵人,皇上今夜要召你侍寝,天大的福气,你好好准备!”
茕茕孑立的不只是魏璎珞,弘历同样睡不着,他孤单一人立在仙馆内,静静看着眼前的皇后供像,直至夜幕低垂,李玉掌灯而来,灯火驱散了他身周的黑暗。
“说吧。”弘历负手而立,背对着他道,“怎么回事?”
是夜,长春宫仙馆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