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七十七章 毒蛇

“最低贱的辛者库宫女,照样瞧不起拉粪车的净军。她们的喜欢, 不过是对皮相的追逐,譬如你房内的锦绣——”顿了顿,袁春望蛇一样艳丽地笑了。
三天后,她顶着两只熊猫眼,心事重重的做着拔草的活。
魏璎珞一楞:“那你喜欢……男人?”
仪架来到她身后,仪架离她远去,她不知道上头的人是否看见她,她不知道上头的人是否为她叹息。
“不爱男人,也不爱女人……”魏璎珞望着他,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魏璎珞一楞:“什么意思?”
“……锦绣也从不踏足这里一步!这样的喜欢,我可受不起。”袁春望补完了先前说了一半的话。
直至今日,袁春望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扩大,分不清是戏谑还是嘲笑,他笑着说:“是,我没走,我看见了……我什么都看见了。”
一个宫女擦了擦额头的汗,说:“哎,你们听说没,张管事真的失踪了!吴总管恼火,说他做事没着没落,要抓回来重重惩治呢!”http://m.hetushu.com
风从张管事的方向吹过来,淡淡的尸气,以及毒蛇的嘶鸣。
“不是我的话,就是你。”袁春望目光朝她身后一瞥。
魏璎珞抿了抿嘴唇,一缕发丝黏在她的唇瓣间,她正要伸手摘下来,袁春望却先一步伸出手,挑过她的嘴唇。
魏璎珞咬了咬唇,自打在他在自己面前暴露出真面目,就愈发的大胆起来,最后她只得无奈道:“辛者库的宫女们都那么喜欢你,我可不要成为众矢之的!”
“……自己人?”魏璎珞眨了眨眼。
袁春望冷笑一声:“你放心吧,这里是永巷!”
魏璎珞瞪了瞪眼,忽然一把抓住他那只不规矩的手,沉声问道:“那天你没走,你在一旁偷看,对不对?”
张管事早已是一具冰冷冷的尸体。
所有干活的宫女纷纷停了动作,面向墙壁而立,唯独魏璎珞忘了回避,仍蹲在地上,痴痴望着渐行渐近的皇后仪架。
“还有力气聊天?活干完了吗?”刘嬷嬷的声m.hetushu.com音突兀的插了进来,“等等……起来起来!都起来,给主子让道!”
魏璎珞心中一凛,他谁也不提,却提锦绣,什么意思,莫非与她一样,他也暗地里跟踪了她,晓得她与锦绣之间的恩怨?
“你忘了我的身份吗?”袁春望不以为意地笑道,“你我之间,没有男女大防,你紧张什么!再说,我可不是循规蹈矩的名门公子,从未受过礼教训化,又何来失礼二字。”
“你是来杀人灭口的吗?”一个好听的声音在魏璎珞身后响起,字字清冽,犹如泉水叮咚。
脚步停在魏璎珞面前,袁春望对她轻轻一笑:“现在咱们就是自己人了。”
他的语气太过轻松,说出来的内容也太过详尽,以至于魏璎珞脱口而出:“……是你?”
月色惨淡,照进粪车内。
袁春望哈哈大笑:“我也不爱男人。”
“我只爱自己。”袁春望坦然道,一只手轻轻挑起魏璎珞的下巴,他垂眸俯视她,柔声道,“你也一样。魏璎珞,富察傅和*图*书恒站在阳光下,你只能站在阴暗角落,你们两个,绝不会有未来,到了最后,你会发现没人爱你,会爱你的只有你自己。”
张管事虽死,但她的处境却未好转,相反,她的日子越来越苦,差事越来越重,就仿佛背后有人……有个特别位高权重的主子,下令要整她一样。
“……你干什么?”魏璎珞忙退开一步,秀眉皱起,“你这样对待女人很失礼,你知不知道?”
“哦?”袁春望似笑非笑,“真的吗?”
“也免得他醒过来,找我们报仇。”袁春望负手踱向魏璎珞面前,“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终于不再装作天真善良的小宫女了!魏璎珞,我很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因为——我们骨子里,根本是一样的人!”
“……不是我杀的。”魏璎珞声音有些沙哑,“我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被这些蛇……”
日头高烧,一同拔草的宫女热得汗水直流,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又立刻被太阳给蒸干。
“我不爱女人。”袁春望淡淡道。http://www.hetushu.com
“是啊。”袁春望朝张管事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你我都有份,你包庇我,我也包庇你,咱们不是自己人是什么?”
这个问题她问过好几次,可是每一次都没有答案。
片刻之后,魏璎珞笑了起来,那笑容与袁春望如出一辙:“假的。你不杀他,我就会杀他,这样凌虐宫女致死的混账,我自然要除掉他,免得放到宫外,继续祸害别人。”
比黑夜更加黑暗的,或许就是眼前这辆盖着盖子的粪车了。
“这个死法多适合他啊。”袁春望笑道,“一棍子打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这样就好多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足足享受了一整晚,最后死不瞑目。”
魏璎珞慢慢垂下头。
“魏璎珞,你现在是辛者库贱婢。”刘嬷嬷走到她身旁,鞭柄抬起她的下巴,笑容充满恶意,提醒她道,“皇后主子还能记得你吗?别指望脱离苦海,老老实实干活!”
“哼。”身旁宫女道,“这种畜生,最好永远消失!”
只因这句话,魏璎珞几晚上没睡着。
http://m.hetushu.com魏璎珞将扁担往身后藏了藏,摇摇头道:“你错了,我连只鸡都没杀过,怎么会杀人呢?”
但他的死因绝非后脑勺那一棍,而是爬满全身的毒蛇,其中一条卷在他的脖子上,立着色彩斑斓的上半身,朝魏璎珞嘶嘶吐着信子。
魏璎珞缓缓转过头,见袁春望从树后转出,不紧不慢的朝她走了过来,从容的姿态仿佛此地主人,出来会见他等待多时的客人。
魏璎珞深深打量他,有些干涩道:“袁春望,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讨厌她们?”
魏璎珞静静望着他,她先前怎会认为他是一头敏感可怜的小兽呢?这分明是一条斑斓的毒蛇,外表有多鲜艳,毒性就有多强。
啪的一声!魏璎珞背上火辣辣的疼,转头一看,刘嬷嬷手持鞭子立在她身后,眼神凶厉的可怕。
魏璎珞咬紧牙关,跪倒退避,如同一滴微不足道的雨滴,汇入宫女们的汪洋大海里。
哪来的毒蛇,不,是谁放的毒蛇?
一路避人耳目,魏璎珞来到停放粪车的院子里,揭盖一看,然后啊的一声,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