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三十一章 最后的绣品

“哦?”魏璎珞缓缓转过脸来,短短七日,她竟直接瘦了一圈,原先还带些娃娃肥的脸颊,如今已经瘦成了瓜子脸,眼下两道青痕,看起来十分憔悴,她望着玲珑,幽幽一笑,“你想怎么比?”
换了往日,玲珑是不敢提出这个建议的。
“若不然,把你的绣品拿出来,给大伙……给我瞧瞧。”一只柔美的手舒展到她面前,魏璎珞朝她笑道,“看看你绣的是一对龙眼,还是一对猫眼。”
“这才是龙目。”玲珑捧着手里的衣裳,喃喃自语道,“这才是我的龙目……”
每日天不亮就起床,在旁人还在床上熟睡的时候,她已经披衣而起,朝绣坊走去。每日三餐,在其他人细嚼慢咽的时候,她三两口就把盘中餐囫囵吞下肚,甚至一天都不怎么喝水,免得出恭浪费时间。
玲珑动作一僵,满脸委屈道:“我又不抢你的,我就只是看看,你……你就这么怕我吗?”
第二天,宫女所里的宫女们陆续起床。
凡夫俗子,皆要在这目光下俯首称臣。
“常服不比龙袍和朝袍费工夫,何况我的绣工已大有进步,一定可以胜任。”眼角余光扫过身旁神思不属的魏璎珞,玲珑心中一动,忽道,“要不,让我跟璎珞比一比?”
四面八方响起一片窃笑声,玲珑拢在袖子下的手指猛然收紧,尖尖指甲,直扎肉里。
一夜无眠。
魏璎珞盯了她好一会,才呵了一声,似笑非笑道:“行啊,这可是你自找的。”
“怕你?”http://www•hetushu.com魏璎珞咯咯笑了起来,似乎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直将玲珑笑得面红耳赤,她才摇摇头,似怜似鄙的扫她一眼,“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绣坊里的人谁不知道……你啊,只会绣猫。”
“呀,这么晚了,她还在啊。”另一宫女惊叹。
玲珑又低低唤了几声,见依然没人回,便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走至魏璎珞床榻旁。
之后,一只手轻轻伸向她压在枕头下的常服。
玲珑的床上空无一人,旁边的人伸手一摸,被窝凉透,床上一丝热气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玲珑低头看着常服胸口绣着的那条龙,抓着衣服的手指越收越紧,“你怎么……那么像只猫?”
“这是这是什么缎子,由得你拆了重改?璎珞,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张嬷嬷劈头盖脸的将她骂了一顿,然后叹了口气道,“我们都知道,你月底就要去长春宫报道了,这是你在绣坊最后的活……”
这样一个踩人上位的好机会,玲珑怎会放过,立时自信满满道:“绣活好坏,各凭本事,咱们两个同时绣一套常服,然后让嬷嬷来选,谁做的好,就选谁的献给皇上,你敢不敢?”
两道视线在空中一碰,宛若刀刃间的交锋,火花飞溅,杀心自起。
身上是凉的,心却是滚烫的。
常服入手,玲珑退回自己榻上,然后迫不及待的展开一看,忍不住哈了一声,极尽嘲讽。
门扉哐当一声打m.hetushu.com开,两人齐齐望去,啊一声:“啊,璎珞,你回来了。”
“咦。”一个宫女忽咦道,“玲珑呢?”
玲珑飞快转过头去,却见一群宫女或者低头洗脚,或者铺着床铺,明明每个人都没在看她,她却觉得每双眼睛都在暗地里笑话她。
原本负责皇上常服的绣女病了,活儿赶不出来,需要有人帮把手,把接下来的活儿干完。
即便有人提起,也只是短短六字:“哦,那个小偷啊……”
“魏璎珞!”玲珑再也忍受不了,一字一句道,“我警告你,别再羞辱我!”
胸膛略略起伏了片刻,她有些气息不稳的唤道:“璎珞。”
借着月光,抖开一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魏璎珞之前那番话,居然越看越不对劲。
如若不是一心一意,如何绣的出这样威风赫赫的金龙?
活灵活现的一双猫眼,里头尽是卖力的讨好,希望旁人能够喜爱它,崇拜它,承认它的才华。
“毕竟是养心殿的活嘛。”之前的宫女一边擦脚,一边撇撇嘴,“咱们往常做的都是各宫下人的春装,顶天了妃嫔们的衣裳,何曾碰过养心殿的活儿?那可都是最有资历的绣娘才能接手的,她是铁了心要赢玲珑!”
