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延禧宫

这贱人!竟想挑拨离间,将她也拉到她们那小团体里去!
明玉不知道琥珀是不是也打了这样的主意,但见她眼珠子一转,忽然对她笑得亲切:“明玉,你比魏璎珞资历久,又生得美貌,做她身边的应声虫多可惜呀, 她可以做贵人,你为什么不行?”
珍儿仔细一想,确实如此。
但一时半会,又不好对她们发火,只得淡淡一笑:“明玉,我累了,先进去休息。”
这也不算托词,她风尘仆仆,从圆明园搬进延禧宫,的确有些乏了,是时候养足精神,然后再琢磨对付她们的法子了。
明玉却没她那样的耐心,送走吴书来,她立刻对琥珀等人发了火:“琥珀,你刚刚是怎么回事?”
“魏贵人。”吴书来道,“这是延禧宫,从今往后,您就住在这儿。”
这种强奴压主的事情,在宫里头也不算少见。
“她哪敢?”琥珀语笑嫣然,竟有些有恃无恐道,“魏贵人刚刚入宫,自然要树立仁德的名声,若她公然惩罚从前长春宫的同僚,只会让人说她和-图-书忘本。”
珍儿一愣,揣测道:“娘娘的意思……是要扶那魏璎珞起来,对付纯贵妃?”
珍儿左顾右盼了一会,压低声音道:“旁人不成?非得是她?您就不担心她知道真相之后……”
“纯贵妃得意太久了。”继后淡淡道,“应该有一个对手了,你说是吗?”
魏璎珞无动于衷地笑笑,拂去椅上灰尘,坐下道:“别急,且忍着。”
琥珀终不再那么有恃无恐,只敢嘴里嘟囔几句:“皇上把她发配来延禧宫,这里可是最冷僻的宫殿,十年都见不着圣颜,这样一个人,有什么好怕的……”
魏璎珞四下打量,看着自己即将居住的新居。
竟个个都是熟面孔。
听了这话,明玉差点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琥珀,你可别太过分了!”
魏璎珞:“这是规矩,吴总管不必推辞。”
纯贵妃最爱吃荔枝,因天热,还一定要吃泉水洗过的荔枝,这些荔枝倒还罢了,洗荔枝的泉水,都是快马加鞭从宫中泉眼里挑来的,一群人累死www.hetushu.com累活,就为了让她吃上一口冰的。
收买熟火处总管的人是纯贵妃,制造长春宫惨案的人也是纯贵妃,甚至事后想要杀人灭口,置明玉与魏璎珞于死地的,还是纯贵妃,关继后什么事?由始至终,继后只在关键时刻,点拨了纯贵妃几句罢了……
琥珀瘪了瘪嘴:“咱们从前都是一块儿伺候皇后娘娘的呀,难道贵人全都忘了?”
她有自知之明,此次进宫,手段不正,一开始注定是要吃苦的,就是不知道除了这破宫殿,弘历还有什么苦头要给她吃。
宫中最重上下尊卑,事情若是传出去,没人会觉得她对待下人和蔼可亲,只会觉得她奴性不改,没半点主子的威风,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放生宴完后,贵人们陆续回宫。
私底下,她们当然可以没大没小,与她共诉长春宫时的情谊。问题是吴书来还没有走,他还饶有兴致的在一旁看着,她们怎能在这个时候,一口一个璎珞,就仿佛她不是主子,而是一个地位跟她们差不多的下人。www.hetushu.com
似许久无人居住,眼前的宫殿一片破败,柱上红漆剥落,墙角蛛网密布,空气中弥漫着一片细尘,呛得明玉一阵阵咳嗽。
这幅架势,这份圣眷,隐隐叫人想起当年的慧贵妃……
“本宫可没那闲工夫扶持谁。”继后微微一笑,“能不能夺得圣宠,压住纯贵妃,可都要看她自己的本事。”
“明玉,你怎么了?”琥珀明知故问道,“先皇后故去,咱们几个四散各处,如今好不容易重新聚在一起,你不高兴吗?”
吴书来这才接过红包:“贵人今后有什么吩咐,就叫奴才一声,奴才定然尽力帮忙。”
半个时辰不到,吴书来去而复返,给她送了一批宫女过来。
魏璎珞面色一沉。
明玉不情不愿的掏了个红包递过去,吴书来笑着推拒:“魏贵人客气了。”
“娘娘英明。”想通之后,珍儿立刻笑了起来,“那应该将魏璎珞安排在哪里?依奴才所见,干脆将她安排在钟粹宫,如此一来,一定非常热闹!”
明玉气得浑身发抖,冷声道:“琥http://www.hetushu.com珀,魏贵人是什么性子,你比我更清楚,我劝你最好别惹事,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高兴?”明玉简直想要呸她一脸,“这里是延禧宫,魏贵人如今是咱们的主子,你当众直呼其名,分明是以下犯上,她没有严惩你,就已是格外开恩了,你还不知悔改!”
一些要出生没出生,要后台没后台的主子,往往活得不如身边奴才,每个发下来的布料月例,统统被身旁的奴才给克扣走的,有些过得特别凄惨的,竟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还要吃奴才剩下来的残羹冷炙。
魏璎珞一楞,身旁的明玉已经先她一步发难:“琥珀,谁准你这么叫贵人,难道分不清上下尊卑吗?”
一群宫女倚在一处,嘻嘻哈哈的看着她,显是已经提前抱成一团,共同拿捏魏璎珞。
娴贵妃……也就是如今的继后唇角一翘:“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你呀,岂可做得如此刻意!”继后思索片刻,睁眼一笑,“就让她去延禧宫吧!”
她换了个姿势歪着,轿帘被风吹起一片,几名宫女http://m.hetushu.com手捧玉盘走她轿旁路过,盘中盛着新鲜的荔枝,个个饱满,上头还凝着些许露水。
“吴总管,多谢你了。”面上没有流露出半点不满,魏璎珞唤道,“明玉。”
姜只会越来越辣,手段只会越来越狠。
珍珠,琥珀等长春宫旧人齐齐向魏璎珞行礼:“奴才给贵人请安。”
久而久之,谁还会拿正眼看她?她还怎么在后宫立足?
“免礼。”魏璎珞刚刚说完,对面几人就飞快起身,琥珀嘻嘻哈哈地走上前:“真真好久不见了,璎珞……”
魏璎珞:“多谢。”
延禧宫。
“娘娘,昨儿皇上召魏璎珞侍寝了。”回宫路上,珍儿将自己刚刚打探到的消息说与继后听,“这女人,真真不安分!”
送走吴书来,明玉关上房门,忧心忡忡道:“我打听过了,这延禧宫,在东西六宫中最远僻,形同冷宫,我们该怎么办?”
琥珀笑容一僵,似是回想起魏璎珞当年的手段。
“有什么可担心的?”继后失笑道,“从头到尾,本宫的手都是干干净净,要说害怕,现在害怕的应该是纯贵妃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