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七十九章 寿宴风波

“本宫在这!”皇后刚喊了一声,就感到身后多出来一双手,朝她背上用力一推。
转动酒杯的手忽然一停,慧贵妃倚靠在椅子扶手上,纳兰淳雪立在她身后,弯腰对她耳语一声:“娘娘,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亭中动静瞒不过周围人,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皇后嘴上,期盼着从里头传出自己的名字。
许是看他们两个推着粪车,身上又是低位宫人的打扮,老人才与他们多说几句,等到一个穿戴稍显齐整华丽的宫人路过,他就立刻闭上了嘴,拉着孙儿离开。
“呕——”另一边,皇后见了盆中鹿血,忽然脸色一变,用袖子捂住嘴,发出一阵干呕声。
只见秀山背面宫墙下,树林剧烈摇动,片刻之后,无数黑色蝙蝠从树叶后钻出,顷刻间遮天蔽日,冲进御景亭。
众人皆惊,片刻之后,明玉挤开人群,发疯似的朝这边冲了过来,最后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了登道,扑到皇后身旁。
“……这就是紫禁城。”袁春望盯着她的眼睛,似叮嘱也似警告,“除非你爬上高位,才能左右别人的命运,否则,就闭上眼睛,什么都别看!”
皇后笑道:“太后难得有兴致,臣妾应当陪侍在侧,更何况,臣妾身体康健,却因身怀有孕,被皇上勒令天天在长春宫http://www.hetushu•com躺着,实在是躺不下去了,这次能趁重阳小宴的 机会出来透透风,臣妾就当是太后的恩典了!”
“看!”娴妃忽然转头,声音里带着一丝惊恐,“那是什么?”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明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越来越急,越来越远,“您在哪?”
“皇后,醒醒啊皇后!”她语带哭腔,撕心裂肺地喊道,“救人!救救皇后娘娘!快来人,救救娘娘!”
娴妃眼疾手快,一连串处置精准的就仿佛早有准备,其他人却没她那样快。
“所谓万紫千红,是将熔化的铁水泼到砖墙上,仿佛万朵鲜花盛开,妙 不可言。此事被天津总兵高恒得知,硬是以祝寿为名,将我们掳劫入宫。他还逼 迫一些乡民,并我的孙儿一块儿学。”老人叹着气,掰开馒头,一点点喂给孙儿吃,“可表演需要臂力,他还是个孩子啊,怎么会不受伤?”
太后的寿宴离魏璎珞很远,但是因寿命而诞生的苦命人,却离她很近。
慧贵妃居高临下的欣赏这这一幕,就仿佛一个挑剔的看客,看了一出极合心意的戏曲,脸上渐渐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小心呀。”身旁忽伸来一只手,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掌事大宫http://www•hetushu.com女忙道:“你怎么办事的,还不赶紧收拾干净,别坏了主子兴致!”
太监宫女们六神无主,但骨子里奴性还在,如今有了主子的吩咐,纷纷回过神来,将太后护在中央,脱下外袍扑打蝙蝠。太后望着镇定自若的娴妃,一时镇住了。
皇后:“声音?”
袁春望瞥了对方一眼,淡淡道:“是贵妃为筹备太后寿宴,从宫外找来的技人,听说演的是什么……”
太后与皇后坐在一块,她拍了拍对方的手,关切之意溢于言表:“皇后,御景亭登高不便,不是让你在长春宫好好歇着,怎么还是来了?”
她将太后扑在地上,又飞速扯下身上的旗装,盖在太后头面上,挡住不断扑来的蝙蝠,并厉声喝道:“慌什么,你——”
两人回头,见一个老人佝偻着脊背而来,手里捏着一只雪白馒头。
皇后脚下一滑,若非她及时抓住了登道上的栏杆,如今已经滚了下去。
譬如慧贵妃,她便一个人坐在席上,好整以暇的转着手里头的酒杯。
皇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从她指间飘落,沿着登道一路滚下。
扑棱扑棱,仿佛飞鸟振动翅膀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两人坐下之后,身周的人纷纷朝她们两个道喜,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肯对她们两和-图-书个举杯。
太后满意一笑:“坐下吧,今日是家宴,不必如此拘束。”
“那是谁?”推粪车回来的路上,魏璎珞停下脚步,望着不远处对墙哭泣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魏璎珞看着他,想反驳,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臣妾以为,纯妃细致妥贴,处处周到;娴妃品行贵重,六宫敬佩。”皇后启唇道,“她们二人协力,定能将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让皇上再无后顾之忧。”
这笑容如同开到极盛的牡丹,转瞬即逝。她忽收起笑容,哀鸣道:“我的手 好痛,来人,快来人,皇后娘娘坠楼了!”
