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七十八章 相互取暖

魏璎珞缓缓转过头,见他仍然昂头看着星空,眼睛里流淌比星光更璀璨的野心,他似喃喃自语,又似对天发誓,道:“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人亲眼看见,一条出身低贱的野狗,到底能在紫禁城里走多远,爬多高!”
“天潢贵胄又如何,在漫长的星河里,人只是一颗渺小的星星,谁又比谁高贵?”袁春望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哈哈哈!”袁春望却开心得很,两个人即便落地,他仍没放开对方的手,将对方的手拉到嘴边咬了一口,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牙印,他盯着魏璎珞道,“我早就说过,你的每一个举动,我全都猜得到,不要白费力气啦,快叫哥哥!”
袁春望低头看了看彼此相握的手,抬头一笑:“我也做你的情人,好不好?”
人是没有办法一个人生存下去的,尤其是在辛者库这个鬼地方。而若是要找一个同伴,思来想去,眼前的袁春望居然是最好的选择,比起锦绣等人,他有脑子,有胆子,最重要的是彼此都有把柄握在对方手里。
疗伤的药膏早已备好,还不止一瓶,十几瓶累在桌上,够用十年,只需她一句话,就能送进辛者库,送到魏璎珞手上,可她犹豫良久,最后还是只能放弃。
“还是别了。”魏璎珞毫不犹豫的抽回手,“两条蛇都是冷血动物,能够互相温暖吗?”
袁春望抿了和图书抿唇,与其说是被冒犯,倒不如说是在细细咀嚼毒蛇这个词,最后竟觉得心满意足,嘶嘶一笑:“不能互相温暖,总能互相照顾!魏璎珞,我们结盟如何?”
共犯关系,有时候是比夫妻更加牢靠的关系。
明玉嘟嘴道:“可娘娘明明不舒服啊……”
魏璎珞收回手,冷冷盯着他:“袁春望,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魏璎珞神色复杂地望着他,心里有些不懂,他为什么突然之间对她这么好,是有什么企图吗?
“我可是为你好。”袁春望笑道,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假。
她也只是说得轻巧,实际上最近这些天,她感觉身子愈发不爽利起来,但她极擅忍耐,苦与累都藏在心里,旁人极难看出来。
世事难料,几乎是一夕之间,两人的地位跟心思竟完全调转过来。
袁春望闻言一楞。
“哎。”长春宫内,皇后对镜一叹,神色疲惫,欲言又止。
“她们就算了,我不稀罕。”袁春望懒懒一笑,忽然掏出几根杂草塞进嘴里,嚼烂以后,吐出来敷在她的伤口上。魏璎珞吃了一惊,正要将手抽回来,却听他解释道,“这是刺儿菜,能止血消炎。”
袁春望诡异一笑,忽然张口大叫道:“魏璎珞杀了张——”
魏璎珞没料到他嘴里会蹦出这样一个词:“结盟?”
魏璎珞将信将疑,过了一会,伤口处和-图-书清凉发麻,方知他说的是真的。
“哥你个头!”
皇上的气还没消,她怕自己的一时好意,反而会害了对方。
魏璎珞皱眉看去,只见万里夜空,星辰万千,汇成了一条银色长河,静静流淌在她头顶上,也静静流淌在她眼睛里。
面对怒不可遏的魏璎珞,袁春望却弯了弯眼角,他的眼睛生得极好看,尤其是带笑的时候,无情似有情,入骨的温柔。
同一片夜空下,有人近在咫尺,有人远在天涯,有人用牙齿咬了魏璎珞一口,也有人只能在心里头念叨着她。
皇后还未开口,尔晴已斥责:“明玉,太后因裕太妃一事,始终郁郁寡欢,今日强 打精神举办重阳小宴,皇后娘娘若不到场,不是更扫兴吗?太后纵然不说什么,储秀宫那位主子呢,无风尚要起浪,何况娘娘亲手送了把柄!到时候,贵妃一定指责皇后娘娘,说她仗着子嗣,侍宠生娇!”
魏璎珞嘴角一抽:“这么肉麻,我可叫不出口,你让锦绣她们叫去。”
哪知袁春望像是早已料到她会动手,她刚刚伸手,他就握住了她的手,结果两个人一块儿失去平衡,咕溜溜从墙头滚了下来,砸得恭桶四下滚远。
他忽然转过头来,对她笑道:“不说以后,就说现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
魏璎珞吃疼,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怒气冲和图书冲道:“袁春望,你——”
魏璎珞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娘娘。”明玉立在她身后,为她拆下头上的发饰,“太医说了您要安心静养,明日太后设宴御景亭,您怀着身孕,登高本就不便,不如先行告假,太后一向宽容,不会怪您的!”