玲珑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这双眼,忽将衣裳一揉,力道之大,似要将什么自己不忍卒视之物揉成碎片。
魏璎珞侧身一避,避开了她的手。
“嬷嬷。”玲珑不动声色道,“许是因为吉祥的事,璎珞最近有些提不起精神来,一和图书时出了岔子,请您大人大量,不要和她计较。要不……这个活儿,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你说璎珞啊?我先前路过绣坊,见她还在里面干活呢。”一个正在洗脚的宫女回她。
嘻嘻。
“对不起,嬷嬷。”魏璎珞脸都被打红了,慌忙抱着怀中的衣裳,一副生怕被人瞅见的模样,垂头丧气道,“我马上改……”
众人停下手中的针线活,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张嬷嬷可很少发这样大的脾气,尤其是对着她最喜爱的魏璎珞,她究竟把衣服做成什么样了?
这活儿又轻松又涨资历,回头就能跟其他人炫耀,我是个给皇帝做过龙袍的人了,即便日后年岁大了出了宫,也能拿这份资历寻个好去处,无论是进江南织造局当绣娘,还是教有钱人家的闺秀刺绣,身价都能高一些。
也是最好的活。
辗转反复片刻,她终是按耐不住,解开床榻里侧放着的一只蓝布包袱,将快要完工的常服从里头取了出来。
玲珑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绣绷,心道:“等着吧,我要证明给你看,证明给你们所有人看,我不是一辈子只能绣猫,我也能绣龙!”
这不是玲珑第一次当小偷,第一次是偷孔雀羽线,第二次是偷常服,一回生二回熟,比起第一次时的忐忑不安,现下玲珑心中却只有一片宁静,甚至于理所当然。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一双猫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床榻上的魏璎珞。
她将紧紧抱在怀中的衣裳递了过去,和-图-书那赫然是——从魏璎珞枕下窃来的常服。
为这比赛,玲珑耗尽了全部精力。
“璎珞!”张嬷嬷劈头丢来一件衣裳,不偏不倚的打在魏璎珞脸上,“这衣裳是怎么回事!针法、配色全都错了,你到底怎么干活儿的!”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尤其是一双龙目,仿佛于云端睥睨而下,俯瞰众生,
也不知是谁扑哧一笑。
“咦?”同一时刻,绣坊外,张嬷嬷有些惊讶地看着台阶上坐着的人,“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最终不欢而散,熄烛之后,背向对方而睡。
匆匆人生一过客,万般辛苦与谁说?
“玲珑真够拼命的。”
屋子里寂静一片,只有悠长的呼吸声。
一条金龙,却生着一双猫眼。
忙碌一天,玲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宫女所,听见的却是这样一番话,她微微一愣,然后环顾四周,眉头蹙起道:“璎珞……她又没回来吗?”
我不是!玲珑心中呐喊道:我也能绣龙!我不是一辈子只能绣猫!
但是今日不比往日,看看魏璎珞绣的是什么东西!
魏璎珞抱着一件衣裳站在门口,衣裳折叠的极为整齐,没人能看见上头绣的是什么,玲珑心中一动,走上前道:“璎珞,你绣的怎么样了,拿来给大家看看吧。”
一边说,一边毫不客气的伸出手去。
“可问题是,璎珞比她还要拼。”
“嬷嬷。”玲珑昂起因为激动而略略泛红的脸,笑道,“我的衣服绣好了。”
没人会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和*图*书人哭。
衣服已经做好了大半,只剩下胸口一条龙纹。
“我说错了吗!”魏璎珞的态度却比她还要强硬,冷笑道,“:画龙点睛,龙的眼睛最重要,龙目讲究神形具备,你——绣得出来吗?”
宛如一夜没睡,整宿坐至天明,玲珑的衣上发上沾满了清晨露水。
不问而取,小偷行径。
“吉祥,瞧,她也没多关心你。”玲珑又妒又嘲的笑道,“前几天她还为了你的事,难过的出了一大堆错,现在有了在贵人面前出头的机会,转眼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一心一意扑在这上头了。”
这六个字,竟成了无辜少女的墓志铭,成了她遗留在世人心中的最后记忆。
这不是龙,而是她心中的猫。
却见宫女所内,一只只铜盆热气氤氲,宫女们或捞水洗脸,或将雪白的双足放在盆中洗脚,还一些动作快的,早早洗完了脸跟脚,现下已经美滋滋的躺在床上唠嗑了。
“你?”张嬷嬷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行吗?绣龙可不比绣猫儿……”
起初还有人讨论吉祥的死,一周之后,讨论晚上吃什么的有,讨论某个侍卫年轻英俊的有,就是没人再讨论吉祥。
许是吉祥的死对她打击太大,以至于她将龙绣成了蛇,说是蛇,还抬举了她,照玲珑看,分明就是一条扭曲的蚯蚓,刚学刺绣的小孩子都比她绣的好,这样的东西哪里能够送上去给皇上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就像是在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人生。
只是,玲珑根本睡不着。