皇后呆呆看着头顶,只觉一团墨汁扑面而来,只一瞬,就将整个世界染成了黑色,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中,只有不同的声音响起,一会儿是宫灯落地声,一会儿是杯盘被打翻的声音,但更多是的人的惊呼求救声,以及乱成一团的脚步声。
宫女们忙冲上来,其中一个宫女走到一半,忽然哎哟一声,身体向前栽倒,好死不死,正好栽在放鹿血的桌子旁,桌子一摇,整盆鹿血全部泼了出去,将地面染得一片腥红。
宫女们立刻冲上前来收拾,可鹿血极腥,一时半会哪里收拾得好,不一会儿,整个亭子便臭不可闻。
语罢,她猛然一松手!
直至御茶膳坊送上锡热锅,涮菜一和_图_书盘盘送上来,最后上来的,是一盆子鹿血。
“走开,走开!”明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伴随着挥动手臂的声音,“娘娘,小心啊!”
“万紫千红。”
看他身上的打扮,不似主子也不似奴才,倒像是寻常百姓,可这里是什么地方,紫禁城的一砖一瓦,都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踩能够触碰的。
“……咦?”娴妃忽然咦了一声,“你们听,好像有什么声音?”
“皇后举荐的人选,我也十分赞同。纯妃,娴妃——”太后将目光投向二人,“从今日起,就由你们二人协理宫务,可不要辜负皇后的期望。”
御景亭内,遍插茱萸,宫女们川流不息,腰间佩着菊花荷包,将一瓶瓶菊花酒,一碟碟重阳糕送上石桌。
太后沉吟片刻:“皇后属意何人接管宫务?”
小心谁?蝙蝠还是人?
皇后应了声是,趁着对方现下心情好,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宣出口:“宫中诸事繁杂,臣妾确有力不从心之感,希望太后开恩,准许臣妾卸下肩头重担,安心养胎。”
二人对视一眼,忙起身还礼:“臣妾一定竭尽所能,为皇后分忧解劳。”
慧贵妃朝皇后嫣然一笑,其色妖冶,如牡丹染血,忽大呼一声:“皇后小心!”
娴妃指着一个宫女,道:“你去叫侍卫来,其他人都过来,跟我一起护着太后,和-图-书谁敢乱跑乱叫,一律宫规处置!”
一只只蝙蝠扑向地上的鹿血,不知多少翅膀刮过皇后的脸颊,也不知多少人从她身旁涌过,化作一股难以停止的水流,裹挟着她一路向前,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御景亭边沿。
娴妃惊呼一声,扑向太后:“太后小心!”
“爷爷!”墙角少年扑进他怀里,哭得更加厉害。
皇后转过头,正要谢谢对方,待看清楚对方的脸,感谢的话生生凝在舌尖。
太后也笑了:“你呀,还是要多保重身子,不要处处逞强。”
御景亭下,侍卫们举着火把匆匆赶到。一根根火把聚拢在明玉身周,火把光照亮了地上昏迷不醒的皇后,也照亮了……她裙摆下涌出大片的鲜血。
慧贵妃唇角一勾。
太后忙道:“快端下去!”
明玉脸色一变:“鹿血块虽然大补,鹿血却是活血之物,皇后娘娘现在可碰不得!”
他走后,魏璎珞两人继续推着粪车往永巷走。“这就是奴才。”袁春望忽然开口道,“不说万紫千红这样的绝技,就说绣坊的绣娘们,留在民间可以开开心心做活,可一旦入了宫,就得没日没夜地赶工,忙得头都抬不起来,多少人不足三十,便已眼盲手颤,成为废人?这就是奴才,这就是权贵。”
魏璎珞这才发现,这孩子伤得厉害,露出袖口的手臂上尽是铁水烫出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