袁春望看了看四周,忽借着几只堆砌成墙的恭桶,三步两步上了墙头,然后回身朝魏璎珞伸出右手:“上来。”
“我们这种人,天生烂命一条,在贵人们的眼里,只是看家护院的家犬。等没了利用价值,就算你死在路边,不过是条野狗,没人多看你一眼。”袁春望笑着对她说,“所以,不要那么傻,你的性命,要自己爱惜。”
魏璎珞忽觉手指一紧,低头一看,是他用力握住了自己的手,待她重新抬头,看见他已经转过脸来,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睛,直直盯着她,声音极温柔,带着比夜色更迷离的蛊惑,道:“魏璎珞,从今以后,我是你的哥哥,你的至交,你的保护者,反之亦然!我们互相依靠,互相扶持,一起在紫禁城活下去!”
比起他先前的笑容,现下的这个笑容显得又诡异又艳丽,似一条慢慢直起身的毒蛇,叫人背脊发凉,但不知为何,魏璎珞觉得这才是他真正的笑容,发自真心。
魏璎珞面色一僵,冷冷道:“不用你管!”
魏璎珞从地上挣扎而起,http://m•hetushu.com伸手去夺他手中的刷子,但袁春望将手高高举起,虽是个少年郎,但他手臂修长,魏璎珞踮起脚来也够不着。
“好了好了。”皇后失笑道,“瞧你们两个多紧张,本宫身体康健,没有大碍,只是身上有些惫懒,不爱动弹罢了。”
回过神来,又觉得荒谬。只怕他先前也是一样的心思,怀疑她突如其来的好,是否对他有什么企图。
魏璎珞面露犹豫,此人反复无常,无法用常理来揣测,说实在话,魏璎珞不大想沾上对方……
魏璎珞心头一囧,说正事的时候,他怎又开起玩笑来,这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见他还得寸进尺的将脸凑过来,立刻伸手一推:“你做梦!”
“明日尔晴留下,明玉陪本宫去赴宴。”望着镜子里愈发显得苍白的面孔,皇后顿了顿,道,“……到时候多给本宫抹些胭脂。”
“住口!”魏璎珞大吃一惊,不用他帮忙,自己就借着其余恭桶,手脚并用上了墙头,双手封在他的嘴唇上,压低声音斥道,“你发什么疯!我要是被抓了,你又有什么好果子吃?”
袁春望面无表情半晌,忽然扬起嘴角,笑容一点点扩大。
手上几道豁口,是拔草时被韧草割伤的,如今一沾水,钻心似的疼。魏璎珞一边龇着牙,一边将手泡进水里,洗到一半,身旁忽然伸出一只手来,将她受伤的手从水桶内拔出www.hetushu•com来。
魏璎珞转过头:“袁春望!”
拔完草之后,其余人都回去休息了,魏璎珞却仍要洗一堆恭桶。
“我不管,那你让他来帮你刷吧。”袁春望笑道。
“你眼珠子一转,我也知道你要使什么坏主意。”袁春望抓住她伤痕累累的右手,如同毒蛇缠绕住自己感兴趣的猎物,眼中闪动着兴致勃勃的光,“咱们两个这么了解彼此,就像照镜子一样,不如……你不要喜欢富察傅恒了,你来喜欢我,不是很好吗?”
“你一笑,我就知道你要使什么坏主意。”魏璎珞沉声道,“你不是为我好,你只是太孤独了,所以想要我跟你一样,憎恨别人,报复别人,最后变成跟你一样的人……如此你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是不是这样?”
袁春望瞥她一眼:“叫袁哥哥。”
抬手扯下魏璎珞的手指头,袁春望拉她在自己身旁坐下,然后昂起头:“看。”
替魏璎珞处理好伤口之后,袁春望站起身来,却没离开,而是转身替她刷洗起恭桶,水声哗啦,伴随着他清冽的声音,他背对着她道:“富察傅恒再爱你,不过看你年轻美貌,新奇有趣,就算你用手段嫁入富察家,等多年过去,恩爱消弭,他还会一如既往,爱你如初吗?”
下定决心之后,魏璎珞当即回握住对方冰冷的手指头,沉声应道:“好,你照顾我,我也照顾你,咱们两个一块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